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茅盾文学奖需要引领 潮流而不是迎合大众”

时间:2019-02-24 22:3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1991年出生于佛山的严诗喆,初中时荣获“宋庆龄奖学金”,先后正式出版诗集《放飞幻想的女孩》、散文集《亮丽的日子》等个人专著和合集6部,被冠以“小诗人”名号。昨日,严诗喆接受佛山日报记者专访时,畅谈最近茅盾文学奖的争议以及对岭南文学发展的看法。

  佛山90后青年作家严诗喆,日前正式被中国作家协会吸收入会,成为国家级作协为数不多的“90后”之一。她不仅是今年以来佛山首个获批的中国作协会员,同时也是佛山迄今为止24个中国作协会员中最年轻的一位。


  1991年出生于佛山的严诗喆,初中时荣获“宋庆龄奖学金”,先后正式出版诗集《放飞幻想的女孩》、散文集《亮丽的日子》等个人专著和合集6部,被冠以“小诗人”名号。昨日,严诗喆接受佛山日报记者专访时,畅谈最近茅盾文学奖的争议以及对岭南文学发展的看法。


  “没必要鸡蛋里挑骨头”


  最近,第九届茅盾文学奖揭晓,著名作家王蒙凭借《这边风景》在81岁高龄第一次获得该奖项。不过,随之而来的各种争议声不断,一方面是《这边风景》被束阁30多年后旧作新出,被认为不适合参与这届的争夺;另一方面王蒙以81岁高龄获奖,被戏称茅盾文学奖评的都是“终身成就奖”。


  对此,严诗喆表示,这次评奖公开透明,选票相对集中,且符合规则,作品是否为旧作,这不成问题。作家的作品需要经过精雕细琢,写几十年也不足为奇,因旧作而受质疑,不合理。


  “至于因年龄而惹争议,更无稽。”严诗喆坦言,曾任文化部长的王蒙,并没有依靠茅盾奖升官发财或一举成名的需要,狭隘地以年龄质疑获奖者的资格,无疑是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善意的或有意义的争议,才有助于推动文学事业的发展。”


  多年来,茅盾文学奖一直被认为不太贴近大众文化或流行文化。在严诗喆看来,虽然文化需要为社会大众服务,但是有影响力的奖项,必然会由这方面权威的专家评出,而这些专家的专业水平与眼光、知识架构和阅读品味,肯定与大众有区别。“这样的奖项的意义在于,以(比大众、流行文化)层次更高的阅读品位引领、带动社会的文学潮流,而不是反过来迎合大众的趣味,否则奖项就没意义了,只需要评最具人气奖或最畅销书奖即可。”


  “要跳出岭南看岭南文学”


  作为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研一学生,北漂学子严诗喆有很深的广府情怀。《泮塘莲香,艇仔浓情》、《乡愁》、《北漂学子,广府情怀》、《水城青青,悠悠我心》都表达了一个北漂学子对家乡佛山的爱。


  可惜的是,岭南文学一直在全国的影响力都不大。严诗喆认为,主要受经济发展的强势影响,人们心境较浮躁,能够静下心来专注创作已经难得;岭南文学一定程度上存在视野上的局限性,气度不够大、格局不够广,这与岭南生活的惬意(写意)以及岭南人怠于走出岭南有关,这也间接影响到岭南文学走出岭南、走出长江,或走得更远。


  不过,读书时严诗喆曾到美国游学,到台湾做交换生,离开家乡的生活让她对岭南文学如何发展有更深的认识。“所谓‘乡愁’,是只有离开家乡才会有,对岭南文化的体味和感悟也一样,如果一直在岭南生活,你不会觉得说粤语、吃粤菜、听粤语歌、看粤剧有多特别。但当你离开岭南,比如像我来到了北方,接触到挺不一样的生活环境和方式,便会想起原来习以为常的种种,便会有情感、有思考发生。”严诗喆认为,只有跳出来,才有更清晰的认知,文学创作便会激发新灵感、注入新活力。


  如今,进入中国作家协会,严诗喆很受鼓舞,这是对她创作的一种肯定,也是她的新起点。“文学已经成了我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希望更多地通过文字记录生活的点滴,把那些感悟分享给读者。”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