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王小峰:自己太浮躁了 想说的话也说完了

时间:2019-02-24 09:4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12日,“全民娱乐的时代:只有大众,没有文化?”沙龙在北京举行。资深主笔、作家王小峰,主持人马东和作家、影评人周黎明展开对谈。

1.jpg



  12日,“全民娱乐的时代:只有大众,没有文化?”沙龙在北京举行。资深主笔、作家王小峰,主持人马东和作家、影评人周黎明展开对谈。沙龙上,被冠以“中国当代最具争议的文化记者”名号的王小峰分享了自己当记者的经历,这其中有冲突、固执、主观的看法、激烈的情感。而当他谈到今天时,王小峰说,我也觉得自己太浮躁了,而且我想说的话也都说完了。


  “中国当代最具争议的文化记者”?曾和高晓松“冲突”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来自王小峰新书的书名。该书精选了,2001—2014年王小峰《三联生活周刊》任文化部记者期间重要的采访、报道共51篇,收录了他对近百位文化圈人物的访谈。


  在这本书的腰封上,写着“中国当代最具争议的文化记者”。对此,王小峰显得有些无所谓。“反正我一直是有争议的,至于说是不是‘最’,我很难说。”


  的确,王小峰的“争议”是有根据的。沙龙现场,他讲了这样一个关于“争议”的故事。


  王小峰说,自己曾写过一篇评论小柯的文章。“当时我知道(小柯的)制作人是高晓松后,我想成心恶心他一句。我就说,这张专辑要是有个制作人,水准会提高一大块。”


  不幸的是,一个星期以后王小峰就见到高晓松了。“当时参加一个会,他从马路边上停完车之后一直追着我,一直追到会议现场,一路上反复问我一个问题:‘你凭什么说小柯这张专辑没有制作人?’当时的感觉是特别紧张的、剑拔弩张的。”


  不过,王小峰自称“从来是对事不对人”。“后来海外唱片公司想找内地的词曲作者写歌,找到我,说你认识谁吗?我首先介绍的还是高晓松。我觉得一个人身上可能有很多毛病,但是他也有很多才华。所以我就把高晓松介绍给海外的唱片公司。”


  和高晓松的“冲突”似乎不是个案,在王小峰的记忆中,“内地摇滚圈的人我差不多都得罪了”。“不夸张地说,那段时间我出门的时候,他们会堵在我家门口,那个时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他说。


  对于这种“争议”,周黎明表示认同,他很多文章是会得罪人。不过周黎明也说:“但是你如果平心静气地读他的文章,不是抱着粉丝的心态,我相信你可以从他的写作中、从他的观点里获得很多启发,他的观点是深思熟虑的观点,是他真的懂音乐以后才做出的一个结论,我觉得这是负责,非常难得的。”


  和旁观者周黎明不同,马东是这种“争议”中的当事人,他的角色更像是前述故事中的高晓松。“曾经我一有事就找他,他有的时候答应我帮我们写篇文章,鼓吹一下,但是听起来也特别像骂人的,都没什么好话。”他说。


  王小峰式的记者:不客观但不违背价值观、不太在乎读者反应为不受读者干扰


  或许是由于被王小峰“骂”过,又或许是受到父辈说相声传统的熏陶,马东和王小峰之间的对话总像是一种互相的挑战,但又不乏幽默。


  当被马东问到“作为一个记者,是否客观”时,王小峰自认“并不是很客观”。“说实话,我在整理这些稿子的时候,(发现)很多是很主观的,并不是很客观的。这是因为有些时候只要你带着个人的感情和观点,就没有办法客观,但是你要尽可能做到不要违背你的价值观,这是很重要的,价值观的对错是一个最基本的基础,然后你再去谈客观和不客观。”他说。


  事实上,王小峰的行文风格是属于“夹叙夹议”的那种。而这很容易导致读者将事实与评论混为一谈。


  不过,王小峰说:“我不太在乎读者反应”。他将这样的习惯归因于时代。“我是在一个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就开始写东西的人,那个时候你把稿子给编辑之后,他发出来,到最后读者能看到,这中间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读者看过之后,又没法跟你联系得上,他顶多是写一封抗议信,写到登你这篇文章的报社或者杂志社,编辑再把信转给你的时候,你都已经忘了曾经在这样的报纸上写过这样的文章。”


  在王小峰看来,那个时代值得怀念。“那个时候读者不会干扰到作者去写什么东西、什么观点。现在你的文章发表两秒钟之后就有一个人说两个字——沙发,就是说我已经关注到你写的东西了,这对很多作者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干扰。还好我不太在乎别人怎么去说。”


  而事实上,作为一个评论者,在网上受到的最大的批评和质疑就是“否定这个否定那个,有本事你自己来一下啊”。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