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格非得茅奖:以后不写三部曲

时间:2019-02-25 17:4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一个作品得奖,或者不得奖,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即使得奖也并不就意味着这作品好到了什么程度,没得奖也不代表这个作品就不好。

  8月16日下午2点,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结果公布,格非的“江南三部曲”赫然在列。记者第一时间连线格非,聊获奖感受,也谈创作历程。


  从《人面桃花》、《山河入梦》到《春尽江南》,格非写了近20年,读者也追了8年,每一部的推出都引发了文坛的巨大关注和热评,有评论甚至称它“点燃了对中国文学的希望”。然而,这三部曲的长时段写作实在是太疲惫了,格非声称以后绝不会再写三部曲了。然而,获得茅盾文学奖就像是“江南三部曲”在另一种层面上的完结和回响。


  格非得茅奖:以后不写三部曲


000.jpg


  格非,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着名作家。


  记者:“江南三部曲”获得茅盾文学奖,在你的预期之内吗?


  格非:相对来说,我属于比较谦虚的那种人,所以不会去做这样一个预期。茅盾文学奖一共有60多位评委,他们每个人的评价尺度、风格喜好等不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见。所以,一个作品得奖,或者不得奖,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即使得奖也并不就意味着这作品好到了什么程度,没得奖也不代表这个作品就不好。我个人对文学奖项一直是这么一个态度,我也不是特别关心。当然,能够得奖我肯定还是高兴,但我不会特别针对它去做预期和判断。


  记者:“江南三部曲”的整个写作,从构思到最终完成,一共持续了多长时间?


  格非:从上个世纪末《欲望的旗帜》写完以后,就一直在酝酿这个作品,前后加起来有近20年的时间。最开始我是想写成一个类似地方志的作品,但很快就放弃了,之后才产生要写成一个三部曲的想法,三部作品分别取三个断代,第一部是辛亥革命,第二部取20世纪50、60年代,第三部放到新世纪。当然,在写的过程中社会本身在变化,我个人的心境也在发生改变,所以也会不断去调整整个三部曲的构思。整个过程持续非常长,所以我说以后可能会去尝试很多东西,但绝对不会再写三部曲了,因为写三部曲实在太累太累了。现在,它终于有了一个结果,大家觉得还可以,评委们对它也有所肯定,我个人还是觉得挺开心。


  记者:在阅读“江南三部曲”的过程中,除了你提到的人物衔接,以及在时间上的连贯性之外,我注意到你在不少主题上也有持续的表达和发展。


  格非:你说得很准确,在这三部曲中确实有关于主题的承继。当年姜文在上海的时候,我们在宾馆里有过一次交流。他问我这三部曲打算怎么写。我说,在第一部中我可能会写一个封闭的小村庄,然后写到第三部曲的时候,它会变成一个中等城市。当时听了我这个构思,姜文就觉得很有意思。实际上,在三部曲的叙述中是三种事件经历,第三部写的是所见式,第二部是所闻式,第一部是所传闻式。所见,就是自己看到的,当下的;所闻式意味着我虽然没见过,但是我可以从我父母一辈那里打听到;而所传闻式就是连我父母也没见过,接近一种传说。这三部曲一部比一部远,但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地方没变,人没变,世界变了。我就是想在三部曲之间通过一些主题的关联呈现,把百年来的社会变革和人生感触都衔接起来。这个其实很不容易。


  记者:从《人面桃花》到《春尽江南》,花家舍作为一个“乌托邦”一直贯穿在三部曲中,但在第三部作品中,花家舍已经变成了一个“精神病院”式的存在,这是不是跟我们这个时代对乌托邦话语的疲惫有关系吗?


  格非:对,“江南三部曲”中很多都变了,但有一个场景一直存在,就是花家舍,它在每部作品中都占据了很大的篇幅,但它不见得就是一个乌托邦。起初为三部曲取名字的时候,很多人都建议我用“乌托邦三部曲”,对此我是否定的。因为“乌托邦”这个词在今天已经变形了,就像一个商人只要花点钱,都可以建一个所谓的乌托邦。但这个乌托邦和我们所说带有文化理想的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或《桃花源记》中的乌托邦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它已经变成了一个消费性的东西了。所以在写《春尽江南》的时候,我对花家舍做了一点变化,我也更想这三部曲有一个更为传统的命名,所以最后取了“江南三部曲”。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