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雷达:中国没有伟大的战争小说

时间:2019-02-23 15:3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近年,众多有良知的中国作家不断搜寻那段悲壮的历史记忆,创造了一大批抗战题材作品。据不完全统计,中长篇小说就在千部以上。

1.jpg



  诞生于抗战时期的抗战题材文学塑造了大批爱国志士的英雄形象,爱国将领吉鸿昌、张自忠,东北抗联烈士杨靖宇、赵尚志、赵一曼,战斗到最后一刻的狼牙山五壮士……他们都受到了中国作家的关注,成为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由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主办的抗战题材文学创作研讨会在京举行。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介绍,近年,众多有良知的中国作家不断搜寻那段悲壮的历史记忆,创造了一大批抗战题材作品。据不完全统计,中长篇小说就在千部以上。


  抗战文学的三个阶段


  在研讨会上,文艺报原总编辑范咏戈将中国的抗战文学分为三个阶段,一是1945年抗战胜利之前,二是1945年到1976年“文革”结束,三是改革开放之后。“第一阶段将文学直接作为战争的武器,期其唤醒民众的爱国救亡意识;第二阶段,由经历过抗战的作者将那段历史向大众普及;第三阶段,亲历性的作家基本退出文坛,由鼓动到记忆,由植入到想象,抗战文学进入了创作时代。《吾血吾土》《来生再见》即是这一类中的优秀作品。”范戈咏说。


  中国小说学会会长雷达回顾了早期的抗战文学,特别是以萧红为代表的东北作家群,一部《生死场》强烈地表现了民族精神。此外,孙犁的《荷花淀》,丁玲的《我在霞村的时候》《一颗没有出膛的子弹》等,也都是当时抗战文学的经典之作。新中国成立后,1949年~1966年的“17年文学”中,一半以上也是写抗战,《铁道游击队》《敌后武工队》《三月雪》《苦菜花》……


  “抗战题材是一个大宝库,写不尽,常写常新。”雷达说,新时期以来,写抗战有一个质的飞跃。“这一代人没有直接参加抗日战争,通过借鉴间接的生活经验和天马行空的想象,以莫言的《红高粱》为例,也涉及抗战,但是超越了传统的现实主义。”


  然而,雷达也提出问题:“目前为止,我们似乎还有没出现具有世界广泛影响的反法西斯文学的大作品,也没有出现伟大的战争小说,这需要我们反思。写战争最根本还是写人,或许我们的作品对人的理解还有待提高。”


  纪实文学揭露历史真相


  雷达认为,现阶段抗战文学的一个突出特点是纪实文学的异军突起。“何建明的《南京大屠杀全纪实》,在资料搜集和人性拷问上都很深度,张雅文的《与魔鬼博弈》,深入采访了多位国际正义人士……”


  何建明特别推荐了杨义堂的长篇传记文学《抗战救护队》,直呼“写得非常非常好”。该书第一次讲述了时任北平协和医学院执行院长、世界著名科学家林可胜为代表的一群抗日医护工作者的故事。抗战救护队在林可胜的组建下,达到150多个、3400多人,以小分队的形式辗转各个抗日战场,救护军民800多万人次,培养军医两万多人。何建明说:“大家以前都只知白求恩,却从来没听说过林可胜,作者把这段历史挖掘了出来。”


  解放军总政治部艺术局原局长汪守德说,抗战文学一是要正视自己,二是要认清对手。“你只写鬼子进村是如何杀人放火强奸妇女,这样的作品永远不可能深化。你得真正去了解日本这个国家。《刺刀书写的谎言》就起到了这样的作用。”


  成都军区青年作家王龙的长篇纪实文学《刺刀书写的谎言:侵华战争中的日本“笔部队”真相》,第一次揭露了二战期间日本作家为虎作伥的历史。侵华战争期间,日本除了极少数正义作家,其他作家几乎全部加入了日本法西斯政权的附属机构“日本文学报国会”,总人数达4000人之多。然而,这些人的生平经历在中国却鲜为人知。


  全书描写的9位日本“笔部队”骨干作家,包括“侵华文学第一人”火野苇平、唯一被判刑的从军作家石川达三、“陆军班头号功臣”林芙美子等。他们穿着不同军种的制服,左手拿枪,右手握笔,一边亲自参与屠杀,一边以笔助战。让读者诧异的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川端康成也曾是一名“随波逐流的摇摆作家”,加入过“海军报道班”。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教授乔良在该书的序言中写道:“多年来,国内描写日本对华军事侵略的著作汗牛充栋,却几乎完全忽略了与其并行的‘文化侵略’。今天,日本极右势力日益猖獗,世人如果要警惕防范‘笔部队’的子孙继承衣钵重操旧业,发动歪曲历史的第二场‘文化战争’,就必须掀开至今蒙在这些日本右翼分子脸上的那层遮羞面纱。”


  抗战文学的国际视野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