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篆刻 > 正文

岭上云闲风淡 卷舒纯任天真

时间:2019-02-26 21:1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原标题:岭上云闲风淡 卷舒纯任天真——记金陵篆刻家陈以苏先生

  陈以苏,篆刻家,字从谷,江苏省沭阳县人,定居南京。现为中国楹联协会会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甲骨印社理事、南京师范大学书画研究中心特聘书法家、九三学社成员。先后师从叶隐谷、徐培晨、韩天衡先生。书法篆刻作品常见于《书法》、《书法报》、《中国书画报》、《艺术百家》、《书画纵横》《江苏楹联》等报刊杂志。其作品多次入选中国书法家协会、西泠印社、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和荣宝斋画院等举办的展览。已成功举办三次个人书法篆刻展,出版《陈以苏篆刻作品集》、《丹青风流》杂志专刊、《陈以苏书法篆刻作品集》、《陈以苏篆刻心经》作品集等。

  篆刻是一门独特的中国传统艺术表现形式。篆刻家以刀奏石,使刀如笔,既要有书法功底,又要有高超的运刀技巧、审美观念和设计能力。因此,一方小小的印章虽然只有“方寸之间”,却“别有天地”,其难度不亚于书法、绘画等其他艺术形式。金陵篆刻家陈以苏先生,以其大写意印风著称于世,他在篆刻上下了数十年的功夫,广交师友,吸收中国传统文化及各类姊妹艺术的营养,其印风也历经变化。

  陈以苏的印风演变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初涉江湖,打下基础。

  陈以苏中学毕业后曾考取山东梁山县美术学校,后因家境贫寒而放弃入学。19岁时作为上海首批农民进城工作,被招进上海第十二棉纺厂。这期间,他利用业余时间在上海沪东文化馆跟随刘小晴先生学习书法。在21岁那年,拜入篆刻家叶隐谷先生门下,叶为邓散木先生的高足。在叶老师那里,陈以苏发奋习书刻印,打下了坚实基础,尤其是对于邓氏“虞山印派”的印风和用刀方法,颇为熟悉。一直到1991年叶隐谷先生逝世,这是第一个阶段,是他初涉书法、篆刻领域的学习和打基础阶段。值得一提的是,还是青少年的陈以苏胆识过人,23岁便在其所在工厂的工会展厅举办个人书法展。他至今还保存了一张当年展览中的作品照片,虽然用笔略显稚嫩,但英气勃发、气势逼人,这么小的年龄能有如此手笔,算是很有天赋了,令人称奇。

  第二个阶段:刻苦磨砺,风格形成。

  从1991年到拜师韩天衡先生的2014年,在这长达23年的时间中,陈以苏的篆刻以自学为主、刻苦磨练,他在汉印和邓散木印风的基础上,学习了当代名家马士达、黄惇、石开等先生的印风,把这些名家的部分创作手法吸收过来化为己用,初步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在这一阶段,他也经历了复杂的人生阅历。他曾尝试创办实业,然而惨淡经营的结果使他最后有了自知之明,在艺术创作上可以自由驰骋的他却无缘商业经营,他选择彻底告别商业而全心做一个艺术家。他从上海回到苏北,又从苏北到了南京,最后定居在南京,个中艰辛一言难尽。在南京,他结识了著名画家徐培晨先生,徐先生虽不擅长治印,但对画上用印要求甚高,他对陈以苏的印作很是欣赏,并予以鼓励。这一时期,陈以苏先后为很多名家治过印,如沈鹏、言恭达、徐培晨、李学珍、周积寅等,并得到他们的赞誉。他出版的《陈以苏篆刻作品集》,就集中反映了这一时期所形成的个人面貌,那就是在汉印的基础上强化写意元素和现代审美意识表达,所形成的一种“古意旷达,雄浑朴茂”的个人风格,具有很高的格调。

  第三个阶段:广征博取,锐意求变。

  从2014年拜入韩天衡先生门下至今。受韩天衡先生影响,陈以苏决定在篆刻上“尽弃所学,从头开始”,甚至连自己当年的作品集都被当作废品处理,可见他求变的决心。他摒弃了自己使用了数十年的执刀习惯,而改用韩氏执刀方法。他大量实践韩先生所教授的冲刀、切刀和披刀的用刀方法,一改过去以切刀为主的单一用刀方式。韩先生建议他放宽印路,一方面,尽量不要学今人;别一方面,要深挖传统,除了传统样式的汉印以外,古玺、将军印、陶印、封泥、瓦当、碑额、历代官印等都应有所取法,尤其是明清诸印家流派,如邓石如、吴让之、黄士陵、吴昌硕等,这些经过历史演化而沉淀下来的大篆刻家,都有其可取之处。陈以苏听进了老师的建议,广征博取,决心在古人的传统中深入挖掘,为他印风的变化做好铺垫。

  这个时期,他临摹了大量的古印,与此同时,他加强了对篆书及相关字体的研习和取法,如甲骨文、金文、楚简、秦汉简、小篆等,并探索各类篆书文字入印的方法,这样就改变了他过去仅局限于以汉代缪篆入印的单一样式,极大地丰富了他的创作思路。受韩先生的影响,他开始注重印章章法安排,每一个印稿都反复设计,直到得到满意的方案,甚至在上石奏刀的过程中,印稿还会有较大成分的调整,改变了他过去相对率意的印稿设计方式,也大大提高了印章的成功率。总体上看,这一阶段,在刀法、字法和章法上,陈以苏都有较大改变。他的印风基础更为雄厚,刀法的复杂化、字法取法的多样化以及章法设计的严谨化都促成了他印风向更加沉稳、绚丽的方向演进,印章在方寸之间的厚重感及其背后的内涵被再现出来,而且这种风格愈发成熟。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