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阿里文学助力图书产业数字化 “天猫读书节”让买书读书更方便

时间:2019-02-14 13:0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我们终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1985年,尼尔·波兹曼出版了那本著名的《娱乐至死》。

电视成了他猛烈批评的对象,这种媒介是如此强调视觉冲突和及时反应,人们根本无法边看电视边深度思考。

但读书不一样,在尼尔·波兹曼的眼中,印刷文字对应的是严密的逻辑、形而上的思考,这才是促进人类发展的重要素质。他相信麦克卢汉在1964年所说的,“媒介即隐喻”,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学习,最终也会决定你成为什么样的人。

三十多年过去了,在各种新技术争相涌现的年代,那本《娱乐至死》始终盛名不减。人们依旧警惕电视、娱乐甚至新兴技术,而化解这些“危机”的办法就是——读书。

不管什么时候,批评一个人不思进取就简单的方式就是说他“不读书”。爹妈担心,媒体担心,甚至还会让外国人操心。早在2011年,网络上就开始流传一篇名叫《令人忧虑:不阅读的中国人》的文章。之后反复被媒体转载,其中有个印证中国人不读书的数据,“中国人年均读书0.7本,韩国人均 7 本,日本 40 本,俄罗斯 55 本。”据说这篇文章是旅居上海的印度工程师所写。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确实跟邻居们差距太大了,但这个影响深远的数据却难以溯源,如果跟其他数据对比,也会发现差异巨大。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GfK在2017年对15岁以上国民的调查显示,中国是17个调查国家中阅读量最高的,36%的人几乎每天都读书。

阿里文学助力图书产业数字化 “天猫读书节”让买书读书更方便

中国自己的调查数据也远不止0.7本,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的调查显示,2017年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6本,人均电子书阅读量为3.12本。

瞧,国人还是很爱学习的。只是如今的“读书人”,都到哪里去探黄金屋、会颜如玉了呢?

现代人都在这里读书

过去图书馆和街角书店,是不少人享受周末的去处。而今能活下来的都已屈指可数。

“中山路上原本有家很大的新华书店,刚上大一的时候,还跑去买过英语词典。”2013级的厦大学生关关清楚地记得。可还没等她毕业,店址就已换成了纪念品售卖和网红餐厅。

就连被称为中国最美书店的“不在书店”,鼓浪屿上“赵小姐的书店”,也没逃过关店的宿命。 “现在已经是个集章的站点了,大家去那里盖章,吃吃点心,打卡拍照就继续逛岛了。”

也并不是没人去书店了,关关发现,同龄的年轻人都爱逛诚品书店、西西弗、方所、中信书店、大众书局……

这些开在城市购物中心、写字楼、机场的新同行不止卖书,还卖杂货、咖啡,甚至简餐。整个“书店”中,书的陈列面积也就占到六七成,但咖啡区却差不多成了标配——面积再小,经营者也一定会空出一角,装上咖啡机,摆上几张桌椅,然后就像星巴克那样开始营业了。

某种程度上,它们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书店了。“它们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书店了。”在考察了西西弗后,北京三联韬奋书店副总经理王玉下结论说。

在最近召开的2019年中国书店大会透露,2018年新兴独立书店大部分掀起开店热潮,多座城市宣布年度新增书店数百家乃至上千家书店扶持计划。这派繁荣景象很难让人相信,这些年因为电商竞争和房租上涨,市场上还到处是书店关门的消息。

但确信的是,在多元经营之后,书店重新成了能赚钱的生意。商业乐于引入他们,人们也愿意去这里,不光是为了看书,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传统书店都已改变,何况是旅途。

在移动信号遍布全国的今天,现代人不必被圈在书桌前,才能明事理、知天下事。移动端的数字化,传播速度远超传统的编辑和印刷周期。

大量的娱乐软件和动平台,理所当然地将人们的碎片化时间强势“霸占”。

“整个2018年最怕在路上听到抖音神曲。”关关印象深刻,自从抖音占据了互联网市场,平时走在路上都不得安生。

相较读书而言,无论是看抖音,还是刷微博,碎片化和更加可视化的内容传播方式,的确好过单调的书籍阅读、更受年轻人的喜爱。手机与阅读之间的化学反应,让数字化书籍组成的手机移动图书馆,正在成为国民文化消费的标配场景。

作为资深书虫,镜子曾响应过“回归纸质阅读”的号召。但就连她自己,也慢慢却变成了一个入手kindle、开通各大读书网站的会员、混迹微博抖音的现代人。“护眼模式和八级防水,实在太吸引人了。不仅能通过有限的设备体积,储存无限的内容,还能把我们从桌前、沙发上,搬到浴缸里。”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