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硬笔 > 正文

庞中华坚持投稿12年终引发中国硬笔书法热潮

时间:2019-02-25 09:0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1.3亿人跟庞师傅练过

  你说我不会写字,那1.3亿人买我的书,你不就是骂1.3亿人都不懂书法嘛!

  本刊记者 吴虹飞 实习记者 张莹莹 发自北京

  “一位年轻朋友对我说:‘写好钢笔字是对别人的尊重。’这是指个人而言,如果指群体,亿万同胞都学会正确使用钢笔写字,那么,对于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质,提高效率、节省时间,使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充满文明和光明,该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大事啊!因此,洋为中用,研究如何用美国人发明的洋工具,来正确书写中国的方块汉字,也就成为时代的使命,落到我们这代人的肩头上。”

  这是庞中华1980年出版的《谈谈学写钢笔字》里语重心长的一段话,自此,硬笔书法学习的热潮来到了中国大地上。

  60多岁的他,穿着十几年前的梅花牌运动裤,趿着有小动物图案的手织拖鞋,在北京右安门的一间小学的教学楼4 层,跟我们绘声绘色地摆“龙门阵”。

  他回顾了他与时俱进的人生。他一次又一次地,饶有兴致地给记者朗诵他的诗;还不时用男中音声情并茂地演唱家乡歌谣。他的助手说,经常听到楼梯飘来的歌声,就知道是庞老师来了。

  投稿12年

  1946年,庞中华生于四川达县。8岁时,伯父将他带到重庆读书。少年庞中华喜欢航空模型,14岁成了国家航空模型二级运动员,“要是让我干那一行,我一定能给国家干出点什么来,我有这个灵感。”然而他报考北航,不被允许,去了重庆地质专科学校。

  不能做模型,庞中华琢磨着写诗。“我读过好多诗,李杜苏辛这就不用说了,普希金、莎士比亚我都读过,我把他们融化成自己的骨肉来写自己的诗。”

  18岁,庞中华在《重庆日报》上发表诗歌《华蓥山寄语》,学校开大会批判,说他有“资产阶级名利思想’。“你看现在这些人都什么‘下半身写作’,真是疯了,也没人管他们,我们当时正儿八经地写作都不被允许。”

  1966年,庞中华从重庆地质专科学校毕业,分配到国家建材部405地质队。因为喜欢看历史书,被当成“三家村代理人”,“我本来一个朝气蓬勃的中国青年,怎么把我打成什么反党反国的反动青年呢?这不是胡来吗?”他跟着地质队从北京,下湖北,去湖南,最终到了河南,都是深山,四处找矿。他不声不响,开始琢磨,又要干点什么事,又能不被批判。

  “写字不涉及意识形态啊!”千千万万中国人拿着铅笔钢笔圆珠笔写字,但是没人研究这个。“这是一个捷径。我经常跟年轻人讲,长安大街上是留不下你的脚印的,要到深山里,没人走过的地方,你每走一步都能留下自己的脚印。”

  他就真的在“深山”里,每天早上起来诵读诗词、古文,上午找矿,下午就在地质队的帐篷里,趴在木箱做的桌子上,写字、读书,有时候练琴。他的书法,是从“王羲之”、“颜真卿”那学来的,“因为王羲之颜真卿是不拿硬笔写字的,我学习他们,像蜜蜂采蜜一样,把他们酿成蜜,就不是花了。”

  1968年,庞中华写出《谈谈学写钢笔字》的初稿,每年向起码五六家出版社投稿,除了一张铅印的退稿信,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退稿信上写着,庞中华同志——‘庞中华’3个字是拿笔填上去的,连‘同志’都是印上去的——经研究,决定不予采用,请自行处理。”就这样他投了12年。

  1970年到1975年,庞中华每年都自费到北京听消息。1979年,他得知文怀沙出狱,通过朋友找到文怀沙,文怀沙对庞中华的激情颇为欣赏,向时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江丰推荐了庞中华。“他们提携了我,是我的伯乐。”

  硬笔书法热潮

  1980年,《谈谈学写钢笔字》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序言由时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江丰口述、文怀沙执笔。第一版首印20万册,两个月销完;仅在1980年,此书销量超过100万。

  此后,庞中华的硬笔书法热潮持续蔓延,重庆出版社出的一本字帖发行2000多万册。至今,庞中华的正版书数量超过1.3亿册。他一个月可以写一本字帖,每年出书几十种,往往从以前的字库和作品中选出;总计出版了300多种书,有字帖、教材、写字模具、诗集、散文等等,一年的发行量在400万到500万之间。

  “第一本书出来后,收到好多信,一天1000多封,都是用麻袋装。”他喜欢看那些信,很多人认为他是老头子,从他30多岁就开始叫他老爷爷,每每引得他暗自好笑。写信的人有在前线的士兵,也有监狱里的劳改犯人。信太多了,学校专门组织了一个班子来回信。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