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李青松:生态文学创作

时间:2019-02-24 22:2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李青松新近推出的生态文化散文集《贡貂》同样延续了他的创作特质和生态理念,文章取材领域更开阔,笔力更自由洒脱。他将自然生态作为一个需要整体观照的人类文化现象,从民间视角出发,无论是记人、叙事、状物、抒情,或是回溯历史、描摹心灵,都能将笔触深入到人类文化的基底,从宏观到微观、从整体到局部,从关注自然生态到走入人类内心,关注人类普遍的精神状态。

  李青松的报告文学一向以关注生态问题为己任,以知识分子的忧思心系苍生大地,满载人文情怀,显示了旺盛的思想力和创造力,从《遥远的虎啸》《告别伐木时代》《大兴安岭时间》《林区与林区人》到《一种精神》《薇甘菊——外来物种入侵中国》《大地伦理》《粒粒饱满》,无不记录了他探索自然生态,表达人文理想的精神文化嬗变轨迹。


  李青松新近推出的生态文化散文集《贡貂》同样延续了他的创作特质和生态理念,文章取材领域更开阔,笔力更自由洒脱。他将自然生态作为一个需要整体观照的人类文化现象,从民间视角出发,无论是记人、叙事、状物、抒情,或是回溯历史、描摹心灵,都能将笔触深入到人类文化的基底,从宏观到微观、从整体到局部,从关注自然生态到走入人类内心,关注人类普遍的精神状态。


  《红松之美》中,作者面对小兴安岭完整的红松原始森林,一边从知识性的角度饶有兴味介绍了其自然特性、生态意义,另一边揭示“红松原始林的至善至美,不在于它表面的景色,以及它给我们提供了多少良材美干,而在于它群落细部有条不紊的巧妙安排和万世不变的自然法则,在于它带给我们许许多多的启示,还有勇气、精神和力量。”作者将红松原始林作为有生命的群体,它提供给人类精神世界的力量与勇气,植物的象征性意义在这里超越了实用主义的形而下意义,从而获得了精神性的象征。


  李青松通过捕捉适于表达的素材,经过文学化的整合,于看似不经意之间流露出对自然生态的体验与尊重。《碛口枣事》从文化名人的生活细节写起,到碛口古镇的沧桑历史,再到现实民间生活的趣味,镜头不断地远推近转之间,一幅人与生态之间和谐相处的图画便跃然纸上了。《贡貂》从科普、历史、文化多个角度全方位、延展式地介绍了关于“貂”的详尽情况,将“貂”的身上赋予一种对历史的凭吊和某种伤感的怀念,隐喻了人对现存环境的无奈与失落。


  生态在李青松的散文中,就是万类霜天竞自由的生存状态,就是物种间保持彼此的宽容、尊重和理解,而非驾驭关系、统治关系。作者在表达对生态环境忧虑的同时并未陷入悲观主义的泥淖,而是描绘了梁从戒、崔永元、石田善一、梭罗、戈尔、巴勒斯等生态与环保事业的有识之士,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在叙述这些有识之士的作为与贡献之时,李青松也声明了自我的生态观念、文学观念。他的散文从自然生态出发,而又非局限于自然生态一隅,将整个人类社会生活作为表现对象,表现出一种可贵的生态整体观。


  如果说,自然生态是李青松报告文学和散文创作的一个独特的直接切入点,那么对精神生态的关注与介入则令他的创作更具深度,更加有别于一般的生态科普作品。从关注外在的自然生态,到关注人的内心与灵魂世界,正是21世纪生态文学的自我探索与重构,是对于人的内涵与外延意义的又一次深度解读。


  李青松特别擅长人物速写式的笔法,他通过寥寥白描,就能令人物形象跃然纸上,顿生亲切之感。《彰武与彰武人》从政治、经济、文化、人物、生态、发展沿革等侧面,全方位、多角度地刻画了彰武与彰武人的历史足迹和现实剪影。作者联系自我成长经历,将身边人、身边事、家乡风俗景物写得有情有味,充满了人间烟火气息,让宏大与细微有节奏地结合,使得文本充满了特有的人性之美、人情之味。


  同时,作者用大量的笔墨去解读人的精神世界,有苦涩,也有甘甜。《且说大寨》中“真正的农民,真正的好人”陈永贵晚年的苦闷寂寞,多因时代的落差而造成,却很少有人关注;《佤山佤寨佤人》中佤人“拒绝一切与美与善与快乐无关的事物”,在关注这些人物的精神世界的同时,作者传达出积极向善,充满乐观、希望的态度。李青松的散文表达出了人心与自然关系,自然生态与精神生态这一表一里进入作者的文学表达中,显得顺理成章。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