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茅盾文学奖,你太老了!

时间:2019-02-24 23:4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专门敬老的奖,只不过是锦上添花;那些功成名就的作家们早已得奖无数,他们不缺奖,甚至不缺钱。

  茅盾文学奖昨天公布了。不过,这几天新闻太频繁,它溅起的水花太小了。虽然是文化界大事,但鲜有评论,吐槽都很少。


  今年的得奖作品毫无意外。在2011—2014年出版的优秀的长篇小说中,最终获奖名单包括李佩甫《生命册》、格非《江南三部曲》、金宇澄《繁花》、王蒙《这边风景》、苏童《黄雀记》五本。此前,曾有一些文化人在公布的10部候选作品中猜测最终得奖者,在公布之后便得意地表示:全中,或基本全中。


  这意味着这个结果不仅在情理之中还是意料之中。没有争议,是好事,也是坏事,这证明了这个评选比较无趣。按以往的惯例,茅盾文学奖是颁给作品的,不是颁给人的,所以曾有张洁这样获过两届茅盾奖的获奖者。但从这几届来看,茅奖乖乖地变成了终身成就奖,一种对成名超过二三十年甚至超过五六十年的作家的奖掖,一种对已形成自己明确的风格多年,并过了创作巅峰期的作家一种追认。


  这种保守的倾向在名单中体现得很充分。格非、苏童、李佩甫成名多年,十多二十多年前就已是各自写作领域的领军人物;王蒙更是在1956年就一举闻名天下惊,是“十七年文学”的佼佼者;而金宇澄虽然此前的文名不着,其实人家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出道,潜伏多年,这次的《繁花》出版三年多来早已经囊括了大大小小的文学或图书奖项不下十个;茅奖只不过是补发,毫无悬念。


  这种保守和追认的结果,就是获奖的这些作品,并不是该作家的最高水准(金宇澄《繁花》例外),也不是他们的最有影响力的作品。苏童本应该在《河岸》中拿到殊荣,李佩甫《羊的门》也足以笑傲文坛,可惜,没有让他们在最美的时光遇见。至于81岁的王蒙,《这边风景》只是上世纪70年代作品的再次出版,对于着作早已等身的王蒙来说,这部尘封四十年都快想不起来的小说在其作品序列中也未必有多大的分量。
 

000.jpg

 茅盾塑像


  媒体对评委的采访,证实了我的这一说法。茅奖评委北大教授陈晓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茅奖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终身成就奖,奖励的是作家在一个较大时间跨度内的贡献。”


  一个中国文学界最厚重最有分量的奖,也是奖金最高的文学奖,变成一个“敬老(老资格)奖”,这种评选取向没问题;但如此一来,就必须接受影响力被迅速稀释的事实。


  其实,除了妇孺皆知的诺贝尔文学奖,世界上还有许多影响很大的文学奖。比如龚古尔文学奖(法国),每年从当年发表的小说中评选出最佳新人作品,只有约10欧元的奖金,但这个奖的重要性已超过法兰西学士院的小说大奖;比如日本的最高文学奖芥川奖,选拔委员挑选新人作家或无名作家最优秀的作品予以奖励,得奖者颁赠100万日元的奖金和怀表一只;布克奖被认为是当代英语小说界的最高奖项,也是世界文坛上影响最大的文学大奖之一,几乎已经成为“最好看的英文小说”的代名词,它经常颁给年轻的作家以及他们的处女作,2013年的布克奖得主就是一位1985年生的姑娘……


  很显然,这些世界上影响最大的文学奖的共同点,都是提携和奖掖新人,挖掘年轻作家。这是一项高风险高收益的声望投资:冒险挑选出评委们认为最好的作家作品,让市场来检验,评委们的审美水准和品位决定了这个奖项的含金量。事实上,上述的这些文学奖,早已成为文学作品的金光闪闪的招牌,根据市场统计,龚古尔奖获奖的新人小说在法国平均销量达40万册(法国总人口约为中国的二十分之一)。奖项的公信力之强,法国人简直都是闭着眼睛掏腰包买获奖书的。


  而专门敬老的奖,只不过是锦上添花;那些功成名就的作家们早已得奖无数,他们不缺奖,甚至不缺钱。以《繁花》为例,它已印了超过30万册,作者拿奖拿到手软;某种意义上,《繁花》是否能连桩拿下茅盾文学奖,能判断出评委的品位和判断力如何,茅奖需要《繁花》,甚于《繁花》需要茅奖。


  这个说法,同样适用于近几届得奖的莫言、贾平凹、苏童等名家。


  从近几届的评选来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走红的这一批主流作家们,没有在他们最红的时候得奖,但在创作巅峰期过后都陆续补拿了茅奖;我私底下猜测,有少数几位还没有得过茅奖的名家,只要没有出意外、继续正常写作,很快就会轮到他们了。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