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时代就像副扑克牌”

时间:2019-02-25 15:3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8月12日,第九届茅盾文学奖10部提名作品名单出炉,上海作家金宇澄的《繁花》果然在列。

  金宇澄小说《繁花》素材笔记《洗牌年代》出版


  8月12日,第九届茅盾文学奖10部提名作品名单出炉,上海作家金宇澄的《繁花》果然在列。自2012年在《收获》杂志连载后,《繁花》引起文坛轰动,被誉为史上最好的上海小说之一。出版社透露,该书目前发行已逼近30万册。然而《繁花》盛开的田野不仅限于图书,王家卫也将把该作搬上银幕,并指定要与作者金宇澄共同合作。


  近日,金宇澄的第一本散文精选集《洗牌年代》即将由文汇出版社出版。《洗牌年代》堪称《繁花》的素材笔记,金宇澄也为这本书画了许多插图。“时代就像一副扑克牌一样。”这是金宇澄对《洗牌年代》的命名由来。一如金宇澄以《阿飞正传》的结尾来写《繁花》的开篇,梁朝伟“拿出一副扑克牌,捻开细看,再摸出一副”。金宇澄称,“一切都是闲笔,人物也是这时代的闲笔。老式理论比如,舞台上挂一把枪,这枪到最后必须响,但之后在欧洲剧场,这枪早就不响了。”


  即将于下周召开的上海书展期间,金宇澄将携《洗牌时代》亮相、签售。


  

000.jpg

  金宇澄


  

000.jpg

  ▲上海“凡尔登花园”之“大跃进”壁画·1958,金宇澄绘。


  

000.jpg

  ▲左臂抬着枪管,往上方一送,一扣扳机,就有数鸟掉落草丛,动作就这样一抬一送,金宇澄绘。


  选读:二十五发连射


  在中苏关系紧张年代,东北边境的年轻人一度都发到了长枪,部分上海青年也领过苏式马枪的几种枪型,这批老枪,传说是二战末期苏联远东第一右翼兵团的入境遗物,也说是随后增援东北的蒙古骑兵武器,或朝鲜战场的退役装备;后一种说法,也有疑虑,志愿军入朝,已使用苏制连发冲锋枪,枪管有柱状散热器,圆盘弹匣,老电影表现了这类造型的武器,包括缴获的美制新式卡宾(也是一种马枪?西班牙人称骑兵为“卡宾”)已装备于步兵,参加了这场战争。


  面对马枪,会想到马背,想到马上射击的姿态,比一般步枪短二三十公分,单发,没有半自动弹匣,打完一发,扳动枪栓压入一个子弹。抚摸这样的枪,难免叹服上几辈军人的本事,不清楚他们在颠簸的马背上瞄准射击,是怎么练的功夫。这批三十年代的武器,到七十年代初,烧蓝褪尽,布满伤痕,擦拭后依旧锃亮,步枪的普通枪刺,都已钝秃了,但端它朝门板上捅,一捅一个窟窿。老一辈人说,这些枪经历诸多的战事,枪枪都有人命。


  大家一人一枪,保养摆弄了好多天,有时如行刑队那样,按口令丁字半步排列,集体举枪,三点一线,齐整整瞄准一个草人,扣扳机,放下,退步并腿,左手贴紧裤缝,挺胸站直。也练习卧射,在田地上岔开两腿,躺卧着瞄射,然后抱枪横滚,鲤鱼打挺离开射击点。记得休息时,有人模仿电影派头,对准一个老乡的头,哗啦一上枪栓,老乡瘫倒在地,尿透了棉裤。


  三八大盖的枪栓有一斤多重,半夜听它哗啦一声上膛,就算只闻其声不见枪口,仍然英武有威慑。以后看到“匈牙利事件”那些锯掉枪托,藏在大衣内的步枪照片,虽知道已经是英雄末路,依然神气十足。


  不管世道如何,枪应该具有唬人的神韵才好,单看外表,也许国产“五四”属于最难看的手枪型号,这么多年,一点不改变外形设计,却是出镜最多的枪支,虽如今影视里的警员,学老美那样双臂举持戒备,“五四”弱化了前突枪管的特点,还是显现不了应该有的力量。另是电影里时髦精锐卫队和当代黑道用的微型冲锋枪,等于一种手提电钻,即使是三十年代的盒子炮,也比它们醒目得多。


  以前常常可以见到杭甬铁路,四明山一带乡村猎人的身影,一般都是中老年男子,脚穿草鞋,身背竹篓,雨天斗笠蓑衣,如渔夫或金冬心画卷的野翁隐士,裤腿被露水打湿,神情漠然,不讲话,眼神看得很远,有点呆相,也如余华笔下的破落地主气质——乡间有这种游荡成性的人,不事桑麻,喜欢到处乱跑,这等装扮,是在打鸟,所持的土铳,都是祖宗的简单构造,没有膛线,每次手工装药装铁砂,用通条压紧于枪管底部,外装一火药纸,右手扣机,枪管搁在左臂上的射击,这种姿态,是左臂抬着枪管,往上方一送,一扣扳机,就有数只鸟掉落在草丛中,动作就是这样的一抬一送。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