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作家眼中的难民危机为何充满希望?

时间:2019-02-24 13:0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席卷欧洲的难民危机持续发酵,一波波难民涌入德国等率先张开怀抱的西欧国家,欧盟公布的强制分摊难民方案却遭东欧多国抵制。

席卷欧洲的难民危机持续发酵,一波波难民涌入德国等率先张开怀抱的西欧国家,欧盟公布的强制分摊难民方案却遭东欧多国抵制。这场旷日持久的危机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不少国际一流作家纷纷发声,难民危机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个人和政府可以提供哪些帮助?奥尔罕·帕慕克、科尔姆·托宾、阿兰达蒂·洛伊和莫欣·哈米德等作家给出了他们的观点。

1.jpg


  奥尔罕·帕慕克,(土耳其作家,代表作《我的名字叫红》)


很高兴看到德国打算接收来自叙利亚、北非等地的80万难民,现在欧洲其他国家也对严重的难民问题作出响应。这真是欧洲历史上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直到几天前,土耳其已经接收了200万移民,并正在对这些难民承担起应有的责任。然而,其他一些国家却在抱怨,哪怕这些国家只接收了2000或者3000名移民。人心的改变显而易见,我很高兴看到这场危机中闪现出的人道主义光芒,希望我们能继续为难民负责。


希望归希望,我们不能忘记这些人离开祖国的原因。这是因为布什总统希望在中东发动战争,以提升个人形象或者赢得选票。我们不能低估将来的任务。特别是,我希望德国不要像30或者40年前对待土耳其人一样对待这些人,将他们看成只有临时身份的外来工人。


令人鼓舞的是,到目前为止所有迹象均显示,德国给难民提供了公民身份,赋予了他们将来成为德国人所应该承担的责任。这对欧洲意识的发展很重要。学习如何与那些文化、宗教、历史和个人痛苦经历与我们截然不同的人相处,对我们具有教育意义。它让我们成为不同的人,并用比读书更深刻的方式教育我们学会慷慨。欧洲意识的本质不仅基于平等和自由,还有博爱。


2.jpg




  科尔姆·托宾,(爱尔兰作家,代表作《大师》,《黑水灯塔船》,《布鲁克林》)


在都柏林市中心我的住所附近,有一栋住着难民的大楼。他们中许多人在爱尔兰待了超过五年。他们不被允许工作。爱尔兰和立陶宛是欧盟仅有的两个全面禁止难民工作的国家。直到最近,爱尔兰难民的孩子才可以上学,但是不可以上大学;现在只有居住超过5年的难民才可以上大学。爱尔兰难民仿佛生活在地狱中,成人每周可以领到19欧。住宿方面,他们面临许多琐碎的规章制度,几乎没有个人自主权——80%的成年单身人士必须与他人同住一个房间。


在爱尔兰共和国,有将近4500名这样的难民;他们中20%的人已经在这种情况下待了超过7年。一些在爱尔兰长大的孩子,他们从不知道生活还可以是别的样子,也没有理由期待任何立竿见影的变化。


上个周末情况变好了一点,由于公众舆论的变化,爱尔兰同意接收的难民数从最初的600人变成1800人,最后变成建议的5000人。随着每名政府成员接受采访,数字的攀升仿佛他们在玩扑克游戏。


在难民和寻求庇护者的语境下,都柏林俨然成为一个可怕的词,不仅因为在这个城市(以及整个爱尔兰)的难民,而是因为整个欧洲的难民。都柏林公约是欧盟内部国家之间的协议。公约规定,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只能在他们首次申请庇护的国家得到庇护,其他国家不可以处理他们的庇护请求。表面上,都柏林公约阻止了难民寻求最温和或者最富裕国家的庇护。然而事实上,此举让许多国家对这场难民危机撒手不管,或者试图置之不理。


我刚刚用过去时态来谈都柏林公约,是因为上周末,德国政府在没有询问任何国家意见的情况下,有力地撕毁了公约。我欢迎德国接收难民的热情。然而,由于德国政府一直积极在规定上告诫欧盟其他国家,并且擅长利用法规在欧盟内部行使权力,或许应该向德国指明,德国在采取行动前,应该呼吁召开欧洲紧急会议,要求欧盟委员会带头处理这件事,而非单方面采取行动。


对德国接收数十万难民的决定,我举双手赞成。我希望爱尔兰效仿德国的做法,能人道地、更体面地处理4500名难民的生存难题。然而问题是,这些迁入德国的新欧洲人将会有怎样的身份?如果他们希望离开德国,到申根区其他国家(包括欧盟大多数国家,爱尔兰和英国除外)定居,他们又会有怎样的身份?

3.jpg


    阿兰达蒂·洛伊,(印度作家,著有《微物之神》等)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