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80后作家真的令人失望吗?

时间:2019-02-26 11:2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许许多多80后写作者被他们的读者影响着,甚至衍生出服务意识,当读者们并不需要严肃的、反思性的文学时,劝作家们坚守,又是多么苍白无力。

  这两天,关于50后作家阎连科对80后作家“令人失望”的质疑开始在朋友圈传播,阎连科称自己曾对80后作家寄予了很大期望,结果却是“我们这个民族最可怕的是从80后这一代开始,文化滑下来了”。对此有人赞同,有人质疑。阎老发表此观点的背景是上月底文学评论家杨庆祥的新书《80后怎么办?》沙龙时,对80后一代的文学创作思想的探讨。


  在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担任副教授的杨庆祥是为数不多的80后文学评论家。出于对同时代的人的好奇,他在《小时代》电影第一部上映时最激烈的骂声中买了郭敬明的原著小说。与许多并没有读过《小时代》就开骂的人不同,杨庆祥觉得,批评虽然解恨,但却完全没有找到要害。他选择抱着研究的心态阅读这样一部平时绝不会买的小说,心想“这里面肯定内含了一些重要的东西,这种东西,单靠以往的文学经验和阅读经验已经不可以解释了”。


  阅读的结果出乎意料。杨庆祥本以为会对这本“浅薄、庸俗和无知”的小说完全看不下去。但事实上他却以极快的速度把这本书看完了,“真实的阅读体验颠覆了预设的文学认知”。他突然明白了《小时代》为什么能够如此受欢迎:这是一个阅读和思考分离的时代,读者阅读某些小说,可能执行的是快乐的原则,为了获得快感,并不想获得某些思考或更深层次的东西。而新一代的“作家”,尤其是80后甚至90后的作家,也不再是“忧心忡忡、蹙眉深思的大作者”,而是一些“表象化的演员”,甚至是时尚前沿的代表。


  

3_副本.jpg

  郭敬明


  郭敬明的“小时代”这个名字取得很贴切,杨庆祥认为,郭敬明巧妙地将一个“大时代”中的种种社会问题毫无痛苦感的“迷你化”,将历史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小动物,一群年轻人手舞足蹈地向观众走来,历史的“重”被刻意“轻”化了。


  实际上如果我们观察现在的“作家富豪榜”就可以发现,80后作家已经越来越多地占据前排位置:除了韩寒和郭敬明这两位常客,近两年,张嘉佳、刘同等新一代80后作家更是风头一时无两,更不用说以唐家三少为首的一批80后网络作家,他们的收入更是超过传统作家一大截,以至于不得不专门给他们列一个榜单,不然前十名恐怕一个传统作家都没有。


  细看这些占据各大畅销书榜的作家们的作品,确实如杨庆祥所说,几乎见不到有厚重感的文字和故事,类型文学和轻文学遍布,这可能是让阎连科等作家“失望”的主要原因。阎连科认为,15年前,他对80后一代写作者“充满着希望”,但现在发现这是一个“误判”,因为“这代人几乎没有反叛的地方”,同时失去了精神上的独立自主性,完全找不到他们作为一代人所发出的声音,阎连科作为一个长者觉得“这非常可怕”。


  也许阎连科、杨庆祥们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韩寒、郭敬明、张嘉佳、刘同这些80后中颇有影响力的作家们,确实都去拍电影了。写作不再是一种崇高的职业,而是一个以名字为品牌的产品之一,这也是最符合商业社会的生存法则:作家不能再躲在书屋里埋头创作了,他们是偶像,是对年轻人有着近乎个人崇拜式的吸引力,但同时,又很容易更新换代。


 

3_副本.jpg

  张悦然


  张悦然作为80后作家的一分子也有相同的感受,张悦然的小说《家》被杨庆祥称为是探讨中国当代小资产阶级的现状和出路问题的小说,小说中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一批靠个人奋斗过上“小资”生活的人却在现实生活的虚无中选择了“逃离”而不是“抵抗”。张悦然认为,现在的文学变成了清一色的鸡汤文学,“为什么出版那


  多鸡汤文学,因为读者需要。为什么读者会需要?读者需要的不再是叛逆的东西,而是像甜食能够一点点安抚心灵的东西。”张悦然丝毫不怕得罪人地说,自己的书绝不能接受一个《你的孤独虽败犹荣》(刘同畅销书)这样的书名。


  在60后作家方方的中篇小说《涂自强的个人悲伤》中,主人公涂自强是一个家境贫寒但通过自己努力考上大学的80后,他这一代人希望通过接受高等教育改变命运,却被现实的残酷打回原形——发现自己不过是社会底层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一群人。这部小说描述了底层人群失败的奋斗史,比起成功的个人励志故事或者小资情调的爱情小说,甚至是郭敬明笔下的“富二代”生活,可能更接近大多数人的生活现实,却并不受到年轻人的追捧。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