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陈楸帆:科幻最大的作用是提出问题

时间:2019-02-25 19:3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我认为科幻小说或者说科幻作家不应该具备解决问题的功能,当然我们可以提出建议,但这些建议是否存在可执行性我深表怀疑。科幻最大的作用是提出问题。

00.png


  陈楸帆


  “植物人与蠕虫的意识互相融合;女孩的父亲变成一只白毛蓝眼的波斯猫;天生生理缺陷的女孩却成为G女神;世界上唯一买彩票获得冬眠权限的人在300年后醒来;男人在女友去世后换上她的眼睛,看她曾经看过的世界;仿生学测试极大地满足了人的动物性需求,达到感官的极致体验;一场诡谲的人鼠大战,人类虽胜犹败,鼠军却步伐统一地跌落海面……”这是陈楸帆小说集《未来病史》的豆瓣介绍,单看这样的故事情节:奇崛的构架、尖端的科技、对于未来的想象和人类生存的臆测,科幻小说的种种元素显露无疑。陈楸帆,这位以现实主义和新浪潮风格著称的科幻作家,近日将自己5年来的16篇中短篇小说集结成书,再一次阐释“异化”主题。


  对于很多科幻小说读者而言,陈楸帆是被他们称为“大神”的那种人。他多次斩获国内的中国科幻银河奖、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是第一批作品被翻译成其他语言的中国科幻作家,小说《丽江的鱼儿们》更获得了第二届科幻奇幻翻译奖最佳短篇奖,这也是该奖项首次授予中国作家。更重要的是,他小说中反复探讨的“异化”主题让许多读者在感觉荒诞、恐惧的同时,总会不由自主地反观我们生活着的这个世界和生活在这之上的人类的未来。


  《未来病史》,既有未来,又有历史,陈楸帆用这个书名概括自己在这一阶段创作的主题———科技对于人的异化,包括人在科技高速发展时代扮演的角色。“‘未来病史’这个标题其实有一种矛盾的感觉:又是未来又是历史,时态比较微妙,是希望以一种未来完成时的角度回过头来,看在人类发展的各个阶段,以及它对人本身心理的、生理的、社会学的、包括世界的宇宙的关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和变化。”他想要探讨的是,“科技介入之后,人类如何定义自身,以及界限在哪里的问题”。


  “对于我而言,在自觉与不自觉间,我在创作里确实贯穿着这样的一个母题/主题/意象:异化(Alienation):生物学上的变形、疾病或变异———心理学上的疏离、扭曲、分裂———社会体系/人际结构上的隔离、对立、变迁,以上三种层次的异化经常出现在我的小说里(单一或组合),而技术变革作为其诱因或结果出现。”陈楸帆热衷“异化”主题,事实上这也是他对科幻小说这个文类钟情的原因,“可以从一个极端真实的语境出发,通过可理解的、逻辑自洽的条件外延及思想实验,将文本中的情节、人物推向一个极端超现实的境地,从而带来一种惊异感(SenseofWonder)及陌生化(Estrange)效果。”


  科技与人类,二者关系一直是科幻作家一而再、再而三挖掘的话题,科技发展带来的究竟是人类的便捷、还是在有形或无形的异化中让人类的生存处境、心理困境更为凸显?在陈楸帆的故事里,这种思索有着更为切实的当下性。他不喜欢自己的科幻写作场景放置到无边的未来或者缥缈的虚空中,更喜欢将它安置在正在发生的当下,这也是他以“现实主义科幻”风格著称的原因。“从一开始写作我就比较倾向于这种风格,我不太喜欢那种特别玄虚的感觉,我觉得会不接地气或者离每个人的生活比较远,至少我会觉得缺少共鸣。”于他而言,“当代中国这个大背景,是一片异化的最佳试验田,这也是我就算发表有困难,也执着地思考、体验、书写中国科幻(伪科幻)故事的缘由。”


  科幻却现实,这种风格的形成与陈楸帆本身从事的工作也相关。他一直从事互联网行业,曾经在谷歌和百度就业多年,让他对于科技的前景比较敏感。“我现在做的是动作捕捉和虚拟现实,在这个环境下,我发现技术上的变化和突破,它所带来的对人的影响是比较深刻的,而且这种影响要比我们在科幻作品中看到的深刻许多。”这种影响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异化,“互联网到来之后,人们已经习惯将网络作为自己接受信息的工具,在这个过程中,许多异化其实已经悄无声息地发生了。”


  “科学是人类所创造出来的巨大‘乌托邦’幻想中的一个,这并不是说我们要完全走向反对科学的一面,科学乌托邦复杂的一点是它本身伪装成绝对理性中立客观的中性物,但事实上却并没有这样的存在,科幻就是在科学从‘魅化’走向‘去魅’过程中的副产物,借助文字媒介,为大众构筑起某种关于科学的想象。”正因为科幻是科学在“去魅”过程中文学的产物,陈楸帆认为科幻最大的作用是“提出问题”。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