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阿来:藏在地方文化中的族群与文化印迹

时间:2019-02-28 21:0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历史流变不居,民族不断交融,每一次血缘与文化的混同,每个参与者,都在其中留下点什么,或者改变点什么。

00_副本_副本_副本.jpg

  去平武三年后,差不多是同一季节,我去与平武隔了一座山的九寨沟县。

  县里的朋友问想看看什么,我说去看看白马人的村寨。

  于是,朋友便陪我去离县城几十里地的英各村。

  在这个白马山村,看到了白马人广泛的自然崇拜。

  村中广场前一棵树荫广大,树干得数人环抱的老栎树被村人崇拜。树前的土丘上,连续不断的香火印迹就是证明。

  村口一棵树,也被村人崇拜。这棵树并不太老,也算不得大,问村人崇拜的因由,说是老一辈人有个头热腰痛的病,就去采那树上的叶来作药,差不多无病不治。而且,春天时满树繁花,灼灼闪烁在进村路口,特别美丽。我识树不多,大致可以看出此树是木兰一科的。便问这花是不是像玉兰,说像,那么,就真是木兰一类的了。

  村人说,他们崇拜的,还有保佑全村的山。村子就倚靠在山的半山腰上。村民说,那山峰像极了一只鹰,是这只鹰形的山神护佑着这个村庄。但在这村里的时间,天一直阴着,云雾缠在山腰,那像鹰的山峰一直未露尊容。

  出村庄过一个小山湾,有一小块平地,有稀疏的树林。说那是村里青年男女嬉游之地,林中高树着一架秋千。

  再往林中去,又有一个去处,低矮简陋的建筑中供着一个画在木牌上的神,画面有些模糊,却还是能看清楚,是描画在黑底上的虎。村长说,村人有事祈祷时,也有灵验之处。

  英各村属勿角乡,是九寨沟县白马人聚居的乡。另一个白马人聚居地是草地乡。

  看了村子,听人谈些掌故之外,又请人找了本地县志来读。又得到些白马人族源的零星线索。知道白马这个称谓从汉代起就见于汉文史书。先叫做白马羌,到了魏晋以后,又叫做白马氐。氐人一族,在魏晋南北朝时,曾在中国历史舞台上相当活跃。建立前秦,兵马众多可以投鞭断流的苻坚就出身于氐族。史书记载,正是此一时期,随着前秦在长安建立氐族人为主的政权,氐族移民关中者十数万户。

  南北朝后,氐族便不再见于中文史书的记载。我也不相信,所有氐族人,都在这一历史时期中尽数内迁而融于汉族了。

  在以后漫长的历史时期中,今天川甘交界的这一地区,曾经兴盛一时的吐谷浑人来过,再后来,强大的吐蕃军队来过。那时,吐蕃的军队编制不是今天的概念。它们是整个部落的移动。这显示了当时吐蕃国王们的勃勃野心,兵锋所指,不是短暂的掠取,而是长期的征服。史载,这些整部落移动的军队,都有永久不得西归的命令。据说,今天白马人浅盔状帽子上装饰的两根白色羽毛就是吐蕃军人的标志。在我看来,今天主张白马人是氐族者,没有考虑白马人所居地区正处于当代学术界普遍认定的民族走廊北端,历史上不同民族频繁迁移与交融这一事实。同样,主张其为藏族者同样也没有考虑这一走廊地带多民族混血的事实。

  历史学家陈寅恪就梳理过汉文史书中关于氐族的记载。

  他说:“白马氐(武都氐)在《后汉书》列传七六《南蛮西南夷传》中,被列为西南夷之一。”

  陈寅恪又据《三国志·魏志》的材料分析:“氐族自成为一个种族,既不与汉人同,亦不与羌人同。但深受羌汉影响,特别是汉人的影响。”

  这些话见于一本叫《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的书。陈的讲演于1947年至1948年间,作于北平清华大学历史研究所,由当时的听讲人万绳楠先生记录整理。但陈的讲演截于魏晋南北朝,自然没有论及后来白马氐人地方相继而来的吐谷浑人和吐蕃人的进入。

  日本学者川本芳昭《中华的崩溃与扩大》一书,论述氐族国家前秦时就论及苻坚推行民族融合政策,把迁移到长安周围的氐族人又迁移到新征服的地区,而把羌、鲜卑等胡族人迁移到国都长安四周定居。这也说明,民族从来不是一个固化体,而总是处于流动不居的状态。正是这种流动不居造成文化的复杂与多样。

  过一天,再去九寨沟县草地乡,该乡三个村都是白马人聚居地,乡政府建有文化大院。文化大院三层楼,有乡村图书室和可以无线上网的电脑室,更主要的功能是白马文化传习所。传统的手工艺传习之外,还传习两种舞蹈。两种舞蹈都成功申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一种,是叫绉舞的面具舞。舞有十二面具。龙与凤两种中华神物外,都是具象的动物:虎、豹、牛、鸡、猪……表现的也是一种自然崇拜。听说面具里还有大鬼小鬼之类,这回却没有看到。观看由本乡小学生表演舞蹈时,觉得藏传佛教寺院里的面具神舞与此舞蹈多少有些相像之处,所不同者,这种傩舞更朴素,更自然本朴,而寺院神舞,面具已多是神魔之像,更多宗教的直观教化意味了。

  再一种是熊猫舞。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