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新闻 > 正文

“我们不能没有信仰!”雪山书院传来一个振聋发聩的声音

时间:2019-02-27 20:3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导语: 一个人长期做有意义、有益于人民的事,一定是有信仰信念的支撑。

 一个人长期做有意义、有益于人民的事,一定是有信仰信念的支撑。

  2019年2月23日,由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主办,京版北教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协办的“丽江古城名家讲坛”活动迎来第七位主讲嘉宾——国防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公方彬,为丽江听众带来题为《我们不能没有信仰》的专题讲座。现场座无虚席,50名武警官兵也到场聆听了讲座。

“我们不能没有信仰!”雪山书院传来一个振聋发聩的声音

“近年来,信仰的问题离我们远了,很熟悉的命题似乎也淡漠了,那么我们需不需要信仰?”公方彬教授称,制约我们行为的是价值观,而价值观源于信仰,这是一种离我们既远也近的东西。

“我们不能没有信仰!”雪山书院传来一个振聋发聩的声音

  我们为什么要重视信仰

  人主要存在三种精神状态:政治信仰者、宗教信仰者、只追求功利而缺少精神追求者。政治信仰者是社会的骨干,宗教信仰者是社会的稳定力量,第三种人甚至可能蜕变为亡命徒。人要想活得轻松,就不要有信仰;人要想活得有意义,必须要有信仰。而信仰是什么?信仰是看不见的,看得见的不叫信仰,有信仰就有约束和敬畏。公方彬教授以中华民族的战斗史和千年流散、形散神聚的犹太民族为例,深刻阐述了信仰的重要性。

“我们不能没有信仰!”雪山书院传来一个振聋发聩的声音

  我们的信仰遇到挑战

  “我个人认为,我们的信仰遇到空前挑战,出现了‘信仰危机’。”公方彬教授指出,现在的人们相信也承认过去信仰的力量,只是更加关注现实,信仰危机的出现暂时虽没有可行的解决方案,我们正在探寻这个方案。

“我们不能没有信仰!”雪山书院传来一个振聋发聩的声音

  那么,究竟是什么正在冲击我们的信仰?公方彬教授也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第一,支撑信仰的神圣感流失。和平年代人们逐渐感受不到信仰的存在感和神圣感。

  第二,支撑信仰的利益关系发生变化。利益是检验个人、集团、民族境界高低的根本尺度。

  第三,政治生态和文化生态正在发生变化。奉献精神在和平年代受到淡化,精神信仰的氛围在改变。

  第四,理论滞后导致信仰基础弱化。信仰高度依赖理论阐释,没有理论就没有信仰。基督教就曾遭遇亚当、夏娃偷吃智慧果所带来的悖论和危机。

“我们不能没有信仰!”雪山书院传来一个振聋发聩的声音

  我们信仰的路径

  人类文明史中始终有两条主线:一是解决灵魂靠岸的问题;二是解决肉体靠岸的问题。无论是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提出的《理想国》,还是孔子提出的“大同社会”,又或者是近现代康有为提出的《大同书》,都是在阐述一个美好的社会制度或者目标追求,即解决肉体靠岸问题。

“我们不能没有信仰!”雪山书院传来一个振聋发聩的声音

  肉体靠岸了,灵魂也必须靠岸。那么,我们的灵魂往哪里靠?

  公方彬教授认为,实现信仰路径的重大突破,还在于理论突破,才能重新坚定自己的政治信仰。如今,“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目标已经实现,过去产生精神力量的东西也已经改变,政治信仰需要理论支撑。这一过程中,需要领袖工作者的引领,需要理论工作者的研究,需要整个民族智慧的融合,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我们不能没有信仰!”雪山书院传来一个振聋发聩的声音

  公方彬:我是这样坚定信仰的

  讲座最后,公方彬教授以自身为例讲述了如何坚定信仰。“十九大精神已经给我们指出了坚定信仰的道路‘宗教的归文化、政治的归政治’,公方彬教授认为“人的自由、解放、全面发展,没有剥削和压迫”是政党史上最美好的设计,他花费大量时间来做理论研究。实践上,他继承了先辈的红色基因,三上战场,37年来资助了900余名学子。精神上,他所从事的工作要求有信仰,也甘愿做党前进的探路人、铺路石。

在互动环节,公方彬教授向两位观众赠送了自己的著作《大思想》《大战略》,对于武警提出的在快餐文化盛行的当代如何更好树立信仰问题,公方彬回答:“信仰是个人修养问题,单靠别人灌输给我们,这是有限的,唯有接受我们自身体验的东西才能稳定成长。既然信仰解决了我们的精神归宿,实现了人生价值,也是让我们享受人生的幸福,那么我们就应该主动追求过程来完善自己,用积淀和体验建构自身的精神世界,当然也接受主流社会的调整。”

“我们不能没有信仰!”雪山书院传来一个振聋发聩的声音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