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北岛:诗人要谨记自己的身份

时间:2019-02-25 22:2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在领取主办方颁发的“终身成就奖”后,他发表感言:“诗人最重要的是永远保持警惕,永远谨记自己的身份,不要因为荣誉、金钱,忘记自我。”

00_副本_副本_副本.jpg


  北岛


  “为什么此刻到远古/历史逆向而行/为什么万物循环/背离时间进程/为什么古老口信/由石碑传诵/为什么帝国衰亡/如大梦初醒/为什么血流成河/先于纸上谈兵/为什么画地为牢/以自由之名……”8月8日下午,著名诗人北岛现身深圳海上世界胡桃里音乐餐厅,出席“第一朗读者”跨界诗歌活动,为深圳读者朗读了长诗《歧路行》的《序曲》部分,这是他看重的近作。


  受到深圳读者热烈追捧的北岛先生,安静,温和。在领取主办方颁发的“终身成就奖”后,他发表感言:“诗人最重要的是永远保持警惕,永远谨记自己的身份,不要因为荣誉、金钱,忘记自我。”和记者谈到当下80后、90后诗人的创作状态,他表示忧心:“他们中间好多人不读诗,虽然他们也写诗,可是根本不认真读诗,不认真读,就很难对诗歌有真正的理解。有些年轻诗人写诗也太随意。”


  “《歧路行》是一个开始”


  在诗会开始之前,北岛先生在饭桌上和众人聊天,提及他将登台朗读长诗《歧路行》的《序言》,他说:“因为这首诗是一个开始。”


  2007年,北岛接受香港中文大学的聘请,结束近二十年的海外漂泊之旅,定居香港。香港诗人廖伟棠曾撰文称:“北岛说他之前并没写过真正意义的长诗,到香港后,渐渐从多年动荡中沉静下来,常有想写的冲动,想弄明白过往的一切意味什么的冲动,在朋友激励下,他开始试着写《歧路行》。亲历的重大历史事件和漂泊的个人命运,或平行或交织,成为他新作的推动力。两年写了10章,大约500行。中风突发,写作被中断。”


  《歧路行》发表于2012年春季号《今天》“飘风”特辑,次年,北岛以此诗获得第11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作家”提名。主办方给出的提名理由是:“‘一座不设防的古城/惟有反抗的命运——/让心握成拳头/向失败者们致敬’,《歧路行》中,我们能看到诗人一如往昔的铿锵之音,而纷繁的意象、子弹穿梭一样密集的排比更推出雄浑的气象。相较于短诗,长诗无疑更是‘华山论剑’,非到一定功力者不敢试水。除技艺、认识上的积累外,语言如何把握、消化历史经验也是一个关口。如何用诗的方式来整理这段特殊历史,身为诗坛老将的北岛一定如鲠在喉,视之如一项必须为之的事业。”


  不少读者关心北岛先生的身体,关心他被中断的长诗写作,8日中午,和众人餐叙的北岛说话慢条斯理,语音清晰,他微笑着说:“三年前我中风了,现在恢复得还不错,不过写得少了。中风影响了语言能力,包括语感,诗歌的那种复杂性,现在感觉难以驾驭。我现在写的,大多是短序,比如刚刚出版的我编的《鱼乐:忆顾城》的序,今年7月出版的《北岛集》三联版小序。”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北岛集》三联版小序中,回顾自己的写作历程,北岛同样使用了“歧路”一词:“我总体愚笨。在七十年代地下文坛,他们出类拔萃,令我叹服,幸好互相取暖,砥砺激发。我性格倔强,摸黑,在歧路,不见棺材不掉泪。其实路没有选择,心是罗盘,到处是重重迷雾,只能往前走。”


  “我的画和我的诗一个风格”


  北岛先生还透露,因生病减少写作之后,他开始画画,“这是另一种语言,”他笑称,“我的画和我的诗一个风格。”有无考虑在几年后出一本诗画合集?北岛回答:“我画得很慢,两三年后吧,看能不能办一个画展。”有惯于玩手机自拍的年轻记者追问,手机里有无保存画作照片,北岛说“没有”。


  谈及手机、互联网,北岛感叹,微博还没用上呢,微信又出来了。他说自己最近才刚刚用上微信,但朋友圈几乎只限于家人,完全是为了联系方便。有年轻人问:“您不用微博、微信这些,不担心和社会脱节?”北岛先生笑答:“就是要摆脱这些过多的信息,现在不是信息不够,是信息泛滥啊。”


  66岁的北岛依然忙碌:讲课,写作,编书,筹办“香港国际诗歌之夜”,他自言:“要说吧,这个年龄该到做减法的时候了,我却停不下来,节奏还是快了一点,要慢下来才好。也常常感觉体力不够。”说现在也尽量减少社会活动,极少接受媒体专访,但有些是朋友的邀请或介绍,那也“没办法”。说到采访,他为拒绝了不少记者的专访请求而过意不去:“真的好抱歉,我嘴笨,一直就嘴笨,现在精力也不大够。”和面谈相比,他更愿意笔谈,“那样准确一些”。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