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中文,距离这个世界依然遥远

时间:2019-02-25 15:3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在北京这样的所谓国际都市,地铁上,三不五时会遭遇讲京片子特别溜的老外,而在广州,你碰到的黑人通常说一口流利的粤语。

  如今,中文使用者越来越多。在北京这样的所谓国际都市,地铁上,三不五时会遭遇讲京片子特别溜的老外,而在广州,你碰到的黑人通常说一口流利的粤语,我甚至还在电视上看过用地道的成都话说着“巴适得板”的美国留学生……听到越来越多的老外说着越来越溜的中文,难免产生一个想法,中文是不是已经超越英文成为世界最流行的语言了?


  这取决于你如何来定义流行。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近期的《福布斯》专栏中就把中文称为“使用者最多的本土语言”(largest number of native speakers)。他写道,“中国历史上从来不是一个殖民者,今天说中国话的人大部分也只是限于中国本地以及海外的华人。”因此,即便现在中文的使用人数已在17亿以上,但这门语言也还远远谈不上世界的主流语言。中文仅仅是规模比较“大”而已,而这种大,很大程度上是托了中国人口众多的福。


  李光耀乃游走于中英文之间的政治人物,年轻时也曾是一个民族情结浓重之人,因此,他所言说、比较的中英文,恐怕还不仅在于语言本身,更是在于语言勾连的政治、文化背景。按我的理解,李光耀把中文视为一种较为保守、内敛、封闭的语言,相对而言,英文则显示出了更多的外向、张扬,以及包容的活力。一言以蔽之,这是“殖民者”使用的语言。


  想当年,英国探险家乘船满世界跑,他们来到南亚次大陆、来到澳洲、远渡北美、深入非洲丛林,在这些地方一住就是多年,拉夫抓丁,奴役当地土着人为他们劳动。可等到后来英国人拍拍屁股准备走人,才发现那些被殖民的第三世界人民却纷纷说起了英语。这倒不是由于英国殖民者当年大搞文化灭绝政策,对殖民地文化焚书坑儒。这更像是老板离开后,员工有点不舍,于是模仿起了老板的口音。说到底,亚非拉人民打心里痛恨奴役,但对于奴役者使用的语言,他们却带有几分挥之不去的眷恋,真是奇妙的心态。


  英语,尤其是现代英语,不仅值得眷恋,更值得我们由衷钦佩。翻翻《英语史》就晓得,这门原属于西日耳曼语系下的一个小小方言,其创新与兼容并包程度何其之高。尤其是近世数百年来,英文无论在词汇量、短语、表达的丰富程度上,发展的速度都是令人惊异的,可以说,是这门语言本身的魅力,让它在世界的“语言市场”上获得了长久的竞争力,获得了尊敬。


  我们可以通过任何一本语言史着作读一读16世纪的英文,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众多带有明显希腊、拉丁词痕迹的英文词根。阅读它们犹如咀嚼一段古老的文化根茎,其间的养分造就了最初始的现代英语。那也是欧洲大航海的时代,被认为代表当时先进文化的法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的词汇纷纷进入了英语词汇表,例如argosy(帆船)、armada(军舰)、cavalcade(船队)等一系列与航海有关的词汇,多借鉴于航海发达国家的外来语。而关于饮酒的词汇,如booze(痛饮)、brandy(白兰地酒)等,则是借鉴自酿造业发达的低地国家。英语专家李赋宁做过统计,除了拉丁系的语言,现代英语的来源更包括印度、波斯、希伯来、斯拉夫语……总之,英语从来就不是“一门”语言,它更像是一种融合了多元文化的繁杂的世界语,就如圣诞老人的礼物口袋,里边几乎什么都能装得下。


  再看一份资料:现代英语中日尔曼语族的成分仅占全部词汇量的20%,高达80%的词汇为外来词。日语的情况更夸张,日本国立国语研究所曾经调查数千名日本民众,发现有81%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经常使用外来语。语言的背后反映的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日本人极擅长向外界学习。


  那么,中文呢?


  作为“使用者最多的本土语言”,中文相比之下体现了古训“温良恭俭让”——我们只要保持独立性,与外界互不干涉就好了。当然,中文对于外来词汇吸收是吸收了一些的,但大多是在被迫不情愿的屈辱情况下,而且无一例外都要生硬地强译为方块字,在字形和词汇结构上,外语从来没有真正进入过中文,历史上曾引进的,不过是远古时期的印度语词汇,近代的一些日语翻译词汇。并且,每有外来词汇进入,总有人要动脑筋:该怎样把这些外来词改造得更像中国词,最好是能找现成的中文以作替代之用,如此就算是维护了语言的“纯洁性”。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