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女作家受到的歧视有多严重

时间:2019-02-25 13:3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同一篇作品用女性名字投稿时收到的回应寥寥无几,而用男性化名时收到的回应多了八倍。“我原以为评价作品的标准就像墙一样过硬,但是现在看来都是虚的。有问题的不是我的作品,而是我的性别。”

  美国女作者凯瑟琳·尼科尔斯(Catherine Nichols)最近写了个小说,用本名投稿时,回应寥寥无几;而当她换一个男性笔名再投稿,得到的回应增加了八倍。


  尼科尔斯在一篇文章中称,她把小说寄给50个代理人,只收到两份表示感兴趣的回应。但是当她用一个男性名字注册新的邮箱后,把同一篇小说寄给那50个代理人,她收到了17封邀请信。


  “同样一件作品,‘他’的写作水平比我强八倍。1/3的代理人看到他的作品后表示感兴趣,而我的机会只有1/25。”尼科尔斯写道。


  “我原以为评价作品的标准就像墙一样过硬,但是现在看来都是虚的。有问题的不是我的作品,而是我自己——凯瑟琳。”


  凯瑟琳收到的回复中,评论是这样的:“漂亮的作品,但是你的主角不是很勇敢,对吧?”


  而同一件作品,男性笔名“乔治”(George)收到的回应是这样的:“主角很有礼貌、很温暖。”即使有的回复是拒绝,仍然会赞扬作品“灵巧”“构思巧妙”“激动人心”。


  这些代理人有男有女。“这并不奇怪,如果偏见没有这么普遍,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的创作之路被堵死。”她说。


  其实,这个实验并不新奇。很多女作家都伪装成男性发表作品,比如《哈利·波特》作者原名乔安妮·罗琳,但她决定用听上去更man的名字J.K.罗琳作笔名。


  更早的如《简·爱》作者夏洛蒂·勃朗特用化名柯勒·贝尔写作,美国浪漫作家诺拉·罗伯茨用曾用J.D.罗勃名义发表作品。


  

000_副本_副本.jpg

  凯瑟琳·尼科尔斯


  出版业是男人统治的世界


  尼科尔斯这篇文章发布时,正值美国文学界掀起“对女作家是否存在歧视”的热议。专注于女作家权利的机构VIDA每年都记录这样一个事实:男性作者和男性评论员在文学相关的版面中出现得更普遍。


  今年5月,知名小说家尼古拉·格里菲斯(Nicola Griffith)进行了一项“无厘头”研究。她统计了15年来普利策奖、布克奖、美国国家图书奖、美国国家书评奖、科幻类奖项雨果奖和童书界最高奖纽伯瑞奖在内的6大知名文学奖结果,根据作者的性别和叙述内容进行了分类统计,发现男作家无疑是文学奖的大热门人选。


  格里菲斯得出的结论是:一部作品若想“冲奖”,那么叙述重点十之八九是男性。“比如15年来普利策奖从未出现过女作家以女性视角写作的获奖作品。”而布克奖的情况也相类似。在2000年到2014年间,有9部获奖作品都是男作家以男人或男孩为视角写作的,3部是女作家写男性,2部是女作家写女性,还有1部是女作家写了男女双重视角。


  这种发现也得到了出版商的印证。独立出版商Tramp经常要求作者在交手稿时列出对他们有影响的人。当该出版社创始人Sarah Goff看完最新的一百份手稿时,她发现被提到的148名具有影响力的作家中,仅33位是女性(占22%)。


  Goff在《爱尔兰时报》上写道:“如果一个作者列出两名对其产生影响的作家,并且都是男性——可能只是碰巧,这也是合理的。但是当收到5个、7个、10个或更多作家的答案都是男性时,这个名单就有点令人不安了。这再次指出了该行业的一个大问题:我们习惯性地、未加抑制地排斥女性的经验、观点和杰出的作品。”


  综合以上似乎可以得出结论:出版业是男人的世界。


  《赫芬顿邮报》点评说,问题的症结难以确定,因为出版业的性别偏见已经渗透到每一个毛孔。男性占领影响力名单并不仅仅是出版商的错,评论家以及那些决定学术课程编排的人也难辞其咎。


  今年6月,巴基斯坦作家Kamila Shamsie提出将2018年作为“女性出版年”,以“矫正性别不平等”。


  闻墨香识女人?


  早在1998年,美国笔会前会长弗朗辛·普罗斯曾发表文章《闻墨香识女人》(Scent of a Woman’s Ink),引起轰动。其中抛出一个问题:女作家比男作家差吗?在文中,她引用诺曼·梅勒的评论“我只能说从女人的笔墨中总能嗅出这些气味:做作、陈腐、细微、神经质、残缺、时髦、冷淡……”


  

000_副本_副本.jpg

  弗朗辛·普罗斯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