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毕飞宇:80后的花骨朵还没打开呢

时间:2019-02-26 10:4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对80后的孩子不能下结论,这些孩子,他们的花骨朵还没有打开呢。这些花骨朵,有可能25岁打开,也有可能35岁打开,甚至可能像纳博科夫那样,到50多岁才打开。

000_副本_副本.jpg


  昨晚,第四届“会师上海·90后创意小说战”颁奖典礼在上海市作家协会大厅举行,经过为期四个月的激烈角逐,来自湖南的1998年出生的选手黄先智从《收获》杂志执行主编程永新和著名作家毕飞宇手中接过总冠军奖杯和奖状。


  自2012年举办第一届比赛以来,“会师上海·90后创意小说上海战”成为一道独特的文学风景,引发了文学界对在数字化背景下如何培植青年写作者的广泛讨论。


  毕飞宇昨日在颁奖典礼上说,此次担任评委,是自己最愉快的一次,阅读的愉悦让他几乎忘了自己是评委。当获奖选手黄先智被告知获奖后,曾嘟囔了一句,可惜没有奖金时,毕飞宇立即表示,“不要在乎这几个钱。坚持写作,我会买你的书。”而对另一位获奖选手蒋在,毕飞宇更是送上了礼物。他幽默地说,“这礼物就是一句话,如果你对科学和伦理之间的关系多加关注,你的写作一定会让很多人期待。”毕飞宇对这位年轻作者不吝赞美:“你不知自己有多好,小小年纪,有那么好的文学的腔调。什么是好作家?不光要有才华,还要赋予小说好的气质。这才是大才华。”在颁奖典礼的间隙,晨报记者对毕飞宇进行了专访。


  辣评90后


  用想象瞄准远方,而不是用瞳孔盯紧大地


  记者:这次当评委,你觉得90后作品中最出彩的是什么?


  毕飞宇:我看了最重要的两部作品。这两个孩子都是写作的料。他们都具备写作的素质。


  记者:在你看来,一块写作的好料,要具备哪些素质?


  毕飞宇:一个美女必须有好皮肤。而写作者的皮肤就是文字,所以第一必须文字好,其次是身材好,即结构好,第三是谈吐,就是想象力和驾驭力。我觉得他们都到了令人相当满意的水准。


  记者:能否谈一下对90后写作者的整体观感?之前,苏童和麦家都担任过“会师上海·90后创意小说战”的评委,他们在对90后的想象力表示惊讶的同时,也对他们对现实关注的缺失表示遗憾,你对此怎么看?


  毕飞宇:我对90后写作者有所接触。单从短篇来讲,看不出什么来,如果说有缺憾,那就是这些孩子对中国大地不熟悉,这个特点很清晰,但我认为这几乎不构成任何问题。


  记者:为何你对此不忧虑?


  毕飞宇:你回头想想,我们20多岁开始写作时,不都一样吗?也是用想象去瞄准远方,而不是用瞳孔去盯紧大地。其实人对自己脚底下大地的了解,随着年龄会自然而然补上这一课。我说的自热而然,是指他要一直写。如果不写,另当别论。一直写下去,他一定知道该在哪里补上。我们也是这么一点点成长起来的。


  辣评80后


  除了你自己,谁也不会挡你的路


  记者:最近大家都在热议,“80后是失败的一代?”阎连科说,80后是懦弱的一代,你怎么看?


  毕飞宇:不能这么说,不能轻易地对一代人下结论,为时过早,其实即便对于60后,下结论也还是为时过早。我举个例子,在我发表处女作的时候,余华、格非、迟子建等早就成大名了。当时人家对我说,你们年龄差不多大,你才开始写,哪里还有你的什么空间?我说,怎么可能没有空间呢?我觉得,世上除了你自己,谁也不会挡着你的路。事实上,我当时要是不写也就不写了,但现在谁还会记得,当时谁比我早发表作品几年?这个已经完全不重要了。所以对80后的孩子不能下结论,这些孩子,他们的花骨朵还没有打开呢。这些花骨朵,有可能25岁打开,也有可能35岁打开,甚至可能像纳博科夫那样,到50多岁才打开。再比如像50后的金宇澄,谁能想到他在60岁写出《繁花》呢?


  记者:是否享受每一次做评委的过程?


  毕飞宇:我特别少做评委。为什么?做评委很容易生气,看到烂小说,真不想看,又不能不看,就很容易光火。我有过这样不愉快的经历,这次他们很照顾我,没有让我从头做起,否则我大概也会很光火,没那么好的耐心。


  辣评代沟


  最大的区别就是思维模式


  记者:你这一代作家与现在年轻作者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