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黑塞《悉达多》:时间的重量

时间:2019-02-23 22:4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一本泛黄的《千家诗》,“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让我未长大便有远游之意,而“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更让我向往古人居所的旷渺。

1.jpg


李淼,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主要研究宇宙学、弦论、高能物理。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天体物理专业,1984年在中国科技大学获理学硕士学位。1989年赴丹麦哥本哈根大学波尔研究所学习,1990年获哲学博士学位。著有《超弦史话》《越弱越暗越美丽》《〈三体〉中的物理学》等。


  《悉达多》


  我的文学审美感,应该是初中时培养出来的,是根深蒂固中国式的。一本泛黄的《千家诗》,“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让我未长大便有远游之意,而“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更让我向往古人居所的旷渺。


  等到“学业有成”之后,旧时的一点中国心早已化在血液里,不露峥嵘,人生的际遇蹉跎各种得意不得意,非外来文化不可化解。奇怪的是,四十不惑之后五十知天命之前,却是充满东方意识的一本书,让我对生命的看法有了转折,这就是黑塞的《悉达多》(杨玉功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


  黑塞本人的宗教观被很好地总结在他的《我的信仰》中,他本来的宗教是基督教,由于他外祖父和母亲的缘故,又深受印度宗教的影响,特别是佛教。他对宗教的理解可以从他的《神学摭谈》管窥一二。在他看来,“理性者把世界合理化并对它施以暴力。他总是容易变得严肃认真。他是一个教育者。理性者一向不太容易相信他的直觉。”与理性者相对的是虔诚者,“虔诚者将世界神话化,又经常不将它当一回事。他总是那么倾向于游戏人间。他不教孩子,觉得他们是无比幸福的。虔诚者总是那么倾向于不相信他的理智。”


  多数人既不是理性者也不是虔诚者,因为多数人臣服于生活的压迫。只有有自觉意识的人选择成为理性者或虔诚者,视机遇而定。在人生的中途,因为《悉达多》,心窍豁然开朗,从此抛弃一个纯粹理性者的人生,而向往虔诚者。但转变并不容易,需要回归到当年读《千家诗》的赤子身份,一切浑然未开,自己是浑然的,世界也是浑然的。


  但也还远未到佛陀的境界。经历了许多,仍然没有走过佛陀的路。悉达多的路开头的时候是明朗的,有信仰照耀着。信仰是别人的信仰,于是一件一件照着去做,修行的方式都摆在那里。尽管天资清俊,悉达多要成为乔达摩还得走自己的路。要有人世的富贵繁华,要有动人心魄的美女和爱情,要有对这一切的厌倦,最后,还要丧妻失子。经历过了大喜大悲,才能静下心来倾听河水的声音。


  对《悉达多》的解读,莫过于张文江演讲的透彻。他从心理学的角度讲解黑塞与《悉达多》,指出黑塞写这本书的时候正遇上心理危机,在荣格那里治疗。这正吻合了我对佛学的看法,与其说佛学是一种宗教,不如说它是一种自我心理学,并且知行合一。让自己的生活像河水一样,顺其自然,变动不居,却又万变不离其宗。


  也许事实真是这样,人群中极少极少的部分最后能够成为佛陀这样的觉悟者,并且这些极少的人也是走到生活的末尾才最后懂得如何生活。但这不重要,对我而言,得知理性者之外还有虔诚者,并且那也是另一种值得过的生活,就够了。感谢《悉达多》。


  在生活中我们体会到时间的万钧之力,在智者的生活中我们学到了时间作为实体并不存在,或者,人的一切经验只存在于一个空间中,此处正如哥德尔所想,时间亦是空间。


  《海子的诗》


  就内心生活而言,很难再找出一本和《悉达多》一样对我影响巨大的书籍了,如果有,那一定是《海子的诗》。


  海子在25岁上去世,死于自己的选择,很多人觉得这是悲剧,我倒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好。一个人的生命终归有限,他的生命的真实量度基本与实际寿命无关。说得极端一些,“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白居易找了两个极端的例子,说明活得久未必是福。


  海子给我们留下数百首诗,也远超过很多诗人一生所能做到的。事实上,与海子同时代的诗人,除了少数几位,例如张枣,很少人能够一直葆有诗人的初心。很多人倒是发财了,后来的大脑和外表倒也般配,看上去满世界的酒色财气。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