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无法摆脱的时代宿命

时间:2019-02-26 06:1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000.jpg


  对新中国成立后十七年革命历史小说的评价历来众说纷纭,批判者认为其缺乏现代的审美意味和艺术蕴涵,辩解者则认为它因时代的需求应运而生,是历史的必然。由此而产生的历史虚无与实用主义的纷争更是甚嚣尘上。但问题的根本在于到底是什么在决定着十七年革命历史小说的题材、主题及表达方式?


  为什么而写


  十七年文学“历史化”的核心就是要凸显为什么而写的问题。这是关系到文学作品基本品质的关键,“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写作就是盲目和没有坚实思想 基础的”(李骏虎)。那么《林海雪原》的写作动机何在?从大的方面看,它是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现代革命合法性的历史化要求。现代中国革命风起云涌、波谲云 诡,各种政治势力此起彼伏,演绎着“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各种闹剧和悲剧。最终,初始力量薄弱的中国共产党,通过艰苦卓绝的斗争不断壮大,领导着以工农大众 为主体的人民解放军取得了胜利,建立了新中国。历史总是由胜利者所书写,因此新中国成立后的革命历史小说必然要以共产党领导的民族独立与解放事业为核心题 材,以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和英勇献身为人物目标,以共产党领导劳苦大众推翻剥削阶级为叙事主题。如此一来,《林海雪原》的主题设计便一目了然:以少剑波为 代表的共产党人,紧密联系、组织、依靠劳苦大众,带领神勇的剿匪小分队克服种种困难,铲除了散布在牡丹江林区的国民党土匪残余势力。从小的方面看,《林海 雪原》是作者对那段光辉岁月的无限怀恋,对一同出生入死的战友的深深缅怀。在小说后记中,曲波无限深情地表达了对战友们的敬佩和思念,“当我在医院养伤的 时候,当我和同志们谈话的时候,我曾经无数遍地讲过他们的故事”,这也是促使他最终决定把林海雪原的斗争写成小说的最初的和直接的原因。当然,不可否认的 是,正是这些具体生动的英雄个体,这段火热滚烫的战斗经历,构成了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现代革命的滚滚洪流。因此,作者在对战友和战斗生活的缅怀中,时时不忘 的依然是对党的歌颂和崇拜,以形象生动的方式强化了对中国现代革命合法性的确认。由此可见,“为什么而写”的问题,是对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 话》中提到的“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的提纯和升华。


  写什么


  为了凸显党的英明和人民军队的战无不胜,小说着重从两个方面展开。


  首先,突出阶级矛盾、表达阶级仇恨,做到爱憎分明。小说开篇即进入主题,第一章“血债”,描写了杉岚站全村被匪徒烧毁,工作队、积极分子及村民 被残忍杀害的悲惨一幕,直接将敌我双方水火不容的阶级仇恨推到前台,拥护与仇恨的情感立判,正义与邪恶的阵营瞬间构筑。小说在后来的章节也重复性地叙述了 类似的情节,如夹皮沟和库伦比屯的故事,进一步渲染了国民党土匪祸害百姓、共产党和解放军爱护百姓的情感基调。除此之外,小说还塑造了单个的人物来构筑这 种截然相反的情感倾向,如蘑菇老人、棒槌公公、姜青山,他们在土匪的迫害和逼迫下穷困潦倒、陷入绝境,是共产党的出现拯救其于水火之中,进一步强化了共产 党是穷苦人解放的带路人的思想认识。需要指出的是,为了呈现阶级仇恨的临界情绪,小说对暴力本身的叙述毫无掩饰,无论是我方被残酷杀害,如“西山坡的大盘 龙松上,吊着九个同志的尸首……都用刺刀剖开了肚子,肝肠坠地”;还是敌方遭到严惩不贷,如“蝴蝶迷从右肩到胯下,活活的劈成两片,肝肠五脏臭烘烘地流了 满地”。虽然在叙述语气与语言色彩的选择上判然有别,但其直触身体的暴力渲染却毫无二致;而且同样的暴力,在我方遭遇时唤起的是悲伤和痛苦,当敌人承受时 释放的却是痛快与淋漓。这不得不让人惊叹革命道德化所获得的惊人力量。


  其次,以具体情节为基础,充分展示共产党人面对困难的姿态、认识与行动。第一,对小分队战斗集体的颂扬。通过有代表性的剿匪战役展示正义必胜、 邪恶必败的革命铁律。四股土匪的共同本质是凶残狡猾,其头目许大马棒、座山雕、九彪、马希山更是阴险毒辣,而且除九彪外,其他三股土匪被赋予了各不相同的 天堑要塞:奶头山的险峻、威虎山的庞杂、基密尔草原的一马平川。无论从主观还是客观来看,剿匪任务都显得困难重重。然而,对诸种困难的渲染主要是为了衬托 剿匪小分队的英勇善战和足智多谋。敌人越是凶狠狡诈,越能说明取胜的小分队是多么地智勇双全,正是在这紧锣密鼓的四次战役中,小分队听从指挥、忠诚团结、 集体协作的精神得到了塑造和完善,呈现出一支正义之师、勇武之师和胜利之师的杰出典范。第二,共产党人的光辉形象得以构建、刻画得生动逼真、光彩照人。小分队的领导者少剑波是党的形象代言人,他不仅年轻英俊、机智多谋,而且情感细腻、心怀天下。他的智谋代表的是党的英明,在四次典型的剿匪战斗中,分别运用 了雪夜奇袭、深入虎穴、将计就计、调虎离山的战术,真正做到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均取得了以少胜多的非凡战绩。他的年轻英俊代表的是党的青春与活力,几千 年来,中国人民被死死地统治在一种暮气沉沉的封建制度下不得喘息,现代以来,尽管革命派别风生水起,但真正能与传统因袭彻底割裂的少之又少。共产党作为一 支新生的政治力量,从异域吸收先进的理想和信念,彻底打碎传统枷锁,以底层人民为基础建立起自己的组织与军队。所以,这是一个代表了崭新的面貌、生活、思 想与希望的政党,它青春洋溢、活力无限。当然,少剑波之外,小说还着力塑造了在党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他们个个赤胆忠心、勇猛无敌。如善 于攀岩的栾超家、健步如飞的孙达得、胆识惊人的杨子荣、不让须眉的小白鸽。其实早在建队之初,代表党的意志的何政委就已经对队员们做出了政治判断:“今天 的作战,突出地要求孤胆。胆的因素有三:一是觉悟高;二是武艺高智谋广;三是体格强力气大。”而队员们也纷纷将党的英明教导看作他们取胜的首要法宝,后记 中写到,在胜利会师时,面对战友的称赞杨子荣不以为然:“你们别瞎嚷嚷,别算错了账。没有党领导的大革命,我老杨还不是个雇工?!不是党教育、培养了我的 侦查本领,我老杨根本没有本事对付座山雕。”如此看来,无论是就集体而言,还是就个体来说,都充分洋溢着共产主义信仰所拥有的魔法般力量;这在某种意义上 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除少剑波等少数几人外,小分队几乎完全依靠意志、胆魄和信念来战斗,习惯于以口号表决胜过策略性分析,因为他们很多时候不需要思考,只 要跟随党的指示行动就足够了。


  怎么写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