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永恒不在男女的欢爱里 | 波伏娃逝世30周年

时间:2019-02-14 12:0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晚上回家,两个人温柔地挨着走在路上,小男人对我说我应该写作。

微信截图_20160414111404.png



  按:三十年前的今天,法国著名存在主义作家、女权运动的创始人之一、二十世纪法国最有影响的女性之一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去世。而明天,4月15日,就是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rtre)去世36周年的日子了。


  对于波伏娃,很多人的认识停留在她与萨特这一对未婚的终身伴侣,或是波伏娃被誉为西方妇女“圣经”的作品《第二性》上面。然而,无论是她的思想著述与爱情故事,都要比这丰富得多。


  今天,在波伏娃逝世30周年之际,书评君愿与你分享南京大学法语系教授黄荭为《战斗的海狸:西蒙娜·德·波伏瓦评传》一书所写的译后记,认识波伏娃从初恋到与萨特纠葛,从“偶然之爱”到以写作捍卫自由的人生历程。


微信截图_20160414111501.png


童年波伏瓦

  三重奏、四重奏、蓝调芝加哥


  《战斗的海狸:西蒙娜·德·波伏瓦评传》译后记


  每个心灵的成长归根结底都是孤独的:在时间的魔沼里迷失、陷落,没有人听见你撕心裂肺的呼救,必须靠自己在黑暗中一阵慌乱的摸索,在绝望没顶之前抓住那根自救的绳索,奋力从命运的泥潭里挣脱出来,像那朵智慧的莲花。


  1926年,18岁的西蒙娜·德·波伏瓦(编者注:本文中统一译为“波伏瓦”)决定开始写日记,“我忽然感到我的生命刚刚出现了一个彻底的断裂”,断裂,意味着和童年、和过去生活的诀别。第一次放逐,被放逐到一个没有庇护的成人世界,一个人站在存在令人眩晕的黑洞面前,她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意识到了自我,感到一种“填满”的需要。用什么去填满,文字?或许。一开始只是朦朦胧胧的预感,预感到内心寂寞的发酵、一个正在化蛹成蝶的“我”,要积聚力量,为自己打造全副甲胄,必须坚强,足够坚强,然后就可以勇敢地面对,一切苦厄。


  这是西蒙娜成为那只自信、活跃、擅长“构筑(自我)”的海狸的关键几年。去年伽利马出版社出版了八百多页的《青春手记》(1926-1930),该书忠实地记录了作为作家的西蒙娜?德?波伏瓦的诞生和诞生前的阵痛,也为后来波伏瓦的回忆录《闺中淑女》(1958)和《年华的力量》(1960)的开篇提供了最真实可靠的原材料。如果生活本身是一张逐渐被时间淡忘的底片,《青春手记》就是首次冲印的一组照片,而回忆录则是对照片的后期加工处理、调色和拼接(甚或有细节上的涂抹和篡改)。


微信截图_20160414111527.png



  


  初恋,第一个回合:


  理智战胜情感,相信自己将成作家


  一切始于情感教育。在成为海狸之前,西蒙娜经历了两段深刻的感情:对女同学扎扎炽热的友谊和对表兄雅克青梅竹马的爱情。两个故事几乎同时发生,也几乎在同时结束。扎扎之死让西蒙娜认识到了生命的脆弱和存在的虚妄,雅克的渐行渐远让她认清了爱情和婚姻背后隐藏的“可怕暗礁 ”。寄托在雅克身上的少女所有美好、有点发烧的天真遐想迫使波伏瓦思考自身的处境,带着惊人的冷静:对他者的爱会不会让女人失去自我,婚姻会不会限制个体的自由?焦虑的理由:她和雅克不是一类人,“他喜欢幸福;他接受奢侈和优游的生活;而我,我需要不断进取的生活!我需要行动,需要燃烧,需要实现自我,我习惯了刻苦工作,我需要有一个目标让我去达到,有一部作品让我去完成,我永远都不会满足于他所满足的生活”(《手记》,1926年10月23日)。“我想要的那么多!”而他,他想要的却那么少。婚姻会让两个个性不同、追求迥异的人危险地结合在一起,迫使结婚双方为对方放弃对自己而言“最私人、最珍贵”的东西。“不应该围着他过日子。在生活中,威胁所有女人的危险正是这个:她会放弃所有对对方而言不是马上需要的一切,她会满足于把自己塑造成他想要的样子。而在我身上,恰恰有很多东西对雅克来说毫无用处;但不应该牺牲它们。”(《手记》,1926年12月9日)不应该在对他者的爱中迷失自我,眼睁睁看着自己在梅里尼亚克榛子树篱笆旁许下的誓言随风飘去。


  初恋,第一个回合:理智战胜了情感。她放弃了雅克,选择了自我。她努力让自己相信,她会成为一名作家,知名作家。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