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为何走心的游记特别少?

时间:2019-02-25 07:2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李辉的游记之所以精彩,很大程度得益于记者身份,有比较客观的描述,又具有学者的底蕴。费勇认为,旅行既是消费,同时也带有知识分子的个人意义。

000.jpg


  李辉 费勇


  8月18日,作为2015南方国际文学周“视野”系列讲座的一个单元,散文作家李辉与学者费勇以“世界那么大,应该好好看”为题,谈了他们对旅行与游记写作理解。李辉认为,游记其实很难写,现在的游记,大部分都仅停留在对这个地方资料的介绍。“走心的游记特别少,但这一点又是很重要的。”李辉说。


  旅游文化的转折


  “我这个人比较喜欢旅行,我平常工作一段时间或写完一篇长文章后,我会用至少一个星期或者10天时间去外地走一走,一方面是休息、另外则是放松并寻找一些新的想法。”旅行是李辉生活当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在过去很多年,他写过很多跟游记有关的文章。


  “但这样的经验在三四十年前根本不敢想,当时甚至都不存在旅游的概念。”李辉在讲座上表示,过去中国,尤其在50年代之后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情况下,人是不能出门的。“如果出一个县城,农村到县城要介绍信,县城到广州要介绍信,还要粮票……”而这样的情况,直到《文革》结束后,才逐渐好转。


  李辉以王国维故居的修缮来举例,他说,尤其在反动的背景下,像王国维这样的知名学子,在当时不会被重视,但现在都在抢名人资源打文化牌,跟当时不可同日而语。“这就特别反映我们旅游文化的转折。”李辉说。


  每一次的寻找都在完成自己小时候的兴趣


  上个月,李辉的新书《雨滴在卡夫卡墓碑上》正式出版,它是李辉长达22年的漫长写作,讲述了他自1992年到2014年的10次文化寻访,包括去布拉格寻访卡夫卡,于牛津悼念奥威尔,在瑞典探求赫定的冒险人生……也探知了淹没于波茨坦的历史烟云和消失在香港远郊的民国往事。


  讲座也谈到了有关新书的话题,李辉表示,其实有时人小时候的兴趣即会决定一个人的未来,“我从小就喜欢看地图,虽然家在乡下小地方,但每次去省城就很开心,从小就喜欢去远方。”


  李辉自小就喜欢同大人聊天,跟父亲那一代人聊天,听他们讲一些历史的事情。“那些老前辈的故事、人生体验、生活过的地方,都成为我后来不断寻访的过程。”李辉表示,而后来这一兴趣还延伸到喜欢看外国作家的书,也会去探寻一些喜欢的作家曾经生活的地点。


  “每一次的寻找都在完成自己小时候的兴趣。”李辉说。


  “这就是小时候的行走对我的影响,这种影响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旅行对我来讲的特殊意义。”李辉说,自己写作游记其实也并不是为了游记本身,而最后是想落在这里,是更想行走。


  带着一种知识分子、作家的味道前行


  在随后的对谈环节上,费勇则认为,李辉的游记之所以精彩,很大程度得益于他作为记者,有比较客观的描述,又具有学者的底蕴。


  “真正的旅行还是个人的行走。”费勇表示,我们现在看的风景都被标价了,都需要付出多少钱才可以,而李辉则非常生动讲述了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旅行。“这是个惊人的探索,包括李辉去欧洲的这些墓地,我觉得这不是一种旅游,而是试图要在人类的某一种精神层面展开追诉。”


  费勇表示,现在经常讲旅游、旅行、行走,但我认为大概就是两点,消费的同时也带有个人的意义。但个人意义也不一样,李辉选择的个人旅行带着一种知识分子、作家的味道在前行。


  “我们需要带着自己的心去旅行,带着一双眼睛去走,这种东西非常有意思,这是外在和内在的一种契合。”费勇说。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