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人间采蜜记:李银河自传》

时间:2019-02-24 06:4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小波在同学心目中完全是个离经叛道者,竟然娶了个如假包换的共产党员,实在匪夷所思。

1.jpg


◎作者:李银河 ◎江西人民出版社 ◎2015年8月出版

  该书是著名社会学家、性学家李银河的首部自传,这位总是和同性恋、性学、女性主义等敏感话题联系在一起的学者,其一生在很多人眼里是惊世骇俗的传奇;然而李银河自己讲来却朴实通透。读书、留学、与王小波相恋、结婚,与跨性别爱人大侠、儿子壮壮一家三口的故事,同性恋研究的缘起及农村调查、虐恋亚文化,自传中的这些生活碎片构架出一个多元的李银河。


  俗话说:三十不学艺。可我偏偏在那一年远赴美国匹兹堡大学去攻读社会学


  小波在同学心目中完全是个离经叛道者,竟然娶了个如假包换的共产党员,实在匪夷所思。他们哪里知道,我们俩竟是互为“良心”的呢?


  谈恋爱时,我对小波说过,心中隐隐觉得他是我的“良心”,因为“三反”运动时他的父亲被打成阶级异己分子,家里遭受了很多苦难。当时他父母的朋友都纷纷躲开了,不但不再造访,甚至在街上当面碰到都会假装不认识。而我的父母仕途比较顺遂,所以我没有像小波那样,小小年纪就遭受到社会的不公,体验到世态炎凉。小波的经历使我心痛。


  令我略感意外的是,小波竟然说,他也觉得我是他的良心。这又从何说起呢?原来,在小波看来,我代表了社会的正面价值,以及对于共产党领导穷人推翻富人统治、建立一个平等社会的肯定。尽管小波的父亲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但他毕竟也是个老革命,当年奔赴延安的知识青年,对中国革命当然持基本肯定的态度。共产党在1949年建立起来的是一个人人平等、没有剥削压迫的社会,这是一个不能否认的事实,是社会的各种弊病和他家特殊的悲惨遭遇都无法遮蔽的。所以小波会把我当作他的良心。


  尽管后来有很多人入党仅仅是为了当官,甚至是为了搞贪污腐败,所以入党渐渐为正直的人所怀疑,但是小波深知我入党是出于理想主义的动机,是善良的好人,所以才会跟我搞到一起的。


  1982年我整三十岁。俗话说:三十不学艺。可我偏偏在那一年离开我喜欢的工作、新婚燕尔的丈夫、生我养我的中国,远赴美国匹兹堡大学去攻读社会学。大洋彼岸那个陌生的国度在我心中有一点点神秘、一点点新奇、一点点可怕,一切都要靠自己硬着头皮去闯。好在我们这一代人早已习惯了远离父母、远离亲人,一个人孤零零地去闯天下的生活。


  记得写入学申请时,我的英文半生不熟,所以请一位在北京的美国朋友帮我润润色。其中,我解释自己出国留学动机的一句话令这位朋友大惑不解,我写的是:“我想去留学,就是想了解一般人对事物的通常看法是怎样的。”她不明白这怎么能成为一个动机。这也难怪,她太不了解我的成长环境,太不了解当时的中国,太不了解刚刚成为过去的那一段历史了。


  刚刚结束的那场政治运动以及我的青少年时代,对于一个正在摸索人生道路的孩子来说,是多么让人困惑啊。周围的气氛充满狂热、荒谬、扭曲、变态、粗暴、冷漠、无知和残忍,几乎每个人都处于半疯状态,正常的理智无处可寻。记得小波常引用一句不知出处的话:“人生在世只有两个选择,不是做傻瓜就是做恶棍。”在那个时代,清醒和善良是多么稀少啊。因此,我申请去留学,的确是出于这样的想法——想恢复理智,想了解一下在正常社会中生活的正常人们是怎样想事情和做事情的。这种想法,那个来自正常社会的美国朋友怎么能理解呢?


  我申请留学还有一点考虑,就是希望吸收到更多的精神食粮。据说美国每人平均耗费的热能是中国人的三十倍,换句话说,他们的平均物质生活水平是我们的三十倍。但是,我并不太看重这个,毕竟他们每天吃的东西不可能是我们的三十倍,他们的床也不可能比我们的大三十倍。人的物质需求相差不大,满足了基本需要之外的供给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更有意义的是精神的享受——深入心扉的情感、清澈有力的思想,以及所有的虚构之美,包括音乐、美术、戏剧以至优雅的生活。


  申请顺利成功,我独自前往异国他乡。飞机在匹兹堡降落,深夜的机场有一种轻轻柔柔的背景音乐,带点异国情调,给刚刚离乡一日的我带来一丝淡淡的乡愁。我不知道等候着自己的将是什么样的生活,有点像1969年被那辆破旧的卡车卸在荒凉的乌兰布和大沙漠时的感觉。我感到,这又是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未来无论怎样,都将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希望即将开始的这段生活是光明、快乐、色彩斑斓的,而不是晦暗、郁闷、委琐的。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