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黄思齐:最後一滴水

时间:2019-02-26 22:0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2.jpg

摄影:沈秀臻《花莲寿丰乡》


  我是世界上的最後一滴水。


  有一次,我搭着风儿姐姐来到远方一个奇怪的村落。这个村落没有绿色,有的只是一片又一片的土黄色。一眼望去,全部都是一种颜色,这就是所谓的“沙漠”吗?我在这片土地上漫无目的地走着,风儿一来,这些可爱的沙儿便会在我身边打转。但时常转着转着便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流,浑黄色的尘埃扑面而来,使我迷失了方向。人们称之为“沙尘暴”。它是这个村庄最具特色的现象之一。


  这里的村民大多是乾枯的皮肤、布满血丝的眼睛、萎缩的身体、龟裂的嘴唇、喑哑的声音……看见了他们,我便不由得想到了撒旦。


  我在此驻足了几天,便不得不离开,因为这里的人使我感到万分恐惧,不久前发生了一件令我惴惴不安的事。


  这天,有一位带着斗笠的村民见到了我。他两个眼睛盯着我看了半天,贼眉鼠眼,嘴里还忍不住脱口而出:“鬼啊,我见到鬼了……”


  不久後,他带着一帮子村民赶来。他龟裂的嘴唇颤抖地说:“你们瞧,这个蓝汪汪的小东西是什麽……我从没有见过他!他是从外星球来的吗?嘿,小家伙,你从哪里来的?”


  我愤怒地瞪了他一眼:“你不知道我吗?我可是大地之母、生命之源——水啊!”


  不仅仅是那戴斗笠的村民,其他村民也都十分不解:“水?那是什麽,我们都没有听说过,也没有见过。”事後,他们以为我是个什麽小怪物之类的东西,对我嗤之以鼻。我在这个村庄里遭到了无数白眼与歧视,只好离开,开始新的旅程。


  乘着风儿姐姐,我来到了另一个村落。这个村落依旧是一片片土黄色,遍布风沙。我想:“沙漠之景固然美,但看多了不免也会腻。”但想归想,现实归现实,在此我遭到的待遇与第一次完全不同。


  这天我走着走着,忽然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妈妈——天哪!是水,是水!快来啊,不要放过他,我们需要他!”


  我被吓了一大跳。仅仅只有一秒钟,我便感到大地在颤抖。我缓缓地回头,发现一群村民们正以他们一生中最快的冲刺速度朝我狂奔而来。黄土卷得碎沙满天飞,各种杂七杂八的声音混杂在一起。他们有的甚至还打起来了,喁喁抢夺声、铮铮打骂声、呼呼风啸声,乱成一片。


  我觉得我自己再也没有活着的价值了。


  我的最後一次旅行,来到了一块巨大的空地上。地上密密麻麻地布满着许多的裂痕。我累了,便躺在乾涸的地上。这时,一朵云彩从上方飘过。我愣愣地问了一句:“亲爱的云彩啊,请告诉我,为什麽这个世界没有绿色、蓝色?只有冷漠乾涸的黄色?”


  云彩叹了口气:“其实你现在停留的这片土地,曾经是一片辽阔浩瀚的森林,布满了清澈幽蓝的河流。我在天上已经行走几万年了,亲眼看着人们一点一点砍伐树木,蹂躏土壤,污染河流,践踏着这块曾经像伊甸园一般的乐土!现在,是人类自取灭亡,因为他们自己愚昧的举动毁灭了这片净土。现在他们一定後悔莫及,而且就连最後一滴水——你,也要消失了!”


  闻言,我急忙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在烈日的曝晒下,我的身体正一点点缩小,变得越来越透明。我忍不住颤抖昏眩起来,天啊,我该去往何处……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睡在一个蓝盈盈明晃晃的湖面上,东方已经微微露出了鱼肚白,头上无数晶莹剔透的露珠挂在头顶茂密的绿叶上,它们唱着清脆的歌儿,愉快地往下滑着,在朝阳的折射下,万物显得那麽璀璨夺目,五彩缤纷。


  黄思齐 (Huang Siqi)


  北京市首都师范大学实验学校初一学生,今年13岁。喜爱弹钢琴、读书和写作。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