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不妨给自封的诗王们一些包容

时间:2019-02-26 03:1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自封的世界诗王,听起来的确乖张,以不逾矩之年而逾矩,算是生活在自我的世界里。对于世间狂人,若才华横溢,鼓掌待之;若虚无缥缈,旁观一下,不打扰,也就好了。

000_副本_副本.jpg


  自称“诗王”的周国志 (图片来自网络)


  近日,成都有一个自称“世界诗王”的人,言语间放眼全球,唯我独尊,架势着实不小,也算是奇人一个。翻开网上的评论页面,嘲讽之声不绝于耳。笔者却以为,不妨给这位自封的诗王多一点宽容。毕竟,吹牛不用上税,自戴的高帽也不违法,由他去,亦是一景。


  这位自封世界诗王的狂语是在他的七十大寿宴席上发表的,早在2006年,他出版诗集不成,便自封“成都诗王”,悬赏10万寻找比自己的诗写得更好的人。十年间“诗王”可谓花费心思无数,始终没红起来,却也通过参加《梦立方》《一战到底》等综艺节目,以及上网发帖等,算是积累了些微传媒界的朋友。其实,谁人不知是笑话,谁人不知是炒作,谁人不知是场戏,且观且捧哏,“诗王”的“新衣”也就穿上了。


  历朝历代,都有狂人。今朝狂者,却与古代狂人似乎大不一样。比如魏晋时期的千古醉人刘伶,其酒量、酒德、酒疯都堪称一绝,人送绰号“天下第一酒鬼”、“饮坛北斗”。此人酗酒狂放,居然在官邸一丝不挂喝酒,朋友来了也照旧,人们讥讽他,他却说:“我把天地当做房屋,居室当做衣裤,诸君为什么钻到我的裤子中呢?”世人不理解,但无妨刘伶以《酒德颂》流芳百世。还有一个是以结绳而治的明末书画家、文学家归庄,此人出身倒是不差,其曾祖父乃大散文家归有光,可是归庄却因看重名节不肯归顺清朝而后来穷困潦倒。他与夫人也是乖僻,居然在坟地里搭建茅庐,自题一联于堂上:“两口居安乐之窝,妻太聪明夫太怪;四邻接幽冥之宅,人何寥落鬼何多。”归庄绰号“归痴”,人们喜爱他的行草书文却又不敢示人,已然说明此人的奇特。


  狂人有狂人的性格,也有狂的本领。固然有一些不为世人所理解,却也正常。便是笔者,因媒体工作之便利,也认识一些狂人。湘人某君,大学肄业,虽无常职,但也以某理论创始人自居,认为他的理论解决了世界经济运行的重大难题;对于大家的不理解,他自我解释为对他理论的理解不够深刻。某君人品不坏,见人温文尔雅,行文则善于为自己抬桩,要说一点才华都没有,那是假话;但要说他的理论果真撼动学术界,也是假话。他的那些理论,至少以笔者的学术水准,不觉出奇。某君也曾介绍他的同道相见,同样是拿出一本书,认为解决了哲学重大系统性难题。笔者翻阅一看,不过是西方一些理论的变种,遂再无谈话必要。


  然而,每每相遇今之狂人而倍感失望之后,也开始反思,难道我真的看懂他们?难道我自己就一定是正确的,而对方就一定是错误的?怕也未必。只能说自己做好自己的,对于别人的狂妄,便姑妄听之。不能说每个狂人都无本事,每个狂人又都如他们所言很有本事,也许诸多狂人中有三五个真才实学的呢?也许真有文章能流传经年?不能把人一棒子打死,要给世间怪才一个发声的机会。当然,在如今移动互联网日渐发达的年代,世间怪才出头的机遇可谓前所未有,但凡有点真才实学,把怪才的内容为王与新媒体平台结合起来,以当今世人的容忍度、新奇度,还是有市场的。若实在无市场,只能说明怪则怪矣,才华却是无的。


  自封的世界诗王,听起来的确乖张,以不逾矩之年而逾矩,算是生活在自我的世界里。对于世间狂人,若才华横溢,鼓掌待之;若虚无缥缈,旁观一下,不打扰,也就好了。包容,是一门学问。因为,兴许别人也是在包容你自己。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