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硬笔 > 正文

重庆:发动机厂工人变身硬笔瓷盘手绘牛人

时间:2019-02-14 15:0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原标题:他是发动机厂工人 也是“中国硬笔瓷盘手绘第一人”

重庆:发动机厂工人变身硬笔瓷盘手绘牛人

  重庆的景色在瓷盘上相遇

重庆:发动机厂工人变身硬笔瓷盘手绘牛人

  ◆笔尖一个月要用60支,小卖部老板总是笑他:“别个买笔是用,你是买来吃,吃得太快。”

  ◆“我喜欢有人来坐一下,交流画画的看法。”有画友专门跑上来找。他在,画室门都开着。

  ◆我可能永远不能成画家、艺术家,当一个固执的爱好者也行。人找到喜欢的东西很重要。”

  龚临滨56岁,前面的头发留到齐脖,后面留长,扎一根小辫子,白色的装饰项链在瘦削的前胸开出大朵的富贵感。他穿大红色羽绒服,开大红色的Jeep车,像一种火,不用点,也自燃。

  他用签字笔在瓷盘上画老重庆新重庆,在中国第五届美术设计大赛获得一等奖,有业内艺术投资公司和书画院赞他为“中国硬笔瓷盘手绘第一人”。

  他是重庆康明斯发动机公司车间里的一名工人,负责车间设备的检修维护:一样梳着小辫去,只是换身工作服。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刘春燕/文 钟志兵/图

  南山画室

  南岸区南山街道文化中心紧邻涂山湖,楼下的广场上常年都有起舞的阿姨。街道专门拿出一层楼,邀请有艺术追求的画者歌者免费入驻,挂牌:南山画家村。龚临滨的工作室一室一厅,是这层楼最大的。

  各间工作室都备好电器家具,免的意思是,随便住,随便用。二楼还有展览厅,经常把楼上的各间工作室的作品请去展览,南山群众的文化生活就不是一般街道打打腰鼓了。

重庆:发动机厂工人变身硬笔瓷盘手绘牛人

  龚临滨的工作室是这层楼最大的

重庆:发动机厂工人变身硬笔瓷盘手绘牛人

  穿大红色羽绒服的龚临滨

重庆:发动机厂工人变身硬笔瓷盘手绘牛人

  瓷盘硬笔画,用的是签字笔。

重庆:发动机厂工人变身硬笔瓷盘手绘牛人

  为避免瓷盘浪费,先用铅笔“描画”以便修改。

重庆:发动机厂工人变身硬笔瓷盘手绘牛人

  龚临滨作品《重庆印象洪崖洞》

  周一到周五,龚临滨要在沙坪坝的厂里检修机器。周末,他开着Jeep从大渡口的家上南山,一坐一天,中午要碗米线,柜子里还塞着方便面、饼干。

  就是画,手不停,一笔一笔不停画。

  画室有两张大画桌,两排大展架,加上墙壁上,都密密摆着挂着画好的大小瓷盘,龚临滨在小小的里间。一张小书桌,一盏放大镜灯,一支签字笔,一个瓷盘,第一笔落下去,窗外的歌舞自动静音,专注是人的定海神针。

  瓷盘硬笔画,都以为是钢笔,其实是签字笔。最细的0.2笔尖,20支一盒,一盒15元,龚临滨一个月要用三盒,60支,钢笔笔尖耗不起。小卖部的老板总是笑他:“别个买笔是用,你是买来吃,吃得太快。”

  瓷盘是专门定做的直径55厘米大盘,哑光面。构思顺畅,一周能画完。然后用透明喷漆固色。每喷三四次后,用最细的砂纸擦拭,表面略粗糙后,再喷漆,如此反复20多次后,瓷盘表面的喷漆足有两张打印纸厚,最后在水中浸泡48小时,检验固色效果。按龚临滨的说法,这样可确保几十年不变色。

  成品之前,瓷盘碰不得摸不得,大盘作画,画好的区域,他都垫餐巾纸,怕手上的汗气濡染了画面。有次妻子挪开盘子,只拿了一下,皮肤上的油脂沾上瓷面,成品后,对着光看,始终有一枚指纹印。

  所以他特别喜欢这个跟车床零件柴米油盐完全无关的画室,天地一人。

  其实有人来还是开心的,中午门口有其他工作室的喊,“龚老师,出去吃米线不?”他笑呵呵应,“不了,我有采访。”

  “我喜欢有人来坐一下,交流画画的看法。”有画友从网上搜到他,专门跑上来找。他在,画室门都开着。

  人人人人

  画重庆的人多,画法也多,龚临滨比较鬼马,他喜欢挪移。

  比如,你站城里任何一个位置,都无法在视野里聚齐老洪崖洞的吊脚楼、十八梯、大剧院和解放碑环球金融中心,但他会将这些东南西北、新与旧、张扬与低调、大气与灵秀、现代和传统都挪移在瓷盘的一幅画面上,情景交融,高低错落,毫不违和。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