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阿来对话陈晓明:文学去向何方?

时间:2019-02-27 19:1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在新技术时代,人们可以在电子终端上阅读文字作品,但新媒介上不可能成长出一种与传统完全割裂的新东西。只要坚持对文学作品内容的追求,就不愁自己作品的销量。

  在互联网时代,新媒体异军突起,网络文学也在不断壮大,人们的阅读及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在传统与革新之间的冲突下,如何看待文学写作及其产生的作用?新时代下的文学将去向何方?阿来与陈晓明从自身经历出发,各自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000.jpg


  阿来


  阿来:新技术时代,依旧内容为王


  新兴时代下的媒介变革日新月异,媒介与内容,何者更重要?


  在作家之外,我曾担任过《科幻世界》杂志的社长,这段经历为我看待媒介和内容的关系提供了新的视角。传媒界大亨默多克曾经说过:"传媒的核心是什么?第一是内容,第二是内容,第三还是内容。"的确,如默多克所言,在传媒出版界中,内容为王。


  如今,当纸质小说转移到网络上时,人们赋予了它一个限于媒介的命名:网络小说。在我看来,让两种换了介质的东西呈现出巨大不同的看法是荒唐且不合理的。古人将文字刻在龟甲、青铜鼎或者竹片上,但由于领略到内容的重要,他们并未因介质不同而给它以媒介命名。


  在新技术时代,人们可以在电子终端上阅读文字作品,但新媒介上不可能成长出一种与传统完全割裂的新东西。只要坚持对文学作品内容的追求,解决好其中包含的情感、审美、社会认知以及审美形式的问题,在作品中持续、准确地提供新的认知,就不愁自己作品的销量。


  语言是异质文化转换器


  当代人生活节奏加快,少有时间或心境朗读文学作品。但不可否认的是,文学作品的"读"与"看"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默识和诵读对语言的感受以及对作品的理解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性。


  人们长期以来更习惯于看书,使阅读处于一个哑默的状态中;但语言除了自身形体之外,最为重要的是它的声音。在朗读的过程中,人们会对文字产生另外的感触--一些文字书写在平面上可能是好看的,但一旦朗读出来就很难听。站在这个角度再去雕琢作品时,作品的语言可能会更精到、更有表现力。


  由于汉语和藏语是两种不同的语言,其所代表的审美系统也是不一样的。在我的创作过程中,存在着大量的非汉语的经验和表达,那么,将一种语言表达转移到由另一个审美系统所创造的语言中会产生何种影响?


  首先,异质文化能够通过语言代入另外一种语言中,这将丰富汉语的内涵。由于不断地掺入新的表达和感受方式,我们的语言在不断壮大。魏晋南北朝时期,翻译佛经的译者需要表达过去汉语中所不存在的东西。比如《心经》中说舍利子,色亦是空,空亦是色,色既是空,空既是色。在翻译这句话之前,"色"和"空"一定是其最简单、朴素的意思--"空"即水缸无水的状态,"色"即"目遇之而成色"的景色,二者皆不具备佛经中具有哲学高度抽象性的含义。但当"色"与"空"具有此种哲学意义后,它已经无意间构成了中国人人生观的一部分。


  其次,随着国家的发展强大,语言不再仅仅由某一个民族使用。不同的语言表达里潜藏着不同的价值观,被吸引来使用汉语的人也给语言的建设做出了不同的贡献,使其更为多元化。少数民族族裔萨都剌曾写过一句诗:"祭天马酒洒平野,沙际风来草亦香",诗句勾勒出一幅边塞图--生活在戈壁沙漠中的人在喝酒前先祭拜上天,沙漠上的风带来了远处戈壁中稀少的植被的香气。整个诗句呈现出欣喜的气氛,这与唐代边塞词中悲苦凄凉的情调是相反的。由此,异族语言背景下的汉语诗歌写作里所包含的不同价值观可见一斑。


000.jpg


  陈晓明


  陈晓明:新形式小说打破历史叙事的僵局


  在我看来,如何让历史叙事具有更强大的形式感是中国文学尚未解决的问题。一直以来,人们很难将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结合起来,但新形式小说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僵局。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