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新闻 > 正文

《南京愚园史话》作者陶起鸣:老门西,最南京

时间:2019-02-24 10:2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南京愚园史话》作者陶起鸣:老门西,最南京

钓鱼台93巷4号(陶起鸣/摄)

南京老城南,以中华门、中华路为界,按东西方位,分为“老门东”和“老门西”,是最南京的所在。

如今,一门、一路之隔,已成两个世界。

老门东历经开发复建,成为著名景点,繁华喧闹。对过的老门西则愈显低调,在似水流年中,静静诉说着老南京的市井声色,有人说“老城南旧事就在老门西的大树底下、砖头缝中、城墙根处”。

《南京愚园史话》作者陶起鸣:老门西,最南京

陶起鸣(陶起鸣供图)

陶起鸣,一位生于老门西的退休教师,热衷于寻古探幽、发掘南京历史文化的他,很早便将目光投注到了这南京城的西南一隅。

从愚园到老门西

最先让陶起鸣着迷的,是老门西的愚园,一座“收四时之浪漫”,“虽由人做,宛自天开”的私家园林。

《南京愚园史话》作者陶起鸣:老门西,最南京

《南京愚园史话》

陶起鸣退休后,一门心思扑在对愚园的研究上,笔耕十年,终于推出《南京愚园史话》。这是南京第一本关于清末民初“私家花园”的专著,著名作家叶兆言推荐此书时写道,“南京胡家花园就在这本书上”。

在探究愚园历史及其文化内涵的过程中,陶起鸣逐渐发现,愚园仅是“知春的一芽”,而整个老门西“春色满园”。于是,他开始尝试着将研究的时空扩大,跳出愚园,放眼于整个老门西。

《南京愚园史话》的开篇第一句,是陶起鸣引用一位哲人的话语,“城市是靠记忆而存在的”。他想要做的,便是去挖掘和记录老南京的记忆,“老门西还保留了一些老的民居,街道还有一些老人,我想这是个很好的资源,应该去挖掘挖掘”。

陶起鸣的研究,不追求宏大、厚重,相反,他认为过往生活的细枝末节,才是城市文化、城市灵魂的底色。

“寻常百姓的平凡故事,最能展示生命的厚度、生活的宽度和历史的温度。” 陶起鸣说道,“散落在民间的饮食起居,一般不会被很多人关注,人们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渠道去了解。而我长期生活在老门西,我很多学生家也住在那里,我觉得应该把这个资源和优势很好地利用起来。”

星光璀璨的老门西

2018年6月,年过七旬的陶起鸣,开始以一种“时髦”的方式,尝试着从老门西捡起一块块老南京的记忆碎片。他在自己开设的微信公众号“最忆是金陵”中,开辟了“老门西专栏”,自己撰稿的同时,也鼓励和邀请熟悉、喜欢老门西的人们写作投稿,分享老门西的历史和故事。

《南京愚园史话》作者陶起鸣:老门西,最南京

陶起鸣正在操作微信后台(关鹿鸣/摄)

老门西专栏的开场白写道:若论老南京,必说城南;尚问东西,当数门西……老南京文化的流风遗韵,多如沉香般散落在老门西的曲巷斜街、青砖黛瓦和窗棂门罩上。而最能留得住老南京鲜活记忆的老人,也大多住在老门西。

老门西专栏最开始着力于写老门西的名人,不过陶起鸣有一条准则:写的人物得是“不是人家在百度上能搜到的,也不是书上能看到,不然就没意思了,尽量挖一些独家的、接地气的东西。”

据陶起鸣介绍,香港大学现任校长张翔便是南京老门西人,“他是出生在南京的老门西,小学读书就在这里。对他科学上的成就,国内外媒体报道太多了,但他的成长和求学经历,没有人去写。”

《南京愚园史话》作者陶起鸣:老门西,最南京

香港大学现任校长张翔

以此为切入点,陶起鸣通过挖掘采访,写了《张翔,从门西走出的世界顶级科学家》一文,文中写道:“1963年冬,他(张翔)出生于柳叶街99号一处老南京的民宅内,幼时由住在鸣羊街的奶奶带大,常到住在施府桥的婆婆、舅舅家玩。”

“他小学就近入学于校舍俭朴的双塘小学,是个少先队的中队长,担任过学习委员。学校老师记得他是个白白净净、寡言少语的孩子,没有事时就喜欢读书。”

文中还夹杂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趣闻,“年少时,他在父亲的安排下,刻苦学习二胡,水准颇高。”

陶起鸣文章中的张翔,不再是遥不可及的科学家和香港大学校长,反而更像是一个老门西的邻家小孩,走街串巷,聪明好学。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