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马尔克斯:我坚信女人支撑世界,男人只有捣乱的份

时间:2019-02-14 11:2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他还说,自己一生中,和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比和男人在一起更自在,更有安全感。

微信截图_20160413142945.png



  “家族里众多的女性和儿时众多的女佣铸就了我的性格和思维方式。她们个性坚强,心地善良,用人间天堂中一种自然不做作的态度对我……”


  对于双鱼座的马尔克斯来说,女性在他生命里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他还说,自己一生中,和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比和男人在一起更自在,更有安全感。“我坚信女人支撑世界,男人只有捣乱的份,有史为证。”


  这段话可是有出处的,就来自刚刚出版的马尔克斯的自传——《活着为了讲述》。自从2011年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正式授权出版以来,如今,“新经典文化”的马尔克斯文集已经出到了第17本【钱袋一紧】。而这第17本(也是整套文集的最后一本),就是《活着为了讲述》!


  三天以后,就是马尔克斯离开这个世界两周年的日子。在自传《活着为了讲述》中文版封面上,眼含笑意的马尔克斯,口衔着一只黄色玫瑰。这是马尔克斯之花——他总在案头摆上一束黄玫瑰,这样“写作才会带劲儿”;在87岁生日当天,他走出寓所向门外的记者们致意,胸前别了一朵黄玫瑰;在他逝世以后,墨西哥城的居民将一束束的黄玫瑰摆放在他的家门口,一如《百年孤独》中何塞·阿尔卡迪奥·布恩迪亚死去的那个晚上,在马孔多小镇上空飞舞的漫天的小黄花。


  生活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


  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


  我们为了讲述而在记忆中重现的日子。


  这句话写在《活着为了讲述》的第一页上。我们不应该妄图一位魔幻现实主义巨匠的自传完全真实、毫无虚构(大概任何人的自传都不可能做到如此,这是我们与记忆力之间的一场游戏和较量),但自传里的马尔克斯真是坦荡不羁,对性爱与嫖妓经历毫不遮掩,娓娓道来。在新书发布会上,作家徐则臣说:


  “在看马尔克斯的其它小说尤其是《霍乱时期的爱情》时,我觉得他太厉害了,把偷情和情爱的场面写得特别有意思,想象力确实可怕。看到自传的时候,我发现他是一个实践出真知的作家。”


  这本书开端于马尔克斯在“二十二岁的最后一个月,陪母亲回乡卖房子”,这也标志着马尔克斯文学生命的开始。从那时起,儿时所有记忆深刻的人与事、贪婪的阅读经历、身边各种奇特的现实、向权威与成规挑战的勇气将他带进了“写作”这个甜蜜而痛苦的陷阱。


  对于马尔克斯迷来说,这不仅仅是一本简单的自传。其中或许隐藏着能够解开所有马尔克斯小说密码的路径,小说中的人物几乎都能在《活着为了讲述》中找到原型,它与马尔克斯的其他作品形成了绝妙的互文关系——你可以从自传里发现他写作某一本书时的机缘巧合、生活处境、所思所想,甚至能够发现其中某个细节正好对应着他某本小说里的某个意象或某种情绪——这种感觉真是妙极了。


微信截图_20160413142945_副本.png


“你们好厉害。”

  对于始终被“混乱”的人名所困扰、一直读不下去《百年孤独》的读者来说,阅读这本自传不失为走近这位作家的好方法。不同于其《百年孤独》等作品的“法度森严、雕梁画栋、过于华美富丽”,自传《活着为了讲述》读来轻松、自然、从容,这位小说世界的“文艺之神”在这本书里充满了“人味儿”,“成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徐则臣语)


  另外,《百年孤独》译者范晔特意对这类“看不下去”的读者说了几句话:


  人和人相遇、人和书相遇多少需要机缘。现在看不下去就别看,说不定什么时候又想看了。在这本自传里,马尔克斯的老师给他推荐看《堂吉诃德》,他觉得没什么好看的(“无药可救地厌恶”)。结果他发现,只有上厕所的时候才能看下去(“反反复复地读,意犹未尽,直到能整段背诵”)。


微信截图_20160414093642.png


“不许往外说。”

  为了满足你们这些文艺青年的好奇,


  书评君从洋洋30万字中精心挑选了段落,


  逐字逐句手敲给你们先睹为快!


  不客气!往下读!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