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李敬泽:为什么成年作家写不好青春文学

时间:2019-02-27 19:1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青春文学”铺天盖地,基本上是孩子同龄人或稍大一些的人写的,成年作家作品很少,现在的局面就是,青春期的大孩子相互抚慰,成年人默不作声。这在世界各国都是罕见的现象,是不正常的。

000.jpg

  过去十年是中国儿童文学的“黄金十年”,儿童文学创作出版在强劲的阅读需求带动下,经历了令人目眩的井喷式发展。这是作家、出版人、批评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但从根本上看,还是大势使然。十多年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人口和家庭结构、社会一般消费水平、教育和文化形态都发生着急剧变化,各方面力量汇聚起来,巨大的繁荣几乎是猝不及防地来到我们中间。使用“猝不及防”这个词,是为了说明儿童文学过去十年的迅猛发展,一定程度上是匆忙上阵,准备不足,需求滔滔而来,来不及深思熟虑,只好马上行动,在创造和探索中顺应大势。于是,“黄金十年”成就辉煌,但可能也是粗放的、跑马圈地的发展,生机勃勃但也潜伏一些问题,过于热闹也就难免浮躁。


  对于这个时代的儿童的认识准备不足


  准备不足终究要补课。儿童文学创作出版在新的时代条件下面临新的更高要求。过去十多年中,涉及少年儿童的方方面面的因素都发生了重要变化,对此,需要做认真系统的研究。作为一个文学门类,儿童文学首先是由它的读者所界定的,它的对象是0岁到18岁的少年儿童,也就是法律意义上的未成年人,这就决定了儿童文学有着具体明确的社会属性和文化功能,它内在地预设着社会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和培养,也包含着社会对少年儿童的理解和认识。那么,首要的问题是,对于这个时代的少年儿童,我们的作家、出版人到底知道多少,达到了什么样的认识水平?


  谈起少年儿童,我们有太多诗意的、浪漫化的修辞,这当然很好,至少表明了我们多么爱我们的孩子。但是不要忘记,我们面对的不是抽象的、观念化的、均质的少年儿童,而是如此具体的这个时代的中国孩子,在这近4亿少年儿童中,存在着复杂的差异。以生活的地域而论,城市的孩子、农村的孩子,大城市的孩子、中小城市的孩子,东部的孩子、西部的孩子,一样吗?可能很不一样。以年龄而论,我们通常分成低幼、儿童、少年或者学龄前儿童、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并作出相应的界定,但这种区分是不是够了?在有的国家,儿童文学创作出版是建立在对孩子的高度细分和深入研究基础上的,7岁的男孩子是什么样、女孩子是什么样,16岁的男孩子女孩子又是什么样,逐岁研究孩子的身心状况和成长中的问题。相比之下,我们爱我们的孩子,但我们在孩子身上下的功夫还不够细不够深,还是大而化之的。


  生活的变化、时代的变化也深刻地印于孩子的身心。比如,就相同年龄接收信息的水平而言,这个时代的孩子远远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这到底对他们的心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又比如,现在孩子们的营养水平、身体发育水平普遍高于过去,他们的身体可能比心智跑得快,这也一定会带来新的复杂问题。更不用说,孩子们并非被隔离在绝对的保护罩里,家庭、社会、媒体、流行文化中的种种因素,都会反映、折射、渗透、参与到孩子们的生活和成长中。


  理论的、生活的和艺术的经验准备不足


  这一切都给我们带来了认识上的巨大难度,不用说深入系统的理论认识,即使在直接的经验水平上,我们恐怕也不能说充分地了解孩子。儿童文学创作出版中一些畸轻畸重的失衡现象,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理论的、生活的和艺术的经验准备不足,不得不避重就轻。


  在中国,儿童文学的对象是从0岁到18岁,中国儿童文学的最高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的评奖范围就是如此。但是多年来,提起儿童文学,大家通常认为是给小孩子看的,那么,那些进入青春期的大孩子们看什么?主要是“青春文学”。在书店里,“青春文学”铺天盖地,基本上是孩子的同龄人或稍大一些的人写的,成年作家的作品很少,现在的局面就是,青春期的大孩子相互抚慰,成年人默不作声。这在世界各国都是罕见的现象,是不正常的。一方面,社会和生活变化太快,经验的折旧加速,对于现在青春期的孩子,连他们的父母都会感到有隔膜;另一方面,在高速发展的时代,孩子们青春期的焦虑和困惑、成长的孤独和困难也在加剧,他们的精神需求非常复杂迫切,如果成人的作家不能提供相应的满足,他们自然就会倾向于同代人之间的相互映照和认同。但是,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这个特殊时刻,恰恰特别需要我们用人类积累下来的经验、知识和智慧去帮助他们,失语、沉默,任由孩子自己去摸索,这是失职,是没有尽到文化上的责任。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