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韩寒不是人,只是一件工具

时间:2019-02-25 19:3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韩寒只属于我们现在这个时代,他是时代的英雄,也是时代的小丑。从这个意义上说,郭敬明不配做韩寒的一生之敌,因为郭只有商业上的成功可以夸耀。

00.png


  我自己看看这标题,觉得你愿意怎样解读都可以,肖鹰教授说韩寒是反智主义的招牌,招牌自然是工具喽;反过来,挺韩的人们,把韩寒当作“有野心的青年人”的代表,是他们用来“反体制”的偶像,又是不是在工具化韩寒呢?


  事实就是这样复杂。


  我在前年编《话题2012》时,收入了两篇看上去立场截然相反的专题文章:一篇是施爱东的《“寒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一篇是断桥的《破壁人——“韩三篇”风波》。两篇文章我都欣赏,都推荐,因为只有两篇合而观之,你才能看出“韩寒”这个符号,在当下中国社会生活中,呈现出的复杂面相。


  韩寒,这个年方卅二的年轻人,身上已经附着了太多的内容,美誉与污名,追捧与嘲骂,选择不同的立场,有时甚至成为亲朋戚友之间的分界线,断交点。但这种站队毫无意义,就像那些毫无意义的比拟,说他是张铁生?是遇罗克?那真的只是你自己创伤记忆的投射。


  韩寒只属于我们现在这个时代,他是时代的英雄,也是时代的小丑。从这个意义上说,郭敬明不配做韩寒的一生之敌,因为郭只有商业上的成功可以夸耀。


  我已经故世的老乡陈三,曾经在《小时代Ⅰ》上映时发过一条微博,以支持富顺二中校友的名义,承诺凭电影票根可以来餐厅打个折啥的。此言一出,几乎所有亲朋都劝他收回,三哥,咱们是清白好人家,犯不着跟那谁绑一块儿,丢人。三哥赶紧就删帖了。试想,将郭敬明换成韩寒,挺他劝他的,想必是一半一半,断不致是这样一边倒的场面。


  这说明什么?说明郭敬明还没有被彻底工具化。或许他在某些“利益集团”眼里,是一棵摇钱树,但在没有直接利益关系的人眼中,他无法用来表达一种理念或立场。“我喜欢郭敬明”或“我讨厌他”或许只显示一种年龄的区隔,“我喜欢韩寒”或“我讨厌他”却意味深长,可以引申出无穷的含义:对体制的态度,对大众的态度,对科学主义的态度,对媒体的偏好……当“韩寒”两个字能够衍生类似“上海人”、“河南人”的标签化效应时,他就已经不是一个“个体的人”,而是一种象征性的符号,一件用来表达立场与理念的工具。


  这一点也可以从两位80后偶像与粉丝、对手的关系上看得出来。当郭敬明挺身应对周黎明等影评人对《小时代》的质疑时,他的反应与其粉丝对周黎明的围攻是高度一致的,水平一致,表达也一致,完全可以视为教主与信徒的一体。即使是《人民日报》上出现对《小时代》的批评,也不会产生“路转粉”的效应,郭敬明永远不会成为批评体制的一面旗帜。而韩寒就不一样了。


  说说我自己的感受,如果单独看待“韩寒制造”的各种产品,小说,杂文,电影,访谈……我都可以云淡风轻,一笑置之。他虽不是我的菜,但可以是别人的佳肴。只是一旦韩粉与韩黑构成对峙(这种局面十年来无数次上演,而且愈演愈烈,肖鹰与中青报只是最近的一次),他们的言论总让我怒从心头起,恶往胆边生,而且效应总是相反的:挺韩的,类似“高级黑”,说的话常常让人耻于与之为伍;倒韩的,如方舟子与肖鹰,却更像是韩方的卧底,马上就能让人觉得韩寒又受到了不公正的打压,又遭到了体制的威胁,于是韩寒又还原成了一个无助无辜的小镇青年。


  难怪有人说“郭敬明是中国的现实,韩寒是中国的理想”,是因为前者卖名牌,后者卖情怀?殊不知名牌可以是一种情怀,情怀也当然是奢侈的品牌。在我看来,他俩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同样代表着中国从小镇到都市这条漫长的生活风景带的现实一种。郭敬明代表着忽略与遗忘,他只负责“个人梦”,靠自己打拼努力上位成功,用物质彰显理想的终端;而韩寒代表一种回归的姿态,纵然他比绝大多数同龄人都过得丰裕,却仍然会用“屌丝”、“臭公知”给自己贴牌。前者以提供了多少就业机会自豪,后者以不与平庸妥协为傲。他俩适应着从小镇迈向都市的这一代中国青年不同的欲望与情绪,向上爬有郭,回眸处有韩,像中国传统士大夫的儒道互补一样,韩郭互补,一个既向往名牌,又崇尚情怀的“中国青年”便跃然眼前。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