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余秀华:成名后我苦痛依旧

时间:2019-02-28 11:3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作为诗人的触觉,在余秀华身上更多了,她关注的不再只是田间和鸡狗,她开始观察城市和其中的人,以及原先在横店村很少接触到的事物,坦承自己喜欢喝酒,喜欢微醺的状态。

00_副本_副本_副本.jpg

  诗作获版税开始变有钱 但她称诗歌没有能力改变生活

  从2015年初“爆红”至今已过半年,余秀华的日子多了许多内容,她去了很多从未去过的城市,看到很多从未见过的人,在许多绝美的景色中出现,每到一个地方,她的身边有记者、诗人、出版社编辑,也少不了人群的关注和欢呼。

  这一切,和一名湖北钟祥横店村村民的日常生活是如此的不同。但在余秀华那里,似乎有一道闸门,可以把横店村的日常生活和各种采访和签售活动隔离开,对余秀华来说,安静和喧嚣仿佛一步之遥。回想着半年的“爆红”之路,她说,我的生活里好事多了一些,但苦痛和往常一样。

  约半年前的1月17日,湖北钟祥横店村余秀华家的院子里挤满了全国各地的记者,她的家方圆数百米都是农田和池塘,像是村中孤岛,那段时间,人们来了又离开,余秀华咧着嘴,回答被重复提出的问题。

  半年过去了,横店村这座铺满红色瓦片的房子静悄悄,田边杂草丛生,绿色的鱼塘没有一点波浪,鸡、狗和猫在院子内外踱步,互不干扰,半年前的兔子都被吃了,余秀华躺在床上“刷手机”。

  余秀华躺在床上刷手机。

  “小鲜肉,你几岁啊?”

  由于出风口的螺丝松了,开着1档的台式转页扇规律地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7月初的一个下午,余秀华正在床上划着触屏手机,“呵呵,你来啦。”她别过头,发出呼呼的笑声。

  余秀华这天凌晨3时多到的家,在此之前,受一家地方电视台邀请,她到北京录制一档情感谈话类节目,主办方为她买了回家的车票,火车抵达荆门市时,已是凌晨1时,她花了50元打了个车回家。

  “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啊?”“纯爷们?怎么验证你的纯?”“小鲜肉,你几岁啊?”见面之前,余秀华在微信上这样问记者。半年来,她都喜欢将比她小的记者称为“小鲜肉”,在北京,她会和“小鲜肉”记者去唱歌玩乐,不过拿起话筒一开口,她觉得自己“唱得太难听了”,就不想再去了。

  余秀华不想成为明星,她坚持自己“就是个写诗歌的”,但她坦承自己的确是火了,对于找到她的人们,她很少拒绝,不过有一次,一名来自北京的记者拿着摄像机找到她说,“拍了你就火了”,这句话惹怒了她,她拒绝了对方。

  余秀华尊重人们的善意,但好像也喜欢考验别人,“如果连我认真还是开玩笑都分不清楚,就不要采访我了。”

  半年来,余秀华去过许多城市,化过几个从未有过的浓妆,受到人们欢迎,也在网上遭到过谩骂。

  被肌肉男熊抱

  太多人来找她了,今年年初“爆红”之后,余秀华就开启了“社交模式”,除了家门口常有人来访,手机上的访客更是络绎不绝,超过1000人申请成为她的微信好友,每天弹出的问候没有停过,“很多人来加我,但我都不知道对方是谁,是干嘛的。”最终,她点击通过500多个好友申请。

  余秀华现在有几台手机,成了“微信控”,但她看的多,回的少,多数留言她都无暇理会。

  她去香港、去北京、去武汉、去成都,回答各种问题,朗诵自己的诗,看望脑瘫儿童,然后“搞完活动,钻回酒店里,天亮就回家了”。

  但有一次,她觉得自己被人算计了。5月底,在成都某书店参加一个分享会期间,突然几名赤裸上身的肌肉男出现在余秀华身后,其中一人给余秀华来了个“公主抱”。

  这张照片次日被媒体刊发,引起一片争议,有人说她做作,有人说肌肉男侮辱了诗人,更有人劝余秀华躲在房间写诗不要出门作秀。

  “坦白讲,我真觉得没什么,上来几个肌肉男,说做游戏,我想,做游戏,好啊,没问题啊。”但没想到被抱一下会招来如此多的非议,事后她觉得自己头脑简单,被算计了,骂了主办方一句“流氓王八蛋”,事情也就过去了。

  今年1月底,余秀华突然被通知,自己被选为新一届钟祥市作协副主席,但她自己连选举现场都没去过,“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当选。”

  几天之后在北京参加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节目的录制,主持人窦文涛上来开玩笑说,欢迎余主席,余秀华马上说:“别叫我主席,不然我就走了不跟你玩了。”

  雷平阳和刘年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