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篆刻 > 正文

周子牛的《以道驭技

时间:2019-02-26 10:5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值得一读 ——周子牛的《以道驭技——陈师曾篆刻研究

2018-04-06 17:00 来源:中国书画报 绘画 /书法 /艺术

原标题:值得一读 ——周子牛的《以道驭技——陈师曾篆刻研究

周子牛的《以道驭技

在中国近代艺坛上,陈师曾是一位具有特殊意义的人物。一方面,他凭借优越的家世和教育背景,在诗、书、画、印各方面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渊源有自,成就卓然,只是由于意外早逝,没能走到个人艺术实践的最高峰;另一方面,作为民国时期北京书画界的领袖人物,他的艺术主张及交游实践在当时即引人关注,在其身后更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陈师曾出身于名宦望族,尽管他无心仕途,志在文艺,然而当其从日本留学归国,特别是1914年到北京就任教育部编纂之职以后,很快成为北京书画界的骨干人物,并且凭借家世渊源,与文化界、学术界的许多重要人物保持着紧密的联系。1923年8月陈师曾在南京突然病逝后,北京文艺界集体悼念,梁启超在演说中称陈师曾之死是中国文化界的大地震,由此可见其当时在文化界的声望和影响。

作为一位传统型的文人艺术家,陈师曾在诗、书、画、印各方面均有相当高的造诣。他的绘画、书法受吴昌硕的影响甚多,篆刻则熔铸赵之谦、吴昌硕和黄士陵诸家印风于一炉,其斋号称为“染仓室”,透露出对吴昌硕(仓石)的景仰之情。按照中国传统文人艺术家成长的一般规律,书画家的成熟期通常都在50岁以后,年寿越高,成就越显。而陈师曾享年仅得中寿,书画印虽皆不俗,但是给人的感觉是终究未能走到完全成熟的境界,这可以说是其一生的最大遗憾。

相比其艺术实践,陈师曾的艺术见解和主张显得价值更为突出。他不仅是最早撰写《中国绘画史》的学者之一,在对古代绘画的评价方面也体现出独到的见解。比如他在《文人画的价值》一文中,明确提出“必须于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谓文人画”。对于清代的山水画,他反对墨守“四王”窠臼,推崇石涛、石谿、龚贤、梅清诸家,在花鸟画上则偏重于取法“扬州八怪”。所有这些,在今天看来也许并不显得新奇特殊,但在民国初期仍旧沿袭清末风气,墨守所谓正统观念的画坛上,则是很有个性和冲击力的主张。同时,对于民国初期流行一时的崇尚西方美术、轻视中国传统绘画的虚无主义观点也做出了积极的回应。

在民国时期的北京画坛上,陈师曾慧眼发现齐白石并建议和鼓励齐氏衰年变法的佳话早已被人津津乐道。其实,陈师曾在篆刻上对齐白石的影响更为显著、直接。如果将他们二人的篆刻作品比照来看便可发现,齐氏的独特印风从审美追求到具体技巧手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借鉴并发展了陈师曾未能完成的艺术追求。事实上,在陈师曾的艺术实践中,书法篆刻占有重要的位置。他的书法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各体书迹都反映出清末民初碑派书风盛行的印记,尤其是受吴昌硕影响而又不为吴氏面目所拘束的篆书,更是颇具个性及继续发展完善的可能。至于篆刻,则是陈氏书、画、印中相对较为成熟的门类,从取法来源、审美追求到技巧手法,都清晰地呈现出作者的成长道路及造诣水准。

尽管陈师曾在近代艺坛上曾经享有盛誉,然而由于中年早逝、遗作分散及其他原因,身后逐渐寂寥,相比同时代的其他名家,有关陈师曾的介绍和研究十分稀少。所以,近日有幸拜读周子牛先生对陈师曾书法篆刻的专门研究成果,令人备感欣喜。

周子牛先后毕业于北京大学艺术系和中国艺术研究院书法篆刻专业,获双硕士学位。近年来发表了多篇有关近代书法篆刻的研究成果,其勤勉深思令人钦佩。此次由群众出版社出版的《以道驭技——陈师曾篆刻研究》,周子牛选择陈师曾的书法篆刻作为课题,查阅了大量资料,结合民国时期的艺坛情况,对陈师曾书法篆刻的教育背景、审美养成、师承来源、风格面目、技巧特征、当时影响以及历史地位等各方面作了全面梳理和阐释,为我们认识陈师曾的艺术成就、全面了解近代书法篆刻艺术的发展提供了新的依据和参考,同时也是近代书法史研究的一个深入、细致和具体的成果,将对有关陈师曾艺术的研究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附图均为陈师曾篆刻作品)

周子牛的《以道驭技

周树所藏

周子牛的《以道驭技

放下便是

周子牛的《以道驭技

握兰(蘭)

周子牛的《以道驭技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