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贾玲是否恶搞不是喊声高的说了算

时间:2019-02-27 09:1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贾玲这个小品并不是什么佳作,作为一部喜剧甚至也不太可笑。如果非要道歉,她该为她的节目质量道歉。

000.jpg


  这个节目恶搞还是没恶搞,可以讨论。但不论是否恶搞,每每出现的舆论审判都不对,没有谁喊的声高谁就对的道理。不应该因为有人写公开信,这个节目就算恶搞;也不应该因为有人发起“保卫贾玲战”,这个节目就不算恶搞。


  “贾玲恶搞花木兰,必须公开道歉。”——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一封公开信,引燃了一场公共舆论事件,给本来就热的夏天添了一把火。一个不知名的机构用道歉这件事,让一个还算知名的女演员更为全国所知。一时间贾玲应不应该道歉,成了网络热点,这既让我们看到了传媒的力量,也看到了公众多元化的态度。


  假如应当道歉,那么应当谁道歉,应当向谁道歉?


  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电视节目的版权属于制片方,制片方对电视节目承担法律责任。制片方雇用的导演、编剧、演员、灯光、舞美、道具,都只对制片方承当责任。他们不仅只对制片方承当责任,还要签署声明,将本属于他们的如肖像权在内的权利,在这个节目中授予制片方。如果需要道歉,制片方是第一责任人,贾玲在这件事情中不负首要责任。木兰文化研究中心的公开信是写给“《欢乐喜剧人》栏目组、主创编导及贾玲”的,栏目组放在了第一位,可见该中心有法律意识,分得清责任主体。


  在此后舆论传播中,制片方被忽略了,贾玲成了众矢之的。似乎这个节目的播出是她一个人说了算,而不知电视台还有审核制度。毕竟这不是贾玲在私人聚会上的表演,也不是在小剧场面对百十名观众的表演,这是电视播出的节目,是没有百十来人配合完不成的电视节目。如果贾玲演了花木兰就该道歉,那么演花父的演员、演官兵的壮汉们,是不是也应该道歉,没有他们贾玲的表演也无法完成。再进一步说,现场打灯光的、音响师、送盒饭的是不是也该道歉,他们也是事件的参与者。所以这件事从开始发酵,板子就打偏了。


  退一步说,贾玲需要道歉,应该向谁道歉?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要求她向全国人民道歉。可是我们发现也有许多人认为贾玲不需要道歉,显然这些人也是全国人民中的一部分。全国人民有的要贾玲道歉,有的不要贾玲道歉,这怎么办?


  我在此无意讨论贾玲或者制片方是否应当道歉,有人觉得应当道歉,有人觉得不应当道歉,都正常,每个公民、组织都有发表意见的权利。这个节目恶搞还是没恶搞,可以讨论。但不论是否恶搞,每每出现的舆论审判都不对,没有谁喊的声高谁就对的道理。不应该因为有人写公开信,这个节目就算恶搞;也不应该因为有人发起“保卫贾玲战”,这个节目就不算恶搞。


  至于判定是否恶搞,应当建立由行业内的专业人士和观众代表组成的行业自律委员会,由自律委员会判决这个节目是否恰当,认为不适当就否定,认为无伤大雅就保护。同时,规定明确的奖惩规则,对判定不当的,给予重罚,形成自律机制。


  这种行业自律委员会在世界各国都有成功的运作先例。比如,美国对漫画出版业就有专门的行业自律机构。什么样的内容算暴力、什么样的内容道德上不正确,都有详细标准。并且有一套应对投诉的机制,这样谁有意见,也不用每次大动肝火去发公开信。而自律委员会给出的判断,综合了专业知识和公众看法,更能被理解和认可。


  我国每个文艺领域都有自己的行业协会,恐怕也有部分已经建立了自律机构或者类似的机构。但每到出了事情,该由行业协会发出权威声音的时候,我们几乎感受不到他们的存在。这种缺位,使对是非的判断缺乏了权威意见。


  此外,观众也好,读者也罢,是不是能对文艺作品更包容一些,毕竟宽容的空气更能保护文艺作品的活力。


  《庄子》其中一篇《盗跖》对孔子进行了嘲讽。《列子·汤问》中两小儿辩日的故事,对孔子也不够尊敬。明朝,朱熹存天理灭人欲的理学大行其道,但不妨碍冯梦龙在《广笑府》里拿孔圣人和七十二贤人们开涮。到了近代,社会底层的相声演员还编出个《吃元宵》,里面孔夫子已然抽大烟了。


  1936年,鲁迅出版了《故事新编》,书中收了8篇以古人为主人公的小说,包括女娲、后羿、老子、墨子等等,都是比花木兰有腕儿的正面历史人物。而鲁迅先生对他们都做了一番调侃甚至是恶搞。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