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她凭什么力压村上春树得诺奖?

时间:2019-02-23 09:1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1986年,位于原苏联境内,现乌克兰北部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核反应堆失火爆炸。威力相当于500多颗美国投向日本的原子弹。

1.jpg



  1986年,位于原苏联境内,现乌克兰北部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核反应堆失火爆炸。威力相当于500多颗美国投向日本的原子弹。事后,苏联政府向外界封锁消息、应急处理迟缓,直到在瑞典境内发现放射物质含量过高之后,此事才为国际社会所知。很长时间之内,各国的记者、作家、纪录片制作团队蜂拥而至,记录下这人间惨剧。白俄罗斯女记者斯韦特兰娜·阿列克西耶维奇也在其列。


  阿列克西耶维奇和一队记者站在切尔诺贝利的废墟旁,询问着上百个类似的问题。他们报道了惨案如何发生,人们是如何被他们的政府欺骗,被告知“一切良好,不用采取任何措施”,触探到了因为此次爆炸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空气中飘荡的反俄气息。然而,这样的报道对阿列克西耶维奇来说还不够。


  “这仍然太浅显了,纯粹的政治或者科学解读远远不够,没有人试图更深入地思考这个问题”。于是,阿列克西耶维奇开始收集资料、走街串巷采访事件的目击者。她采访了超过500位目击者。对每个被采访者,都录下超过4卷录音带,记下100-150页的笔记。这花费了她整整10年的时间。阿列克西耶维奇写下了他们的故事,以及她自己的观察和思考,完成了《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一书。


  阿列克西耶维奇现年已经67岁。她生于乌克兰,长于白俄罗斯。从学校毕业后,阿列克西耶维奇便开始了记者生涯,先后在当地的几家报纸和杂志社工作。她推崇“文献文学”,结合实地采访的文献价值和运用小说技巧的故事性的表达。除了《切尔诺贝利的回忆》,她还用这种笔法还写下了《战争中没有女性》、《最后的见证人》、《锌皮娃娃兵》和《二手货的时间》等书。对于每一本书,阿列克西耶维奇都会实地采访500-700位亲历者,花费至少用三四年的时间。


  笔触所及,记录下了几代人的历史,从俄国革命,二战集中营、苏联阿富汗战争,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再到苏联解体。她认为单单通过艺术作品是很难理解关于‘人’的很多层面的。艺术可能会夸张真相,而真实的纪录不会。虽然后者也是源于人主观的意志,但显然更易于我们理解世界和人性。阿列克西耶维奇的书没有虚构,也很少解释和评论。而是从一次次对话,一段段故事中,精心构建出一个相对完整图景。在人类社会日益变得复杂和多样时,纪实变得更加有意义。“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之后,我们很快会遗忘。有时,人们羞于提起过去,或是拒绝相信很多确确实实发生过的事情。”


  尽管如此,阿列克西耶维奇并不只是故事的转述者。“关键在于你问什么、怎么问、以及从采访记录中选择什么”,在庞杂的事实中,问题和选择显得尤为重要。在故事的记录中,她还承担了观察者和思考者的身份,这也给她的作品赋予了深度。更为重要的是,她更关注事件背后的“人”。有媒体这样评论,阿列克西耶维奇的作品成功地表现出了一代人的恐惧和茫然,触动人的内心深处。“我写的是人类的感受,以及在事件中他们如何思考、如何理解、如何记忆。他们相信什么,又怀疑什么?他们经历着怎样的错觉、希望亦或是恐惧?”


  在二战中,上百万的苏联妇女被派遣到前线。她们不只是医护人员,而是像男性一样做狙击手、开战机、驾坦克,冲锋陷阵。然而,战争胜利后,她们被遗忘。她们小心翼翼地掩藏起军事身份,因为她们还得结婚生子。这些本可能被遗忘在历史长河中的女性形象被阿列克西耶维奇拾起,记录在了她的书《战争中没有女性》(The Unwomanly Face of the War)当中。她选取了数十个战时妇女的作为主人公,展现了一副以女性为主角的波澜壮阔的战争历史长卷。


2.jpg



  《锌皮娃娃兵》 (The Boys of Zinc),是她为数不多的被译成中文的作品。该书用第一人称讲述了长达十年的苏联与阿富汗战争期间,亲历战争的士兵,以及他们的妻子、父母和孩子的血泪记忆。讲述了这是一场怎样的战争,人们如何看待它,人们如何相互残杀,如何在绝望中努力生存。该书的译者高莽先生说,这位女记者写的是真人真事,揭露了战阵强加到人民头上、扭曲人性的暴行,而非文学性地编故事。以下是高莽先生译制的本书的片段: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