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茅盾文学奖鼓励“把文学当成生命的人”

时间:2019-02-25 02:0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本届茅盾文学奖获奖者平均年龄是62岁,而王蒙更是在81岁高龄才获奖。

  昨日,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公布,格非的《江南三部曲》、王蒙的《这边风景》、李佩甫的《生命册》、金宇澄的《繁花》和苏童的《黄雀记》获得这一文学界最高奖项。本报采访了茅奖全国62位评委之一、知名文学评论家、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王春林。


  王春林关注、研究国内长篇小说创作多年,在他看来,全国每年会诞生上千部作品,获奖的5部作品从其中252部作品中选出,能够代表当下文学创作的最高水准。然而,他也坦言,现在严肃文学的阅读是小众化的,销量较高的金宇澄的《繁花》只有30万册,而这部作品很多人说看不下去。所以,茅奖的精英化倾向会持续下去,即作品本身的精神高度、思想内涵和艺术原创水平。“看销量的话,要评委做什么?从销量由高到低往下排就行了,”王春林说。


  本届茅盾文学奖获奖者平均年龄是62岁,而王蒙更是在81岁高龄才获奖。很多人说,茅盾文学奖成了“终身成就奖”。王春林说,从第八、九届的获奖情况看,确实有这个倾向。虽然,获奖的作品可能并非该作家最好的作品,但总结他的创作生涯以及本次的参评作品,他获奖是毫无争议的。王春林说,这可能是受了诺奖的影响。如此一来,新锐作家是不是获奖的可能性越来越低?王春林说,茅奖专注于文学创作本身,摒弃功利化的写作,它“鼓励那些长久地追求文学品质的作家,那些把文学当成生命的人”。


  我省作家,只有张平依靠《抉择》获得过茅盾文学奖,前几届的李锐和成一还能说遗憾地擦肩而过,近年来,连走到最后一步也非常难。王春林说,我省的长篇小说创作确实有些弱,有些人说,地域化特色不再可能是原因之一,但王春林认为,文学还是要表达普遍的人性和普世的东西,地域化特色只是皮毛而已。当被问谁能在长篇小说的创作上有所突破,他说非常看好李骏虎和葛水平。


  解读第九届茅盾文学奖


  这些获奖作品你看过吗


  8月16日下午两点,中国作家网公布了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奖结果。


  评奖委员会于2015年8月16日进行了第六轮投票,产生了5部获奖作品,以得票多少为序,分别是:格非的《江南三部曲》、王蒙的《这边风景》、李佩甫的《生命册》、金宇澄的《繁花》和苏童的《黄雀记》。和往届略有区别的是,这届茅奖的评奖过程,似乎略显安静。在整个过程中,似乎没有产生多少争议,之前也没有许多吸引眼球的名家名作出现在大众视野。尽管如此,在获奖名单发布后,仍有一些疑问的声音,不仅仅对于获奖作品,也对于茅奖。


  解读一:读者说,获奖书我们都没怎么看过


  获奖名单公布后,不少媒体和网页上都出现了一个大标题:茅盾文学奖公布,这些书你看过吗?这句话似乎说出了不少读者的心声?我知道这些书获奖了,但是我也知道这些书我基本都没有看过。在新浪微博上也出现了一个围绕茅盾文学奖的话题讨论,网友们发布最多的言论,基本上都是说获奖书没看过;或者看过一点,觉得晦涩,没有接着往下看。最有代表性的是其中一位读者的微博,他说半年前扫书店的时候就买了《繁花》,得知获奖后拆除塑封阅读,读了读,总觉得含义是极其精妙的,但是老觉得看不下去,没有阅读下去的欲望,于是又将它放进了书柜。


  看来本次获得茅奖的作品,给读者的感受是一致的。在满足大众口味和追求艺术价值之间,很明显,评委们选择了后者。但是,大众对于这些作品的接受度,并没有多高。不仅仅是普通读者,就连本次获奖的作家们,对别的获奖作品也知之甚少。《繁花》的作者金宇澄说,因为在《上海文学》的工作原因,自己平时只看中短篇,所以其余几部获奖长篇小说都没有读过。不过自己对苏童的小说特别熟悉,这些作家中,自己最喜欢的也是苏童。而另一获奖者苏童则说,《繁花》自己只翻了几页,格非的第一部《人面桃花》翻过几章。他说自己一直没有习惯看同行的作品,所以也不好评价。


  解读二:圈内说,“作品奖”变“作家终身成就奖”?


  对于普通读者来说,他们对于本次茅奖的观点是获奖作品都没看过。对于了解这个圈子的圈内人来说,他们的看法是感觉茅盾文学奖这个奖项,正由一个“作品奖”变身为“作家终身成就奖”。具体的表现就在于,近些年获奖的作家基本上都是在文学领域经营多年的“老”作家,他本人就是一个时代的标志,而不再把重点放在他的某部作品上。比如说,这次获奖的81岁高龄的作家王蒙,他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就是一位重量级的作家,可以说任何一部当代文学史,都无法绕过。另外几位得主格非、苏童等人,也是早已成名,已经享受多年瞩目。他们的作品常年被人关注,似乎也就成了他们获奖的理由。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