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杨炼:思想才是诗之根基

时间:2019-02-25 15:3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有深度即有思想,观他人所未观,言他人所未能言。耐咀嚼即精美,讲究形式,甚至讲究到形式主义的程度。

000.jpg


  杨炼


  杨炼,1955年出生于瑞士,成长于北京。上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写诗。1983年,以长诗《诺日朗》轰动大陆诗坛,其后,作品被介绍到海外。1987年,被中国读者推选为“十大诗人”之一。1988年,应澳大利亚文学艺术委员会邀请,前往澳洲访问一年。其后,开始了他的世界性写作生涯。


  《周年之雪》是诗人杨炼的自选集。该书分为“诗”与“文”两卷。“诗”又分为:抒情诗、组诗、新古典诗、实验诗、长诗选章五辑,诗人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代表作,如《房间里的风景》《无人称的雪》《诺日朗》《大海停止之处》等悉数收录;“文”则选了最具代表性的《十意象》《骨灰瓮》《我,兰陵笑笑生》等作品。这些“诗”与“文”全面展现了杨炼创作成熟期至今风貌。


  受访人:杨炼(诗人)


  采访人:解慧


  

000.jpg

  《周年之雪》杨炼 着,作家出版社,2015年4月版


  生存和写作息息相关


  问:是何机缘使您成为一位诗人。从1974年至今,您一直深耕于诗歌领域,创作了很多影响人心灵的诗歌。对比早期的作品,如今的作品在创作风格的脉络上有无变化?这种变化从何而来?


  答:我这一代诗人的特征是:生存和写作有血缘般的紧密联系。于我而言,“文革”、插队的惨痛经验,上世纪80年代文化反思,让我接触到大地的厚度。上世纪90年代至今的海外漂泊,让我接触到大海的深度。以此观之,我的创作没有转折,只有深化。我每一部作品全然不同,却有一条清晰的思想脉络:发出自己的天问。我的中国诗作的厚重、海外初期短诗的锋利,甚至近期写作的新古典式成熟,都是“我”内心之旅不停加深的层次。我希望,这些都呈现在《周年之雪》中。


  思想才是诗之根基


  问:诗歌的美学表现有很多层次,而您所作的长诗都是有结构的组诗,您是怎样看待结构对诗歌的影响?


  答:结构是诗意表述的最深层次。犹如建筑,砖瓦深处,是建筑结构的设计,那决定了整个空间的基本状况。读我的诗,无论长短,只有读到结构层次,才能把握住根本诗意。


  问:一直以来,您都在提倡诗人要作有深度、耐咀嚼的中文诗,什么样的诗在您的眼中是属于有深度的诗?您自己作的诗是有深度且耐咀嚼的吗?


  答:有深度即有思想,观他人所未观,言他人所未能言。耐咀嚼即精美,讲究形式,甚至讲究到形式主义的程度。我希望我的每行诗都经得起最严格的审视。


  问:至今,您数次获得国外的诗歌奖和文学奖。又2次以最高票当选为国际笔会理事。对此,请您谈谈为何您的诗歌在国外如此受欢迎。您的诗歌究竟有何魅力,或者说您的创作核心是什么?


  答:对我而言,“好”的含义,最重要在于耐读。一首诗完成后,要经得起重读,且不停构成后人的灵感,这才是“好”。


  我走遍世界,和不同文化交流,靠的只是我诗作中一部“中国思想词典”,同理,现在也以一部“世界思想词典”回到中国,与这里的朋友们切磋。我的诗歌魅力,一言以蔽之:思想之美。


  打破“他者”的尴尬


  问:诗歌要有土壤的滋养,才能更深邃。朦胧一代的诗人在外出寻访几年后,大多都选择回国。而您为什么选择继续行走在他国之间。这对您的创作有何影响?在外生活的久了,您担心自己会流失对母语的钻研吗?


  答:我的思想、文学版图已经打开,为什么要把自己重新塞进罐头?中国是我的经验,中文是我的文化之根,它们都带在我身上。我通过写作,从未和它们离散,拉开一定距离,反而使我的自觉更清晰。这才真重要。与世界交流起来,也更有思想的温暖之感。我不需要回来找一种低级的“热闹”。


  问:多年来,您游走于他国之间,中国诗歌在国外诗人、读者眼中,是什么样子的?他们是怎样解读中国诗歌的?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