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获奖前后 阿列克谢耶维奇图书出版的两重天

时间:2019-02-23 15:1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S A 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得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之后,迅速引爆图书市场的销售。据亚马逊统计,自消息公布至第二天15:00,其作品销量与前一天同时段相比增长100倍,其作品排名也从前一天亚马逊中国图书总榜5万名上升至总榜20名。

  S.A.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得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之后,迅速引爆图书市场的销售。据亚马逊统计,自消息公布至第二天15:00,其作品销量与前一天同时段相比增长100倍,其作品排名也从前一天亚马逊中国图书总榜5万名上升至总榜20名。记者了解到,2012年后,磨铁图书旗下铁葫芦品牌陆续引进并出版了阿列克谢耶维奇的四本书《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锌皮娃娃兵》、《我是女兵,也是女人》和《妈妈,我还是想你》。最新作品《二手时间》也即将由中信出版社带给读者。


  获奖前后的图书印数:从不到1万到十几万


  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奖的消息公布后,磨铁图书编辑陈亮的手机一直保持占线,他是阿列克谢耶维奇在中国已出版的四本书的责编,在办公室接受媒体电话采访,凌晨1点才回家。第二天下午,记者抵达磨铁办公室,目睹了他接受采访以及应对加印的各种繁忙。他的办公桌上一摞书的最上面是同事送来的礼物——一包中华烟,下面压了一张白色便笺纸:“你的作者和你都实至名归,谢谢你独到的眼光为大家带来这样好的作品,祝贺。并祝新书大卖。”


  “出的四本书里,《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又译作《切尔诺贝利的回忆》)和《锌皮娃娃兵》是旧书。《我是女兵,也是女人》(又译作《战争中没有女性》)、《妈妈,我还是想你》(又译作《最后一个见证者》)是今年8月新出版的。”陈亮终于忙完手头的事,和记者讲起出版背后的故事。“前两本销量很一般,反响很小。诺奖被提名的作者有两种命运,一种是像村上春树一样,得不得奖都会有读者;另一种就像阿列克谢耶维奇一样,不管提名多少次都不会卖得很好。”正是这样的原因,编辑和译者才决定在书名上下点“功夫”,“有人和我说这个名字太文艺了,我们这样做也是考虑到销量。”在颁奖前,谁也无法预测诺奖得主的时候,他们只能保守。“这四本书的起印数都很低,不到1万。”


  “能顺利出版已经不容易。”陈亮告诉记者出版前后的曲折:“《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讲的是切尔诺贝利核爆炸的事,里面提到一些政府的欺骗,可能是有些敏感。实际上这本书很多出版社不敢出。后面《锌皮娃娃兵》也涉及到政治层面,同样面临敏感。她的书稿经常会从一个出版社流浪到另一个出版社。”


  在获奖之后,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就有了新的命运。“目前四本书平均各加印十几万册。加印首先要改腰封,就要很庸俗地改成——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陈亮说,获奖之后,一出版社马上发来消息,希望下一本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书能与磨铁合作。“但之前为什么没考虑过呢。”


  新书将出:“两个月之后读者还会记得诺奖吗?”


  而在即将出版阿列克谢耶维奇最新作品《二手时间》的中信出版社,学术分社编辑张伊座位上的日历本被写得满满当当。因为《二手时间》还未面世,她的压力更大。原来她在磨铁工作,是陈亮的同事,一直负责和阿列克谢耶维奇的版权经纪人联络中国出版事宜。今年上半年,她入职中信出版社后,多方协商后,中信决定出版《二手时间》,“我认为阿列克谢耶维奇的非虚构讲述是有穿透力的,《二手时间》是她最新一本书,讲苏联解体后普通人梦想破碎,离现实很近,很多人和我说对这本书期待更大。”谈及选题策划过程,张伊说,“关于急剧变动社会里普通人的得失,我们读者已经关注到中国和美国的情况,反而是苏联这段几乎是空白。在选题之前,出版社领导拿着全部稿件到社科院请专家审稿。”她告诉记者,“目前还没有删节。”


  据悉,这本书预计最晚在2016年年初问世。更大的压力来自于出版周期,“两个月之后读者还会记得诺奖吗?”他们有点担心,编辑和营销甚至想出众筹的办法在书面世之前为其预热。“当然肯定首要是保证翻译的质量”,他们给译者吕宁思订了翻译时间表。据了解,中信出版社已经为该书设计了暂定封面,并且在中信的APP“有样儿”上开辟了《二手时间》频道,直播这本书的出版进程。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