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香港书展手记:在书展中凝视香港

时间:2019-02-27 23:3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香港书展的价值,与其说是那个人声鼎沸、买三本就打七折或六折的购书现场,不如说它是一个关于阅读的原点与起点,就像贸发局对今年书展的开阔期许。

000_副本.jpg

  年年岁岁书不同,岁岁年年人爆棚,可能永远是香港书展给人的周末印象。从湾仔地铁站通往会展中心的那条天桥突然变得无比漫长,人龙龟速地向前蠕动,要绕上一个兜天盖地的大圈方才能够入场。对秩序的乖顺恪守,是港式美德,这当然是好的。有朋友亲身实测过,周六下午高峰时段这一全过程需时45分钟,包里揣本书较稳妥,等进到会展大门时差不多能读完小半本。


  进得场来,被会展的高强度冷气吹得精神抖擞。打算先听一场龙应台这种重量级名家讲座?那得提前一个半小时去排队。不想白白耗时?直接进展场也是条不归路。大家都拖着准备扫书的箱子摩肩接踵蹭来蹭去。那些折扣最狠、让你意欲停下来大买一场的展位前基本都无缝隙,于是你发现在如此热烈的购书氛围中,却没什么机会仔细挑选要买什么书。


  人潮大作战固然很累,但香港书展依然魅力不减。在大中华地区书展中,它的国际化、多元性、以及互动性都首屈一指。你会在这里听到撒切尔夫人的女儿Carol用最descent的英文说自己无心参与政治是因为看得太多,也会目睹龙应台卸任台湾“文化部长”后首次公开演讲吸引三千人慕名到场的盛景。羊群效应虽被诟病多年,但对香港而言,书展的意义不只是“书”而更是“场域”——它至少能吸引人们聚集来此。听讲座也好,买书也好,哪怕是熟人在这特定的时间空间中偶遇都好,起码是为了某种让精神世界更丰富的美好理由。


  值得买的书,是买不完的。这里稍提几句哪些新书值得关注。今年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很亮眼。历史、文化、思想类,都有不少新作。像我这种“张爱玲迷”本来目标明确是要去买刘绍铭新作《爱玲说》,结果一到展位,就只想买买买……近年流行起口述史,《我所度过的时光:周有光百年口述》听上去挺沉重,其实内容很口语。周老本人就幽默,而且是一部活的中国史,他一生经历清末、北洋政府、抗日、大跃进、文革、中美建交,直到改革开放——“四朝元老”,相当传奇。


  中日问题这两年是风口浪尖,想深聊日本,可以看看这两本:《200年日本史:德川以来的近代化进程》和《日本的国境问题:钓鱼岛、独岛和北方领土》。前者的英文版从问世以来就是近现代日本通史必读书,最新版则增补了包括311地震在内的不少内容。而后者是日本资深外交官孙崎享所著,其中对战后钓鱼台问题进行了历史梳理。他作为日本人,写这书的初衷是提醒日本注意聆听对手国家的声音,反过来,我们理解日本也能从中找到启发。另外,香港的明星学者沈旭辉有本与时俱进的新作《解构中国梦:中国民族主义与中美关系的互动(1999–2014)》,时间跨度从“三个代表”到“和平崛起”直到今天的“中国梦”,援引大量一手资料。


  既是香港书展,就该凝视香港。联合出版集团的两本新书:郑宝鸿《顺流逆流:香港近代社会影响1960-1985》和吕大乐《香港模式──从现在式到过去式》都聚焦本土,共同点是都选取了历史视角。郑宝鸿谈的是香港经济高速增长、完成基础建设的黄金时代所经历的利弊得失。而吕大乐则从当代往回看,告诉我们为什么神话般的香港公务员团队、灵活的中小企业、“积极不干预”政策等成功模式,回归之后逐渐暴露出这么多问题?


  大时代发展中的个人故事好像总在被忽略。纪录片导演张赞波所著的《大路:高速中国里的低速人生》,就剖开了一条很现实的高速公路,去挖掘那些修路的农民工的故事。究竟他们在中国现代化的高速增长之路上,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如果没人带着问题意识将这样的书写出来,我们又会不会去主动思考这些问题?


  我会觉得,香港书展的价值,与其说是那个人声鼎沸、买三本就打七折或六折的购书现场,不如说它是一个关于阅读的原点与起点,就像贸发局对今年书展的开阔期许:“从香港阅读世界”:当然不是说你只有在香港才能读到世界各地的书,我们眼下的时代里,获取书籍的路径早已前所未有的轻而易举,但阅读带给我们的兴奋感却越来越低。从这个意义上,其实香港书展每年在重复做的,就是在一段有限的时空里,再度激发人们愿意去跟“书”跟“阅读”建立某种关系——当你在周日下午顶着炎炎烈日,花上一小时才能从地铁站挤进书展会场时,你环顾四周,发现居然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跟你做了同样的事,谁说香港人不爱读书呢?我们一次次回到那让我们重新燃起对阅读热情的场域内,去找回买书与看书的热情。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