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韩国头牌小说家被指十六年抄袭不止,或将身败名裂

时间:2019-02-28 16:4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申京淑上周终于承认自己有错,并做出了模棱两可的道歉。但这谢罪似乎晚了。丑闻已经酿成,一夜之间,她从国民的骄傲沦为众人指斥的对象。

000.jpg

申京淑

  记者康慨报道韩国最具国际声望的在世小说家也许被逼无奈,也许仍有廉耻之心。受到抄袭指控的申京淑经历了起初的坚决否认,上周终于承认自己有错,并做出了模棱两可的道歉。

  但这谢罪似乎晚了。丑闻已经酿成,一夜之间,她从国民的骄傲沦为众人指斥的对象。

  抄三岛,抄丸山,抄莫迪亚诺

  6月16日,作家李应俊[音]在《赫芬顿邮报》韩国版发表长文,题为《偶像崇拜的黑暗与文学的腐败:三岛由纪夫的申氏抄袭》,罗列文字,指控申京淑短篇小说《传说》(1996年发表)里的一段文字与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的小说《忧国》(1961年)高度相仿。

  李应俊所引被抄袭的三岛文字,当为如下描写新婚性觉醒的一段:

  “两人都有着非常健康而又年轻的肉体,因此,其激情的冲撞十分猛烈,不仅夜间,就是演习归来,中尉也会急不可待地脱下尘埃仆仆的军服,一回到家中,就把新婚的妻子拥倒在地。这样的事,早已不止一次了。丽子也积极地承受着这一切。新婚之夜以后大约一个月,丽子就品味到了其中的欢悦。知道这些后,中尉也很高兴。”(许金龙译文)

  在韩语专业人士介入之前,读书报记者将申京淑受到指控的文字与上文简单对照,大致依序可见“健康的肉体”“急不可待”“尘埃仆仆”“新婚之夜”和“品味到了其中的欢悦”等相同的字样。不同之处在于,三岛笔下的丽子用一个月就得到了快乐,而申京淑的女主人公用了两个月。

  李应俊将《传说》与《忧国》的相仿之处称为“一例明确的抄袭,一个文学工作上的不诚实的行为,任何专业的文学写作者都不能接受”。

  他还结合《忧国》的韩译本,对申京淑的涉嫌文字做了技术上的分析,判断她的“盗用”[原文即汉字]不可能出于无意。而且她有前科。其长篇小说《火车七点出发》和短篇小说集《草莓地》多年前便曾受到抄袭帕特里克·莫迪亚诺和丸山健二的指控,但因为东抄一句,西抄一句的缘故,并且受到保护,因此未曾得到深究。

  现在不一样了,李应俊呼吁对申京淑所有的小说作品展开“全数调查”[原文汉字]。

  “一切都是我的错”

  李应俊文章发表后的第二天,申京淑断然否认了抄袭指控。她通过出版商发表声明,公开宣称自己只读过三岛的《金阁寺》,对《忧国》则一无所知,更别提读过了。

  她还对曾经与她“共患难的”广大读者提出要求:“我要我的书迷相信我。”

  申京淑在本国的确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朝鲜日报》6月20日报道,在她的声明发布之后,《金阁寺》在韩国的销量马上出现了引人注目的增长。

  但李的指控看来是合理的,申的回应则被理解为傲慢。于是,申氏抄袭不仅成了丑闻,而且迅速发酵。大学教授玄泰守[音]已经向检察院提诉,要求法律机关对她的欺诈立案调查。

  申女士终于在上周转变了态度。“把三岛由纪夫的小说《忧国》和《传说》里成问题的句子比较了几遍以后,我认为提出抄袭的主张大概是对的。”她告诉《京乡新闻》,“我曾拼命回想,发现我没有读过《忧国》,但我现在是这样的一种情况:我连自己的记忆都不能相信了。”

  这位五十二岁的曼亚洲文学奖得主还保证,她将与出版商讨论,将来再版其小说集《很久以前的离家出走》时,删掉书中有抄袭可能的《传说》。

  “我诚恳地向那位提出这一问题的作家和我所有的熟识道歉,但最重要的是向读我小说的许多读者道歉……一切都是我的错。”她说。

  但她的道歉可能有些晚了,玄泰守发现了申京淑抄袭的更多证据。据他说,在申最有名的作品《妈妈托给你了》中,有些段落部分抄袭了德国作家路易丝·林泽尔(Luise Rinser)的小说《人到中年》(Mittedes Lebens)。

  玄教授对韩联社表示,即使申京淑做出了自己有错的表态,他也无意向当局撤回提诉,因为从报纸的采访来看,申所说的话“不是道歉。我感到她只想为自己辩护,而没有承认抄袭”。

  韩国文坛有心提高道德标准

  申京淑生于1963年1月12日,1985年出道,曾得到现代文学奖、万海文学奖、东仁文学奖、21世纪文学奖和李箱文学奖等多个重要大奖。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