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刘慈欣:科幻小说或比主流文学更能表现浪漫情景

时间:2019-02-28 13:3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在刘慈欣看来,科幻小说可能比主流文学更能表现浪漫的情景,因为主流文学限定在现实生活中,而科幻提供了比现实环境更大更不同于自然经验的环境,在此环境中人性会放大会拉伸,(感情的)火花和色彩 就会更强烈。

00_副本_副本.jpg

  现场签售环节,一位10岁的小学生在向李淼求教物理学问题

   周日上午,中国科技馆东门外很早就排起了长队,明显以年轻人为主体的人流多半涌进了一层报告厅——理论物理学家、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 院长李淼将在此进行科普演讲,而讲座的重量级嘉宾,则是科幻迷心中的“大神”、《三体》作者刘慈欣。“这个报告厅能坐四百多人,消息发出的第一天,网上报名的人数很快就超过七百多,一下就报满了。”知名科幻推广人、同时也是讲座嘉宾之一的《科幻世界》总编辑姚海军告诉青阅读记者。

  对于科幻迷们来说,物理学家李淼和科幻大神刘慈欣的联袂出现并不算稀奇,因为一本影响力都传播到科幻大本营美国的《三体》,科学界和科幻界之间 早就“暗通款曲”,以致出现了一本有趣的科普书《<三体>中的物理学》——物理学家李淼兴致盎然地为这本科幻小说写了一本书,论证其科学上的 可能与不可能,这在国内还是件新鲜事。两人于是为了科学和科幻的问题开始在国内的几个城市面对公众巡回讨论,这一站终于来到了北京。

  李淼演讲的内容是《从<星际穿越>到<三体>中的物理学》,简短的时间里他只来得及简要说明黑洞已经普遍发现而虫洞还 只存在于理论当中;以及,《星际穿越》中向过去发送信息只是导演诺兰的设计而在科学上是不可能的,还有《三体》中推动飞船进行星际旅行的曲率驱动只是刘慈 欣从肥皂船中得到的灵感、智子的设定在小说中很精彩但在科学上不可靠等等。在听众们会心的笑声中,这位物理学界的时尚型男不忘总结:“当然,科幻小说的设 定不是科学研究,只要它在作品中能自洽就可以。”

  对于科学家的“挑刺”,一向低调务实的刘慈欣依旧保持着一个科幻作家该有的开放心态,他说:“科幻作者是从科学里榨取资源,而不是为了普及科 学。我的小说没那么高大上,只是科幻故事而已。”不过他也提到,类似从肥皂船得到飞船驱动的灵感正是一个科幻作家的思维,他曾在一个游泳池里试验用圆珠笔 油驱动纸船,最终落了个被罚把整个游泳池清洗干净的下场。

  现场的问答环节则基本变成了大刘粉丝的天下,各种有趣的提问更是把气氛推向了高潮。一位女性读者问刘慈欣如何将科幻小说写出浪漫的感觉,《三体》中云天明和程心的爱情很吸引她,这样的描写是不是源于作家生活中有所经历?在全场的哄笑中,刘慈欣冷静回答:“在我看来,科幻小说可能比主流文学更能表现浪漫的情景,因为主流文学限定在现实生活中,而科幻提供了比现实环境更大更不同于自然经验的环境,在此环境中人性会放大会拉伸,(感情的)火花和色彩 就会更强烈。”他后来举例说道,与传统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不能在一起的爱情悲剧设定相比,科幻的设定中,一个正物质与反物质的相爱会是怎样呢?李淼则补充, 不能相遇的正物质和反物质之间理论上可以通过光来进行感情交流。对于个人经历与爱情写作的关系问题,刘慈欣则答:“对于类型文学来说,可能个人经历越平 淡,他写出来的故事越起伏。”

  一位三体迷关于“三体人真的来了怎么办”的提问,则让刘慈欣提高了声量:“你不能说有一天来了怎么办,现在就该开始准备了。”他再度很认真地谈 到自己不只一次强调过的观点:“我们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我认为中央应该有这么一个紧急预案:外星人到来的时候怎么办?我们应该采取什 么策略?我们应该有这么一个应急部门。真的遇到外星文明,我们是应该单独接触还是和联合国、与各国协调接触?假如我是人大代表的话,我要提提案,就提这 个。”在众人热烈的掌声中,他说,之前有人大代表开会前征求意见时他说了这个话,结果旁边的人都笑话他,“其实我是很严肃的。”他说。

  不过,对于读者们“吃了鸡蛋”却对“下蛋的鸡”产生的浓厚兴趣,刘慈欣则回应了他不太参加公众活动公开演讲的原因:“由于科幻文学的特殊性,人们总是愿意把科幻作者看成学者、政治家、军事家,好像他书里写的那些东西他都懂一样。我在此再次提醒大家:我们只是科幻写手而已,真正的学者是李淼老师这样的科学家。写科幻小说的人的知识结构有他明显的特点,什么都浮光掠影地知道一点,什么都知道得不深,所以一般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去台上讲什么东西的,因 为任何领域我都讲不出什么东西,这一点不是谦虚,而且我不是为我个人谦虚。”他说自己大概只能在发电厂计算机领域做讲座。不过,他也说道,比如像着名科幻作家阿西莫夫就很会利用人们对于科幻作家的误解到处演讲,从大学讲到豪华游艇上,从莎士比亚讲到圣经研究,“什么都敢讲,他在这方面挣的钱一点不比他写书挣得少。”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