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余华:川端康成是我的老师,鲁迅是我的朋友

时间:2019-02-14 16:3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日前,中国小说《兄弟》被搬上日本话剧舞台。小说作者余华受邀赴日本观看首演。在接受专访时,他坦言:“川端康成是我的老师,鲁迅是我的朋友。”

1.jpg



  日前,中国小说《兄弟》被搬上日本话剧舞台。小说作者余华受邀赴日本观看首演。在接受专访时,他坦言:“川端康成是我的老师,鲁迅是我的朋友。”


  记者:您是第几次来日本?


  余华:第五次。有两次是和朋友来旅游。


  记者:日本人演中国故事,让我觉得很讶异,您觉得外国人能理解中国的故事吗?


  余华:他们前年就在剧场演过,但是我没有看成。这次我也是好奇来看看日本是什么样的改编。《许三观卖血记》和《活着》在韩国也被改编成话剧搬上了舞台,不过正好赶上有别的事情,没有去看。


  记者:您的作品被翻译成外语在国外出版,您知道每个国家对您作品的评价是什么吗?以及您有对这些评价做过比较吗?


  余华:去国外参加活动的时候,会遇到一些外国的读者。我觉得反应跟中国读者很相似,他们对人物故事感受都是一样的。


  记者:我知道您曾经爱读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等日本作家的作品,您现在也喜欢吗?


  余华:还是喜欢,川端康成是我的老师。2008年来日本,在文艺春秋为《兄弟》做宣传的时候,我曾告诉过日本记者“川端康成是我的老师”,日本记者都吓了一跳,估计他们会想“怎么可能呢?你的小说写的那么粗俗,川端那么优雅”,但是我想说,优雅的老师往往会培养出粗俗的学生来。


  我是在1983年就发现川端了,一直迷恋他到1986年。但是后来我发现,长期迷恋一个作家,我的语言里就会掺杂他的风格,越写越不对了,直到后来遇到卡夫卡。


  我觉得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作家。川端最早启发了我,但又变成了我的写作陷阱,在我深陷在川端陷阱里出不来的时候,卡夫卡从远处走过来了,一把把我拉了出来,是卡夫卡救了我。


  卡夫卡是我另一个老师,他没有教会我具体写作的方法,但他教会了我应该自由地去写作,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刚才我在地铁里看到北野武的广告。北野武《座头市》那部电影中,他给自己染成个黄毛,他就是那种“我爱干嘛就干嘛”的人,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觉得就应该这样自由地去表现自己。


  但是现在反过来再去感谢的话,川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教会了我写细部。细部很重要,一部作品的风格有可能粗狂有可能细腻,但无论是哪种,都必须要有丰满的细部。所以最早当我入门写小说的时候,我遇到的第一个老师川端康成,教会了我作为一个作家最基本的东西,就是必须懂得如何描写细部,所以我很感谢他。


  记者:我觉得您的写作风格更像是鲁迅,不是吗?


  余华:鲁迅是我的朋友。我在书里写过,我小学、中学不喜欢读鲁迅,等我读上鲁迅的时候,已经35、36岁左右了。那时候《许三观卖血记》都已经出版了。后来才发现,还有那么一个朋友在远处等着我,所以他不是我的老师,是我的朋友。


  记者:您曾经说过您容易被绝望吸引,日本有很多作家都是写着写着就自杀了。您怎么看?


  余华:我觉得他们这些人爱好太少。他们要是早上起来看篮球,晚上睡觉前看足球,就不会想自杀了,怎么也死不了。我就算准备要自杀,一看“妈呀,明天总决赛还没看呢”,就会想看完以后再死吧。看完以后想,“算了,还要看明年的总决赛呢,还要看明年的欧冠呢。”


  记者:除了川端康成,现在的日本作家的书您也会读吗?


  余华:我读过东野圭吾的推理小说《恶意》,写的不错,只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村上隆的书,我也读过,写的很好。但比较起来,我更喜欢村上春树的小说。虽然长期以来对他一直有种误解,以为他和东野圭吾是一样的作家,但后来读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以后,发现他确实写的非常好。


  在村上的作品中,能让我看到一些他的前辈日本作家作品中没有的东西。从川端康成到三岛由纪夫,再到岛崎藤村、夏目漱石再到谷崎润一郎,他们写情绪写的很好,但是人物的性格很模糊、感觉不鲜活,但我觉得村上笔下的人物活生生的。


  记者:您对日本印象如何? 您最喜欢哪个城市?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