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80后”批评家能有多少思想发现

时间:2019-02-28 07:2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杜维明先生解释孔子思想中的“学”时说:“所谓学就是指个人关注于‘如何成为人’所获致日渐深刻的知识。”

  给一代知识者的成人礼

  如果说研究“80后”作家是对文学的关注,那么,对“80后”批评家的研究呢?这好像与文学本身较远,起码不直接面对作品,那么,这似乎也只能是一种文学或文化现象的研究;然而,对于刚冒出声音、尚不具备独特理论体系的文学批评家进行系统化研究,能够有多少思想发现吗?能够成就一部有价值的著作吗?这似乎会是很多人面对周明全《“80后”批评家的枪和玫瑰》一著时首先就要萌发的疑问。

  “80后”批评家能有多少思想发现

  如果说研究“80后”作家是对文学的关注,那么,对“80后”批评家的研究呢?这好像与文学本身较远,起码不直接面对作品,那么,这似乎也只能是一种文学或文化现象的研究;然而,对于刚冒出声音、尚不具备独特理论体系的文学批评家进行系统化研究,能够有多少思想发现吗?能够成就一部有价值的著作吗?这似乎会是很多人面对周明全《“80后”批评家的枪和玫瑰》一著时首先就要萌发的疑问。确实,若要从这种研究对文学本身有何助益、对批评理论研究有所促进这些方面去看,周明全这部批评家论和对话文集,有其难免的局限性。但是,我却从中发现一个非常有趣,也很有价值的问题:即透过此著,我们可以发现“80后”一代知识者的成人方式。

  我所讲的“成人”,不是生物学意义的,而是文化学、伦理学意义上的成为人。在儒家思想中,“成人”并不只是年龄的成长,而是指向修养、知识、技能的增长。孔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周明全著者中所介绍、论述的“80后”批评家,在年龄上,基本是三十出头,都是“而立之年”的人物了,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出自名校,有高学历,有名师指点,他们个人也理智、清醒,勤奋谦卑,努力地去汲取知识,并在这过程中,慢慢意识到自己的志趣,在问题探究和批评创作上,日益成熟,不但成了自觉的文学批评写作者,也是自觉的知识思考者。当然,他们也还年轻,依然有“惑”,比如黄平坦言自己的学识依然有很多欠缺,徐刚也对自己的才情不太满意,何同彬对何为健康的文学和文学批评尚有疑惑,项静也直陈自己对文学和世界的理解依然在变,康凌的主要成就也需要我们拭目以待。他们的不足和困惑,是他们对自身现状的清醒认识,他们能自觉地对他人、社会与自我做出理智的判断,是成人途中的最喜收获。

  杜维明先生解释孔子思想中的“学”时说:“所谓学就是指个人关注于‘如何成为人’所获致日渐深刻的知识。”在我看来,周明全所论述的这些文学批评家,他们的成长经历是“80后”一代人“学以成人”的极好范例。“80后”这一代,他们若要成为知识者、思想者,高考是他们必然的经历,从本科一路走到硕士、博士,也是他们的共同要求,这不是说非要此学历,而是指要此层次的知识积累。文学批评是个特殊的事业,如徐刚所言,批评家的培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当然也如金理所言,文学批评要勇气和新鲜的感受力等,但广博的知识和深厚的学养依然是基础。当然,知识的汲取,也并非仅仅为了职业,更是为了“成人”。周明全对每一位批评家的论述,都是结合着他们的成长经历和学问观点,这种沟通,直接呈现了他们的“成人”历程。还比如李德南,他直言自己并不想过多地做知识方面的考察,而是希望找到学问与人生相结合的路径,让学术研究成为生命的学问。所谓生命的学问,当然是在向圣人的人格和思想致敬,通往有德、有识、有才、有为的生活状态和学术境界,我想,这应该是所有知识者的理想归宿。

  钱理群教授有文章曾指出,现在的年轻人正在按自己的方式寻找自己的生存状态,这里面的年轻人当然包括“80后”一代人。周明全谈论的十位批评家,就是按自己的方式寻找自己的生存状态的成功个案,他们虽然有着共同或近似的职业,但他们历经的道路也各有差异,通往文学批评家这个身份的路途中都有各自的辛酸与快意。如今,他们对文学对生命的认识也各有见解,他们自觉地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话语空间。而且,他们也已自觉地意识到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责任,比如项静希望努力去发现更多的优秀作家、作品,李德南认为批评要抽丝剥茧地去分析文学作品中的精华与糟粕,同时也要让自己的批评写作成为有尊严、有体面的事业。对于责任,杨庆祥、金理也强调说,这是一种自觉的、由内而外的承担,而非外在的强求。这些观念表明,“80后”批评家们已经具备了文化自觉和精神自省的能力,而这些,是启蒙的内在要义,也是儒家成人观的内涵,是人之为人的重要标识。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