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香港书展文化现场隔墙有耳

时间:2019-02-27 08:2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香港书展每年在重复做的,就是在一段有限的时空里,再度激发人们愿意去跟“书”跟“思想”碰撞出火花的那种热情。

000.jpg

  侯孝贤在香港书展上演讲


 今年香港书展的主题很妙:“从香港阅读世界·一读钟情”,既有公共视野,又有私密情怀。说来惭愧,作为一个地道的北京人,我对北京书展毫无感情,对香港书展却情结深重,见证着它年复一年将“书、阅读、文化”这些关键词变为整个夏天最滚烫的事。那么这种不断重复的热闹背后,它的独特性究竟是什么?


  在大中华地区的书展中,香港独一无二。著名作家马家辉曾撰文指出,香港书展不仅是本土的阅读或“跟阅读有关”的文化活动,更早已成为两岸三地的一个文化合作/交流平台。他认为“这个香港品牌的两岸威名绝不逊于繁星满目的电影展或时装展”。而香港书展的品牌效应,其实源于香港的独特地位——只不过书展最能让你直观感受到香港在两岸三地文化交流中所扮演的角色,它就像个华文世界的天然磁场,吸引作家、读者、出版人以及各路文化界人士在一段特定时空中,聚在一起分享、讨论与发散。


  所以香港书展的内容从来不只是买书卖书,更有讲座、读书会,以及更广义上的文化推广。单以今年最轰动的龙应台讲座为例,这位前台湾“文化部长”将她卸任公职后的首场公开演讲放在香港当然不是偶然,撇开她个人在香港住过八年的经历不谈,大抵上只有在香港,才会出现两岸三地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各路读者挤爆一堂,三千人慕名来听一位具有分量的华人作家进行演讲这种盛况。置身那样的现场时,你感受到,她的思想具有力量。而香港,则为她的思想提供了开放的扩音场域——同样的演讲主题,关于“记忆”,关于两岸截然不同的历史诠释,放在台北书展,绝不会让这么多人听了心潮澎湃,最起码来自大陆的听众比例就不会这么高。


  读过《野火集》的内地读者或许会有这种感受:隔着三十年时空,却仿佛从龙应台对台湾毫不留情的批评里,看到了许多相似的当下现实。而香港恰恰是个中转两岸时空落差的绝佳地方,因为百无禁忌,所以在这里更容易放下偏见。那些听完她演讲的年轻人,哪怕只记住一句“倾听你不赞成、不喜欢的人”,把这心情带回去,并在漫长岁月中身体力行,就已是藉由书展所发生的无形改变。


  相对于以版权贸易为主的北京书展,上海和台北书展近年都在尝试向香港书展的模式发展,增加沙龙、讲座、互动性的配套活动等等。尤其上海书展,这两年不但国际化程度大幅提高,服务贴心程度也值得一赞(至少香港书展可没有手机充电服务),思路上则希望书香飘遍上海每个角落。但上海与香港之不同,是前者的高峰时段会让人微妙地产生某种“世博会”feel,而后者则更凝聚。


  香港的“小”,体现在书展期间反而是优势,“文化现场”的感受会更直接。你不只可以在书展期间听到侯孝贤这种大咖讲座,还会发现两岸三地各路文化名人的踪影,隔墙有耳听听大家在讨论什么,就会很清楚当年书展哪些新作最有话题性。


  熟人在这段时间空间里偶遇的几率也相当高,平日人人都忙,好不容易这两天来丰富一下精神世界,摩肩接踵低头不见抬头见,买书之外,聊天饮茶,互通有无,谈谈书叙叙旧,也是好的。那种凝聚感不只关乎于书、阅读话题和热点,更关乎阅读与人的关系。


  对比一下台北书展,那可是出了名的“最美的风景是人”的地方,但“展会”的感觉却大于“人”,单是参与讲座的热度已低一大截。很难解释为什么香港书展就是更有人间烟火气,但两岸三地人潮汹涌,无疑是它不可替代的优势。


  而《亚洲周刊》每年策划的名作家讲座系列,则是提供一条脉络,让你去重新认识一些重要作家。像今年请来的季季、陈若曦、査建英,都不是以带来新书的面貌出现,而是透过分享他们的人生与历史/时代的交缠、介入,让我们懂得他们的写作所具有的意义。


  不过,已经这么凝聚这么国际化的香港书展,在年度作家李欧梵看来似乎还可以做得更好。譬如他觉得书展该有旧书、绝版珍本和小众书籍,让爱书的人更“凝聚”。这倒相当言之在理,都市的蓬勃现代感之外,再加进一些vintage的层次,大概会更让书展的面向更宽广。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