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朗西埃 关于政治的十个论点

时间:2019-02-23 16:3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朗西埃认为,政治并非权力之行使,而是一种悖论形式的行动,是对那种统治逻辑的明确断裂,是管制的截然对立面,其本质在于展现歧见(dissensus)。在这个意义上,民主不是一种政治制度,而是“政治本身的规定”,而人民则“只是一种增补的存在”。

1.jpg



  作者:雅克·朗西埃(Jacques Rancière)


  苏仲乐/译 赵文/校


  朗西埃认为,政治并非权力之行使,而是一种悖论形式的行动,是对那种统治逻辑的明确断裂,是管制的截然对立面,其本质在于展现歧见(dissensus)。在这个意义上,民主不是一种政治制度,而是“政治本身的规定”,而人民则“只是一种增补的存在”。


  论点1:政治并非权力之行使。就其本身而言,政治应当被界定为行动的一个具体模式,这一模式被具体主体所制定,同时具有它特有的理性。只有政治关系才能使对这一政治主体的构想成为可能,舍此无他。


  如果将政治等同于权力的行使以及为了掌握权力而进行的斗争,那么政治从一开始就被抹杀了。况且,如果将其想象成有关权力的某种理论、或者想象成对权力合法性之根基的探究,那么也就同样错失了关于政治的思维方式。如果说政治具有某种特性——该特性使政治不同于一种更为广泛的群体划分模式,或者不同于以其合法性模式为特征的权力模式,那恰恰在于:政治与主体的特殊类型有关,政治正是通过一种自身特有的关系模式与主体产生联系的。在《政治学》第一卷当中,亚里士多德对(作为平等的人的统治)的政治统治与其他各种类型的统治进行区分时,说的就是这一观点。在第三卷里,当他将公民定义为“既能指挥而行令,又能受命而服从的人”时,又一次表述了以上的观点。有关政治的一切都被囊括在这种具体的关系和“参与”(avoir-part)之中,而关于这参与的意义及其可能性条件则需要追问。


  何谓“真正”政治,对这个问题的追问,必须审慎地区别于目前广为流传的根据政治的回归所做出的那些判断。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形成的国家共识的语境使得整体社会的幻象的终结、政治向“纯粹”形式回归的主张得到愈来愈多的肯定。这类肯定大抵也吸收了前述亚里士多德的文本,但它们所吸收的亚氏文本却是经过了列奥·斯特劳斯和汉娜·阿伦特阐释过了的。在这些阐释中,“真正的”政治秩序被一般地等同于eu zen(基于对善的认识的生活),以区别于zen(被理解为基础性的生活秩序)。结果是,政治和内政间的界限转变成了政治和社会之间的界限;由其自身普遍之善所规定的城邦理念,由此被置于现代民主制度的悲惨现实的反面,后者是由大众规则和必然性所塑造的。在实践上,对纯粹政治的这种称扬则让出了与政治之善相关的那种力量(virtue),而将之拱手让与有专家智囊相辅的政府寡头。这也就是说,使之摆脱内政和社会必然性的所谓政治之纯粹化,不过是直截了当地将政治化约为国家(l’étatique)的同义反复。


  今日断言政治和政治哲学的“回归”的这种荒唐局面背后,存在的是一种根本的恶性循环,而这恶性循环也正是政治哲学自身的特性。这恶性循环就存在于政治关系和政治主体之间关系获得阐释的那种特殊方式之中;也就是说,先假定存在着政治存在所“特有”的一种生活方式,它使我们能从某特殊存在秩序的“属性”中推知政治关系,并使我们能根据某种图景的存在去解释政治关系——这种图景享有了某种特殊的善或普遍性,而与由需要和利益构成的私人或家庭世界截然相反。总而言之,政治逐渐被理解为某些人固有生活方式的实现,而这种生活方式本来就是这些人命中注定就该拥有的。实际上建构着政治对象的这种划分到头来被倒置为政治的基础。


  所以,当政治特性被理解为特定生活方式时,说明它从一开始就被抛弃了。政治决不能在任何先定主体的基础上得到规定。有一种“差异”是政治所特有的,它使政治对自身主体的思考成为可能。政治所特有的这种“差异”必须在其关系的形式当中寻找。在上述关于亚里士多德有关公民的定义当中,主体(politès)之名的赋予,是由参与(metexis)所规定的,而参与既表现为行动(arkhêin)又表现为与此种行动(arkhêsthai)相应的渴望。如果说有“真正”的政治,那么它必定完全存在于这种关系之中,该关系并非是主体间关系,而是界定着某主体的矛盾双方之间的关系。一旦主体和关系之间的这一扭结被解开,政治就消失了,正如在所有思辨的和经验主义的虚构当中发生的那样——这些虚构总是在政治关系各主体以及它们相遇的条件中去寻找这种政治关系的起源。“出于何种理由人类结成政治共同体?”,这个传统的提问已然是一种回答方式,此回答方式同时导致了它宣称将予阐释和创立的对象的消失——所谓“对象”,就是政治参与的形式,此对象消失在了社会群聚的要素或元素的具体运动之中。


  论点2:真正的政治在于有这样一种主体存在,该主体因其参与到矛盾之中而得到规定。政治是一种悖论形式的行动。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