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拉美“爆炸后”,巴拉圭文学姗姗来迟

时间:2019-02-25 21:2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巴拉圭作家胡安·曼努埃尔·马科斯不仅是上世纪后半叶巴拉圭文学的代表作家,而且是拉丁美洲文学“爆炸后”重要代表作家之一,而《甘特的冬天》则是爆炸后文学的典范之作。

00.png


  胡安·曼努埃尔·马科斯(Juan Manuel Marcos,1950-)


  

00.png


  《甘特的冬天》(校点本)


  作为译者,当《甘特的冬天》的中文本摆在面前时,我们首先想告诉读者,巴拉圭作家胡安·曼努埃尔·马科斯不仅是上世纪后半叶巴拉圭文学的代表作家,而且是拉丁美洲文学“爆炸后”重要代表作家之一,而《甘特的冬天》则是爆炸后文学的典范之作。如果论及它最大的诱人之处,那就是其“有别于任何一部拉美爆炸后文学作品”的特性。


  译者缘


  送上门的“爆炸后”文学经典


  上世纪7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脚步,为世界瞩目的拉美“文学爆炸”各种流派大量的优秀作品被纷纷介绍到中国来,短短10多年间,一些拉美文学大国,比如墨西哥、阿根廷、哥伦比亚、巴西等代表作家的名著几乎全部被翻译成了中文。一时间中国广大读者痴迷地阅读起了加西亚·马尔克斯、巴尔加斯·略萨、卡洛斯·富恩特斯、胡里奥·科塔萨尔……而创作界也不甘落后,不少的作家言必称魔幻现实主义,评必提《百年孤独》,甚至惊愕地发现:“哦,原来小说可以这样写!”于是从此自己的创作中,便自觉不自觉地掺入了拉美文学的成分。其最典型的代表,自然是我国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


  但是对拉美文学的介绍,我们也不无缺憾,那就是对有的国家的作品触及甚少,巴拉圭文学乃其一。或许是因为我们同这个国家未有外交关系、缺乏交流之故,所以在我国长期的拉美文学热中,也只翻译了它的一部作品:奥古斯托·罗亚·巴斯托斯的《人之子》。


  现在有件事要弥补点儿这一缺憾了。去年秋天,我突然收到一封署名何塞·纳瓦罗的来自巴拉圭的邮件,邮件直接说明希望我翻译巴拉圭北方大学校长胡安·曼努埃尔·马科斯博士的一部名叫《甘特的冬天》长篇小说,并且主动提出:不收版权费,还资助4000美元。我发现这是一部很有特色的拉美文学作品,而作者又在世界文坛上以研究“爆炸后”文学而享有盛名,于是我和我的学生王小翠决定合作翻译这本书。小说出版于1987年,一版再版,不断修改完善,并陆续被译成20几种文字,到2013年的这个版本,则演变成了评点本,既除了小说本身之外,又由美国的巴拉圭文学专家刘易斯加上了评点性的前言、注释、参考书目和详尽的索引。这在拉美的小说史上尚属首次。


  作为译者,当《甘特的冬天》的中文本摆在面前时,我们首先想告诉读者,巴拉圭作家胡安·曼努埃尔·马科斯不仅是上世纪后半叶巴拉圭文学的代表作家,而且是拉丁美洲文学“爆炸后”重要的代表作家之一,而《甘特的冬天》则是爆炸后文学的典范之作。不仅如此,马科斯还是拉美“爆炸后”文学研究的权威人物,评论界认为,至今他是唯一一位研究拉美文学从“爆炸”向“爆炸后”过渡,并且划清了这两个阶段界限的学者。他的两部作品,《从加西亚·马尔克斯到“爆炸后”》和《罗亚·巴斯托斯,“爆炸后”文学的先驱》,在拉美也备受推崇。


  新话语


  多声部的巴拉圭语义世界诡谲而斑斓


  《甘特的冬天》不仅被认为是巴拉圭40年来最重要的文学作品,而且被该国教育部宣布为学校教科书。如果论及它的最大的诱人之处,那就是其“有别于任何一部拉美爆炸后文学作品”的特性。


  《甘特的冬天》开篇即讲述了一个卡拉伊人悲剧性的预言。在南美中、东部的图皮瓜拉尼人中间,卡拉尼人是个特殊的被西方殖民者称作异教徒和撒旦之手的属灵群落,颇像许多北方民族中的萨满师,掌管世人和天堂的沟通。他们从一个部落漫游到另一个部落,向世人宣讲末世的预言:“世界是邪恶的”,“大地是丑陋的”。人类应摆脱目前的邪恶、丑陋的现状,去寻找无恶之境,复归于大洪水之前与天使共享的乐土。这个预言隐然构成了故事的基干,它与科连特斯小城中的两个家族的命运、即全书的结构紧密相连,起着主导、收束全篇的作用。当然,在小说令人眼花缭乱的语义层面上,卡拉伊人的预言同样与内容紧密相连。比如与这个预言相平行而居次要地位的有一个来自旧大陆的巫术话语体系。这一话语体系虽然在《甘特的冬天》中篇幅不多,但通过一个疯女人展示女巫做法的场景,亦便有声有色地勾勒出活跃于民间的这一异教文明传统


  历史与现实并置,多语、杂语在小说的诸多场景中产生多声部的对话效果,构成《冬天》另一类蕴含丰富的语义层面。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