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水田宗子:时光荏苒 野草也会长出花蕾

时间:2019-02-14 11:0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正如时光荏苒 野草也会长出花蕾

9ef7f50d_w400_h290_副本.jpg



如若沉睡- 水田宗子


如若沉睡


总有什么会来唤醒


正如时光荏苒


野草也会长出花蕾


如若搭乘列车


向车尾消逝的一切


投上离别的一瞥便已足够


河堤上呆立不动的男子


道口上牵着手年幼的兄弟


一切都是一瞬间的诀别


向后退去的速度


我的双脚


无法追回


假寐


是在深深的圆筒中


绕啊绕


滑啊滑


到哪里都不满意


坠落


无底的诱惑


连一落到底的觉悟都


无法到达


向伤口


许下清醒藉以仰仗的


愿望


假寐是在回声中


连「无」都会反复的幻觉之深谷


从雾里


不断回归的


无声之声


——无法成为过去的时间回声


9ef7f50d_w400_h290_副本_副本.jpg



深い眠りがあったら


深い眠りがあったら


目覚めてくるものがあろうに


季節が移れば


野の草も蕾を付けてくるように


列車に乗っているならば


後ろにおいていくものものに


別れの一瞥をなげかければいい


河の土手に立ちすくんでいた男


踏切で手をつないでいた幼い兄弟


すべては一瞬の決別


後ろに過ぎ去って行くスピードは


わたしの脚では


取り戻しに走れない


微睡んでいるのは


深い円筒の中


まわりながら


滑りながら


どこまで行っても不十分な


落下


底なしの誘惑


奈落まで落ちる覚悟でも


辿り着けない


傷口へ


目覚めが頼りの


願望


微睡んでいるのは谺の中


無すら反復する深い幻の谷間


霧の中から


還り続ける


音無しの音


過ぎ去らぬ時のエコー


20160413091759947.jpg



  火车开出车站,一双高跟鞋在月台上逆向走过。看着眼前匆忙消失的车尾,已经历78年人生的日本诗人水田宗子平静地感悟:“一切都是一瞬间的诀别/向后退去的速度/我的双脚/无法追回”。


  这首《如若沉睡》,水田写下的是对时间和无法追回的人生的感悟,如耳语般细腻轻柔,又如临深渊般直探生命核心。在时间的消逝与事物的有无之间,意识在梦境边缘徘徊流动。


  《如若沉睡》的录制跨越了两个季节。冬日时节的香港中文大学,水田在地铁站台默默踯躅,看列车飞驰而过;春日伊始,水田则立于北京大学的古旧学堂前,观赏一株新花开得正浓。不知不觉间,她以穿越时空的方式,完成了一次对时间的影像解读。


  诗人北岛说,“水田宗子的诗打开或收拢历史与个人的瞬间,留下文字与声音的痕迹,寻找家园的难以辨认的道路,那是女性坚忍的内在力量。” 女性诗人和女性学批评家是水田宗子的双重身份,她的诗歌充满了浓厚的女性主义自省意识。


  译者田原说,女性研究兴起于西方60年代末,70年代盛行,中国对女性的研究方面还没有形成一个理论体系。而水田宗子在日本女性学者中非常具有代表性,执著于对现代主义和女性主义关系的研究,新书《现代主义与“战后女性诗”的展开》中有相当长的篇幅涉及女性诗人谈现代主义。


  水田宗子是日本政坛的名门之后,父亲担任过12年大藏大臣和财务大臣,外祖父曾是邮政和交通部的长官。水田还是是三个大学的理事长,在日本大学毕业以后到耶鲁大学留学,在耶鲁毕业以后在美国教了25年书,又从美国回到日本。1992年创建日本城西国际大学。著有诗集《归路》、《圣塔芭芭拉的暑假》等。评论集《从女主人公到英雄———女性的自我与表现》等。


20160413091824808.jpg



  水田宗子谈“女性主义”:


  (以下节选自2015年水田宗子在新书《现代主义与“战后女性诗”的展开》研讨会上的讲话)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