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新闻 > 正文

边缘书艺,丹心求索 | 桂国强:中国书法需要创新,但必须以道为本

时间:2019-02-23 11:5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浓与淡,满与空,虚与实,大与小……美与哲学在宣纸上演绎,形式的完美感里渗透着精神的考究。现代人的力量与现代人的疑惑交织呈现。笔墨,在此刻,分明抵达创造的境界。这正是桂国强书法创作的特点。

边缘书艺,丹心求索 | 桂国强:中国书法需要创新,但必须以道为本

桂国强是出版人、报人、作家,文汇出版社社长。在主持单位工作之外,他主编文化艺术类图书六十余部,在报告文学和散文创作领域也取得相当成绩,出版五部文学专著。似乎出版和文学创作仍不足以完全展示他的才情,他还酷爱书法艺术,曾举办过三次个人书法作品展,出版了个人书法作品集《桂国强边缘书法艺术》。

7月7日,《墨·可能——桂国强边缘书法展》即将在上海图书馆第一展览厅举行。

今日,文汇专访桂国强,倾听他对于中国书法艺术独到的理解和思考。

边缘书艺,丹心求索 | 桂国强:中国书法需要创新,但必须以道为本

▲桂国强在书法创作中

文汇:您身为文汇出版社社长、中国出版协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文化界与出版界都备受肯定。书法圈更是对您赞誉有加,上海书法泰斗、周慧珺的老师翁闿运曾在评论中称赞桂国强“书法之创新开派,不待于大器晚成也”。按说,您完全可以享受安逸的生活。出人意料的是,您却在文章中谈到,要为书法艺术的创新“付出代价”,不知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此中内涵?

桂国强:确实,不少朋友都认为我这是在“折腾”。最近,我的文学创作工作也因此停顿,调整了原先的计划。从现实层面说,我的选择或许是有那么点“不值”。但我确信,这些牺牲完全是必要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过去,参与书法活动的人非常之多,凡是读书人自幼就得识字和习字,由此学习书法的基本技巧(即最初的审美训练),此后相伴终身,因而书法又是中国最实用、最普及的艺术。但随着社会的发展,键盘输入渐渐取代了手写。不得不说,书法的实用功能正在削弱。

于是,部分书法界人士开始哀叹书法的生存环境恶劣,仿佛已到了穷途末路。事实上,正是某些墨守成规、抱残守缺的观念制约着中国书法艺术的推陈出新。如今,与其食古不化,不如正视现实,那就是:书法在当代的价值更多的在于审美、欣赏,而不在书写。

因此,书法艺术的表现形式就应该与时俱进。我在书法创作中所强调的“造型艺术”等概念,正是植根于此。比如说,书法创作在传统上更重视枯和湿,不够重视浓和淡,这就和现在这个时代的审美需求有点脱节了。

边缘书艺,丹心求索 | 桂国强:中国书法需要创新,但必须以道为本

▲桂国强书法作品

众所周知,任何一种艺术,最难的就是创新。尤其在中国书法的发展史上,群星璀璨,要对其进行变革,谈何容易?!但我想,总要有人站出来为中国书法摆脱困境作一些探索。为了实现这个理想,为书法发展献上绵薄之力,就不能不“付出代价”了。

文汇:古人有云:“晋之书冠绝后古,无与抗衡”。这既说明,书法艺术发展至晋,到达了一个高峰。但也说明,晋之后,虽然每个朝代的书法艺术各有特色,却未能取得更高的成就。身为今日的书法家,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桂国强:正像我之前所说,中国书法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但也存在着因循守旧、创作上形成定式的问题。如何看待“晋之书冠绝后古,无与抗衡”呢?其实王羲之后,书法名家并不少。如唐朝张旭主攻草书、颜真卿致力楷书等,都在书法历史上留下光辉的一笔。

但不知大家是否关注到一个现象:后世名家——尤其是唐代的书家在书法创作中却有意无意在避开王羲之的行书。他们或许是“聪明”的,可对书法的发展来说,却又是消极的。保守的心态,加之除了老师无处可学书法的现实以及徒弟不敢超越师父等传统,使得中国书法长期处于近亲繁殖的状态。

我们说,李斯所创的小篆既是秦代官方文字,又是后世篆书艺术之祖,在书法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但常人可能没有注意到,李斯在规范文字书写上虽然贡献卓著,但因过于强调书法创作的规范化而使之缺少变化,失去了鲜活的生命力。这可能和中国古代社会的超稳定结构有关,由此产生的保守文化心理对书法创作的影响不可低估。

文汇:多年来,人们习惯于欣赏横幅或者立轴的书法作品。而此次,我们发现您的作品在形式上不同以往,几乎都是正方形的,与人们印象中的传统书法截然不同。您会担心有人不理解吗?

边缘书艺,丹心求索 | 桂国强:中国书法需要创新,但必须以道为本

▲桂国强书法作品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