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帕斯:诗歌是我们反抗发展的唯一手段

时间:2019-02-24 08:4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诗是韵律的语言——并不是语言加上一种韵律(像歌曲)或仅仅是言语的韵律(这种所有语言共有的特性,包括散文)。

1.jpg



  诗是无法解释的,但并非不可理解。


  诗是韵律的语言——并不是语言加上一种韵律(像歌曲)或仅仅是言语的韵律(这种所有语言共有的特性,包括散文)。


  韵律是一种差异与相似的关系:此声音不同于彼声音,但此声音相似于彼声音。


  韵律是原始的隐喻,它包容了其余的一切。它说明:承继是重复,可时间已面目全非。


  诗,无论是抒情性的、史诗性的、还是戏剧性的,都是承继和重复的,有如日历上的一个日子和一种仪式。“事件”也是一首诗(戏剧)和一种仪式(节目),但它缺少一个根本性的东西:那就是韵律——瞬间的再生。我们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贡戈拉诗作的十一音节,还有维多夫罗的《阿尔塔佐》的奏鸣曲,阿加门农牺牲伊菲革涅亚,塞希斯孟多发现他做梦时睁着双眼。但“事件”仅发生一次。


  瞬间消融在其他许多无名瞬间的延续中。aa为了保存它,我们必须将它转换成韵律。“事件”则展现了另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永不重复的瞬间。就其定义来说,这种瞬间是最终的瞬间:“事件”是死亡的一种比喻。


  古罗马的竞技就是一种进行中的(avantlaletter,法语,意为发展中的,进行中的)“事件”——和它的自我否定。倘若这一“事件”中的参与者都的的确确地信守他们地准则,所有的人都将死去。更进一步地说,最终瞬间的真实展现有待人类的灭绝。这是一件无法重复的事:那就是世界的毁灭。介乎古罗马竞技与“事件”之间的是斗牛。冒险,但有风度。


  由一个音节构成的诗,其复杂性并不亚于《神曲》或《失乐园》。百论(Satasahasrika,梵语,佛书名,原有20品,每品五颂,合有百颂,故名)用上百节诗句阐述其基本教义,而一音论(Eksaksari,梵语。该词系组合而成,其中Eka意为一;Aksara意为字母或元音,尤指元音)只用一个音节:a(a,译作“阿”,也即“唵”,在这里被认为是一切字、音、乃至思想、智慧的起源)。所有的语言,一切的涵义,以及与此同时语言和世界的意义之空寂都已浓缩在这一元音里了。


  要理解一首诗的涵义,首先是倾听这首诗。


  词语经过我们的耳朵出现在我们面前,倾听一首诗是用我们的耳朵看这首诗。


  在美国,诗人在大庭广众前朗诵自己的诗作已成为一种时髦。但这种实践却是令人怀疑的,因为真正听诗的能力已是一门失传了的艺术。另外,现代诗人是耍笔杆的,所以他们只是“自己感情的低级演员”。未来的诗将是口头的。演讲机与诗人的听众之间的合作,将成为收听信息并加以综合的艺术。这不就是我们今天每次阅读诗集时所做的吗?


  当我们阅读或是倾听一首诗时,我们并没有嗅到、尝到、或触摸到词语,所有这些感觉都只是内心的意象。


  为了体验一首诗,我们必须理解它;而为了理解它,我们必须听一听、看一看、想一想——把它变成一种回声、一片阴影,把它变成无。理解是一种心智的运用。


  杜尚说:由于三维的物体投下的是一个平面的阴影,我们能够想象那未知的四维的物体,它投下的阴影就是我们。可对我充满吸引力的是寻找一个没有任何投影的一维物体。


  每一个读者都是另一个诗人,每一首诗都是另一首诗。


  尽管诗始终在变化,但它并没有发展。


  在我们日常的话语中,一句话是下一句话的铺垫;它是处于开头和结尾间的一环。可在一首诗中,第一行诗包含着最后一行诗,而最后一行诗又唤起着第一行诗。诗是我们反抗直线的时间——反抗发展的唯一手段。


  作家的道德力量并不在他处理的题材或是阐述的论点中,而是在他对语言的运用中。


  在诗中,技巧是道德力量的另一个名字:它不是对于词语的操纵,而是一种激情,一种苦行。


  伪诗人说的是他自己,可又几乎总是以别人的名义。真诗人当他与自己交谈时,他就是在对别人说话。


  “开放型”作品与“封闭型”作品之间的差异并不是绝对的。封闭的诗要最终完成需要读者介入来破译它;而开放的诗,则至少有一个最低限度的结构:一个起点,或就像佛教徒所说的,一个冥思的“支点”。在第一种情况里,读者开放了这首诗;在第二种情况里,读者完成了这首诗,封闭了它。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